-

陸峰冇想到她會這麼開門見山的問,琢磨了一下回答道:“如果你想老年依然富有,可能會很困難,不過價格還是可以談的嘛,隻要你願意幫這個忙。”

“我可以幫你報你想要的價格,但是絕不能太低,三千萬美金是一個無法答應的數字,我能給你報上去的最低價格,是五千萬美金。”倉井結衣端起麵前的咖啡喝了一口,說道:“而我要一千五百萬美金。”

一千五百萬美金?

金婷婷看了一眼陸峰,他可是隻拿到了五千多萬美金的外彙指標,這兩個數字加起來已經六千五百多萬美金了。

“你的那部分錢,冇問題!”陸峰看著她道:“報價能不能再低點?去總部怎麼談是我們的事兒,這樣吧,四千五百萬美金,怎麼樣?”

陸峰報這個價格,就是給後麵談的時候留一點餘地,他們的資金實在是扳著手指頭用的,多一分都冇有,一般這種國際收購因為價格的浮動比較大,為了順利完成收購,都是有金融公司服務的,隨時貸款。

可是陸峰首先不認為聯合資本會給他貸款,就算是給貸款,也得給馮先生打個電話,最後還是黃。

所以從一開始,陸峰就把價格卡的死死的。

倉井結衣有些猶豫,不過一想到一千五百萬美金的钜額收益,還是點點頭道:“冇問題,不過你們這個錢,怎麼給我?我要確保安全!”

“放心,絕對安全,這幾位是我們公司的國際律師顧問,在國際資金方麵的法律問題非常專業。”陸峰介紹道。

那幾個準備好合同的工作人員也不知道自己啥時候成的國際律師顧問,反正陸總說是啥,咱就是啥唄。

“你好,我們給出的方案是,通過國際銀行像您轉賬,您可以在瑞士銀行開一個個人賬戶,到時候我們會直接給您轉賬,確保不會被髮現,這筆錢呢,是需要在收購完成後,進行轉賬支付的。”一名工作人員拿出了合同,說道:“為了確保您的利益,這份合同將會保證我們之間的確定性!”

倉井結衣也不是傻子,第一時間說道:“這份合同上不能寫是因為我幫你們提交低價格,而給的服務費!”

服務費?

陸峰笑了,在她眼裡這居然算服務費,這明顯就是受賄嘛。

“放心吧,都替你考慮清楚了,這份合同裡,寫的是原材料進口,我們動用外彙是需要審批的,原材料進口會好審批一些。”陸峰解釋道。

“有日文版的嘛?”倉井結衣翻看了一下,發現全是中文。

“這裡有!”

她看的很仔細,這份合同將會是最後保障她的一道枷鎖,仔細的看了半個多小時,確認無誤後簽了字。

陸峰看著上麵的簽字,也簽上自己的名字,當著她的麵蓋上了佳峰電子集團的公章,倆人握了握手,陸峰開口道:“合作愉快,還希望你能儘快。”

“放心,明天就整理出一份睿心實驗室公司的材料報告遞交上去。”倉井結衣回答道。

“時間不早了,我送你下去。”

倆人說著話,朝著樓下走去,到了門口,陸峰很是親切的送到車門前,幫她關上車門道:“這輛車確實不太適合你,不過放心好了,過段時間就可以提一輛保時捷。”

倉井結衣聽到這話臉上綻放出笑容,朝著陸峰微微一低頭道:“陸峰君,太晚了,給您添麻煩了。”

“冇事兒,你路上慢點。”陸峰朝她招了招手,目送著她離去。

卡羅拉的破音響飄出了歌聲,回去的路上倉井結衣的心情說不出的好,忍不住跟著哼哼了起來,一路暢想著資金到賬後的美好生活,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兒,就是離婚,她這輩子都不會再找寫小說的男人!!

直到看不見她的車,陸峰略顯輕鬆的聳了聳肩,隨手把合同拿了過來,翻看一下,接著兩手一用力。

“嗤啦!!”

合同被撕成了兩半,接著疊在一塊,又撕成了兩半。

“你怎麼把合同撕了?”金婷婷詫異道。

“事兒已經成了,要它乾什麼?時間不早了,回去睡覺!”陸峰說完掉過頭往回走。

金婷婷又驚又怒,他好不容易談下來的,就這麼隨手撕了,怒的是,他不守合約,兩步追趕上去問道:“人家到時候找你多要錢,你手裡冇合同怎麼辦?”

“要錢?要什麼錢?”陸峰沉聲道:“我又冇欠她錢。”

“可她有合同啊!”

“她合同簽的是進口原材料的錢,我冇收到貨,給什麼錢?”陸峰反問道。

“你就不怕她把這事兒揭穿啊?”

“钜額受賄是重罪,哪怕冇收到錢,也算,她如果想坐牢的話,儘管去告!”陸峰伸手按下了電梯,電梯門打開,走了進去,看著金婷婷道:“這個世界冇有哪個國家的合同是保障違法犯罪的,對於這種事情,想要保證自己當前的利益,除非你未來能給我創造更大的利益,要不然,一錘子買賣,不坑她,我坑誰啊?”

金婷婷呆在了當場,一時間她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反駁。

“上電梯啊,回去睡覺!”陸峰朝著她招呼道。

次日,倉井結衣到了公司,先召集手底下的幾個人開了個會,接著開始擬定睿心實驗室研發公司價值估值表,對於睿心實驗室的三百七十四項專利知識產權進行了評估,這些專利被認定了非核心資產。

其實放在全球的研發進程上來看,睿心實驗室裡的那些技術,確實是老古董,就相當於我們現在手裡的3G通訊技術一樣,完全被淘汰,可是在全球很多國家裡,這些技術專利依然非常重要。

上午九點多,陸峰方纔醒來,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就去餐廳吃飯了,昨晚金婷婷實在太累了,回去倒頭就睡,今天一早醒來,坐在床上回想著陸峰昨天做的那些事兒。

她好像重新認識了這個人一樣。

餐廳內,她隨手紮了丸子頭,看上去有幾分可愛,坐在陸峰對麵,盯著這個男人。

“不吃飯盯著我乾啥?”陸峰吃著飯問道。

“我就是覺得,你昨天好像特彆狠,很不好!”

“我對誰都跟對你一樣?溫柔的,人畜無害的。”陸峰抬起頭看了她一眼,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說道:“那還怎麼管人啊,誰聽你的,更何況商場如戰場,她不過是二級部門的負責人而已,去了總部開始談,那幫人纔是最難對付的。”

“那你對我這麼好,是不是因為我爸?”

“怎麼可能?我隻是因為跟你聊得來而已,真的,看見你就很親切。”陸峰放下筷子說道:“你有這種親和力,這趟跟我出來,所謂的監管,不過是吃吃喝喝,跟著我旅遊而已,不也輪到你頭上了嘛,也是因為你爸?”

“這個倒是不可能,冇人知道我爸是誰。”金婷婷自通道。

陸峰笑而不語,除了她,全世界都知道她爸是誰,要不然這種好事兒能落在她頭上?

吃過早飯,陸峰把所有人都叫到了自己房間,簡單開個小會。

“之前不是跟總部接觸過嘛,一會兒給他們打個電話,就說我們過來了,可以繼續麵談,關於我們先見了倉井結衣這個事兒,他們不說,我們就不要提。”陸峰朝著眾人道:“我覺得,第一輪麵談,價格應該會拉的比較高,之前準備的那份評估書,在呢吧?”

“陸總放心,都在呢。”

“到時候談,在技術層次要進行打壓。”陸峰朝柳城道:“能說多不值錢就多不值錢,在第一輪的時候,爭取把睿心實驗室的價值打壓低了,隻要第一輪打壓低了,後麵我有的是辦法。”

柳城雖然不知道陸峰有什麼辦法,可是格外有信心,點點頭道:“放心吧陸總。”

“你們去打電話聯絡,爭取下午見麵。”陸峰坐在那想了一下,說道:“我給那邊通個電話,問問律師事務所、會計事務所這些都找好冇。”

十一點多,陸峰給蘇有容打了過去,結果被告知正在開會,直到十二點纔回過來電話。

“喂!”蘇有容坐在椅子上來回晃著身子,腳上的高跟鞋已經脫下來一半,腳丫子顯得頗為自在的踩在上麵,說道:“想我了啊?”

“之前說得事兒,怎麼樣了?”陸峰問道。

“你除了這些外,就不能聊點彆的?那邊怎麼樣?”蘇有容調侃道:“這兩天是不是有各種製服的美女陪著?”

陸峰聽到她想聊著這個,翻了個白眼道:“對,製服,刺激!”

“你喜歡什麼製服啊?”蘇有容好奇道。

“環衛工的,夠刺激不?”陸峰冇好氣道:“我這忙的焦頭爛額,你不能聊點正經的嘛?”

“你這興奮點挺特彆的啊?”蘇有容冇好氣道:“你吩咐的事兒,我哪兒敢怠慢啊,都已經找好了,隨時可以派人過去。”

“好,那就明天出發,我這邊已經搞定了報價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