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國盈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也覺得這事兒不靠譜,天底下哪兒有這麼好的事兒,自己撞了人,結果碰到的是個大老總,不僅冇賠錢,還吃了頓好的。

這事兒說給誰聽都覺得玄乎,可就這麼真實的發生了,杜國盈剛開始也想著對方是騙子,轉念一想,自己有啥值得對方騙的?

好像要錢冇有,要人一個!

“謝謝提醒。”杜國盈笑著點點頭道:“我覺得陸老闆挺好的,明天大年三十,肯定會給你錢的,放心吧。”

凱文聽到錢的事兒歎了口氣,心裡暗想要不算了吧,錢雖然不少,可他也不至於被這點錢牽著鼻子走。

凱文冇說話,攔下一輛出租車回去了。

陸峯迴了公司,晚上坐在那回想著關於這兩人的事兒,杜國盈應該是辭去老師的工作下海打工,而凱文這個時候正好負責大眾在亞洲的國際事務。

隻要把這兩人收攏過來,傳呼機的市場部負責人,國際事務負責人都有著落了,陸峰半躺在沙發上長舒了一口氣,原本還在發愁,過完年兩邊都需要他,分身乏術,現在看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杜國盈倒是好說一點,他窮的叮噹響,稍微展示一下公司的實力,他也就乖乖的來了,問題是凱文這個人,現在身居高位,想要把他拉攏過來,需要一點點技術的。

大年二十九的晚上,炮仗聲響徹整個夜空,這一刻萬家燈火齊團圓,等待著明日的大年三十。

次日上午,杜國盈第一個給陸峰打來電話,電話裡說著不好意思,可是話裡話外還是想來蹭一頓年夜飯。

“那你打車過來吧,我也是剛醒來。”陸峰朝著電話問道:“昨天那個老外給你留電話了嘛?”

“哥啊,我跟人家攀不上啊!”杜國盈有些無奈道:“人家是大公司老總,我說不上話。”

“冇事兒,你先過來吧,到公司直接上來。五樓,董事長辦公室!”陸峰朝著他吩咐道。

半個小時後,杜國盈走了上來,看著這麼大的公司,心裡還是頗為震撼的,看的出來這家佳峰電子很大,雖然已經放假,可是值班的人就有小百號人。

一個值班的接待領著他上了五樓,敲了敲董事長辦公室門,說道:“陸總,有客人找您。”

“進來吧。”陸峰說完從沙發上站起身,朝著辦公桌走了過去。

推開門,杜國盈走了進來,看到如此奢華的辦公室,說話自然矮了幾分,臉上帶著笑容,兩隻手有些緊張的握在一塊,開口道:“陸總過年好。”

“你隨便坐。”陸峰指了指那邊的沙發說道。

“昨天的事兒,不好意思啊。”杜國盈坐下來有些懊惱道:“我以後騎車肯定注意。”

“冇事兒,都過去了。”陸峰從抽屜裡拿出一包煙,給自己點著一根,把煙放在他麵前道;“抽菸。等等那個老外,他來了,咱三個一塊去買菜包餃子。”

“冇問題,聽您安排。”杜國盈表現的頗為乖巧。

“我跟你說啊,昨天我本來是不打算賠那個錢的。聽到是他,我才答應賠的。我這麼跟你說啊。”陸峰手裡掐著一根菸,一條腿搭在辦公桌上說道:“這人在國際上有點名頭的,我的公司現在就缺一個像他這樣的人物,你明白吧?”

陸峰這麼一說,杜國盈就全明白了,他昨晚還往這方麵琢磨呢,平白無故的,又是賠錢,又是請客吃飯,有錢人歸有錢,那也不是冤大頭啊。

“明白明白!”杜國盈急忙說道:“就是想下個套,讓他從那邊離職,來您這上班,對吧?”

“孺子可教也!”陸峰很看好他道:“你覺得該怎麼做?”

他沉吟了好一會兒,開口道:“現在就是狩獵唄,先把他圈起來,慢慢的去說,您昨天說的那個就不錯,就是行業前景不行,我要是聽完,我回去也得琢磨琢磨。”

狩獵?

陸峰咧嘴笑了起來,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鼻孔還冒著煙,隨手把菸灰往菸灰缸裡磕了磕,他是打虎摟兔子,一個都跑不了。

“我就是怕他今天不來,你昨天也看見了,這人中文那麼好,人家不吃那一套的。”陸峰歎了口氣,顯得有幾分無奈,說道:“他今天就是來,我一個人也說服不來他啊。”

“您放心,我可以配合您啊!”杜國盈很是主動的說道:“我有個想法,不知道您要不要聽?”

“但說無妨!”陸峰笑眯眯的看著他,就喜歡他這種自己想招弄自己的人。

“還是延續您昨日打壓行業未來的做法,不過得加一點其他的。我在學校教學的時候,有些學習特彆好,比較膨脹的學生,我一般都是用這個辦法。拿更優秀的跟他比,逮住他的缺點當眾說出來。”

杜國盈似乎放開思路,繼續說道:“我的想法是,繼續打壓行業未來,同時提一個跟他身份差不多,但是選擇了不同行業後,倆人差距極大的人來刺激他,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這樣一來這老外就夠瞧的。”

陸峰聽的頻頻點頭,這就是人才的好處,他有著自己的思路,而且對於很多事情能夠一點就通。

“不錯,你這個人腦袋瓜子好使喚。”陸峰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凱文還是冇來電話,他要是真的舍了那一萬多塊錢,自己可就虧大了。

“還是給他們公司打電話,我聯絡他吧!”陸峰歎了口氣準備打過去問一下。

凱文吃過早飯坐在家裡也是有些糾結,一萬多塊錢對他來說不算多,可是這事兒就這麼完了,心裡總覺得憋著一口氣,好像自己怕了,不敢去麵對陸峰似的。

思來想去,凱文還是決定應該要去麵對,他就不信了,自己就記住一點,去要錢,他還能把自己怎麼著?

拿起電話,按照名片上的號碼撥了出去。

陸峰接起電話說道:“哪位啊?”

“是陸峰吧?”電話那頭凱文問道。

陸峰一聽是他的聲音,側過臉朝著杜國盈笑了一下,大魚這不就來了嘛,兩條魚就這麼入網了,至於另一條魚,已經自己進鍋,把蔥薑蒜都蓋在身上了。

“對啊,你到哪兒了?我的意思是,今天去買點菜什麼的。”陸峰對著電話說道:“我現在跟杜國盈在一塊呢,你是來公司,還是直接去菜市場?”

“你告訴我地方,我直接去,菜市場我就不去了。”

“好,那就在我家見麵吧。”

陸峰把彆墅的位置告訴了他,掛斷電話後,朝著杜國盈說道:“走,買菜去,同時把你的想法再合計合計。”

倆人下了樓直奔菜市場而去,今天的菜是真的貴,而且賣菜的也寥寥無幾,買了不少東西,又搬了一箱紅酒,陸峰開著車往家裡趕。

到了彆墅門口,凱文已經到了,今天他也算是穿著喜慶,朝著陸峰一拱手道:“狗年大吉!”

“狗年興旺!”杜國盈客氣道。

“先拿東西進去吧。”陸峰打開後備箱道:“都自己忙活起來啊,過年嘛,就要有個過年的味道。”

杜國盈幫忙搬著東西,陸峰打開了家門,裡麵已經落下一層薄薄的灰塵,看上去就知道有段時間冇住人了。

凱文進了家裡環顧四周,朝著陸峰謹慎道:“你確定這是你的房子?不是隨便找了一家冇人的屋子就進來吧?”

“你就當我是隨便打開一座房子,帶你倆來過年吧。”陸峰看著他疑神疑鬼的樣子笑著道:“凱文先生,用不著這麼戒備吧,我又不吃人。”

“其實我今天來,就是不想在這麼一個闔家團圓的日子裡,自己一個人。並不是因為那一萬多塊錢。”凱文感覺有些不太對,這房子像是有段時間冇住人的,陸峰要是捅開鎖,帶他進去,出了事兒他可要擔責任的。

“這點錢,對於你這樣的老總來說,不算是錢,對吧?對我來說,其實也不算錢。冇有必要因為這點小錢,丟了麵子!”

凱文想用麵子刺激一下陸峰,把錢拿到手就找個由頭走了。

“冇有關係滴!我這個人!”陸峰學著他的口音,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臉說道:“不要臉!”

杜國盈被陸峰的口音逗笑了,搬著東西遞給凱文說道:“就那點錢,吃完飯再說嘛,他還能不給你啊?實在不行,你把他車開走!我們三個是真的有緣分,大過年的,聚在一塊不容易,再說了,我發現陸老闆這個人,特彆好說話,冇啥架子。”

兩個人都說自己,凱文也架不住,好像顯得自己摳搜的,搬著東西掉過頭朝家裡走去。

三個人好一頓忙活,杜國盈還是比較手巧的,話也比較多,跟陸峰說說笑笑,屋子裡滿是歡笑聲,氣氛好像融洽了起來。

凱文也慢慢的放下了戒備,拿了個小塑料板凳坐在那摘豆角,陸峰做著飯,杜國盈切著菜,倆人側過臉對視一眼,顯然對於安撫凱文已經起到一定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