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陸峰跟他說一番交心的話,至於之前的恩恩怨怨稍微和一下稀泥,如相識的過程不就是一種緣分嘛,這可是天註定的。

“說真的,我覺得你在佳峰電子會有不一樣的未來,絕對是耀眼全世界的。我們要做的是一個偉大的公司,至於那點工資,真的,老哥兒,心胸大一點。”陸峰手裡掐著煙,坐在凱文旁邊,一隻手勾著他的肩膀,儼然是把高檔西餐廳當路邊攤了。

“既然話說到這個份兒,我也說個實話,我早就不想乾了,這些年真的累!海外的市場,你交給我,放一萬個心。”凱文打了個酒嗝兒說道:“工資冇幾個錢,我這些年攢下的家底不少,但是你也不能太那啥了,是吧,兄弟給你麵子,你也得照顧老哥的臉,是不是?”

“對對對,小弟不對,這樣,我給你漲五萬美金底薪,年底你要是乾的好,我保證你不低於一百萬美金,你出去也彆說實話,外麪人問你,你就說年薪百萬。”陸峰猛抽了一口煙,把菸頭擰在牛骨頭上,說道:“這樣,咱輸人不輸陣,我給你的這個位置,絕對牛逼,佳峰電子集團海外市場戰略高級執行總裁,怎麼樣?”

“陸總,我混了這些年,明天這些.........。”

“再給你配車、配洋樓、外加倆女秘書,就是那種大長腿的,你要哪個國家的,儘管開口。”陸峰朝著他一副喝多了的樣子。

“我都這麼大歲數了,你說什麼呢?”凱文說著說著自己笑了起來,朝著陸峰道:“我媳婦知道,那能饒了我?不許弄這些。隻要你對得起我,我絕對對得起你!”

“這個你放心,我的名聲你可以出去打聽,跟我處過的人都說好,向來都是真心對真心,我冇有虧待過任何對我好的人。”陸峰吹噓著自己當初如何對大頭、韓東、高誌偉那批人的。

倆人藉著酒勁兒聊到了下午兩點多,為什麼說喝酒好辦事兒,喝了酒情緒波動比較大,原本不善於開口的人也能滔滔不絕,更容易溝通!

酒精能讓人褪去思想上的防備,而陸峰跟凱文需要這麼一次溝通。

.............

摩托羅拉總部對於渡邊誌的加入,還是有所期待的,尤其是在歐美之外的市場有所建樹,現在歐美髮達地區在高階電子方麵與摩托羅拉、鬆下、索尼等企業競爭非常激烈。

由於國內的經濟萎靡,他們把全部的目光投向了國際市場。

渡邊誌的申請很快批準了下來,接下來就是麵對大陸地區市場進行猛攻的時候,辦公室內,渡邊誌的心情很不錯,在新的公司他更受重視,而且還是羅姆半導體的上遊公司。

身份不一樣了,現在麵對羅姆半導體的人,他可是甲方代表。

拿到了批準後,渡邊誌第一時間給中田次郎打了過去,電話響了好幾聲那邊才接起來,傳來一個接線員的聲音,用日語問道:“您好,大陸分公司國際專線。”

“你們總裁呢?”渡邊誌對著電話沉聲道:“讓他接電話。”

“您是哪位?”

“我是哪位?你說我是哪位?我是總部海外市場戰略部的執行總裁。”渡邊誌對著電話一頓八嘎!

電話那頭被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急忙站起身去了總裁辦公室。

中田次郎坐在辦公室裡看著牆上的鐘表,心裡想著下午三點半就下班,找個地方吃飯,吃完飯直接去舞廳。

他的生活絕對算是山高皇帝遠,若是放在總部,頂多算是箇中層管理,可是在這裡他可是掛著總裁的名頭,手底下有幾百號人,分管大陸地區每年上億美金的銷售額,稍微摳點利潤,就肥的不行。

與凱文不同,凱文玩了命想往總部鑽,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有機會成為最高層的決策者,對凱文來說,去總部發展更劃算。

而對於中田次郎這樣的混子來說,找一個偏僻的市場,什麼都不用做,收入不錯,每天醉生夢死的,不比總部強啊?

辦公室門被敲響,他側著頭看了一眼,問道:“誰啊?”

“社長大人,總部的海外執行總裁打電話過來了。”門外響起了聲音,隻不過不敢開門,因為中田次郎不說進來,絕對不允許進來,要不然就開除。

這個分公司的絕大部分人都是國人,而且大部分還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在英語、日語方麵掌握較多,對他們來說,玩了命的進入外企,卻在一頭豬的領導下,想必這幫人也是格外鬱悶吧。

這就是國家實力的體現,國弱,最頂尖的一批人,也隻有給外企打工的份兒,甚至一些奴顏婢膝者,還會以此為榮,像更弱者彰顯自己身處外資的榮耀感。

中田次郎神色有些不耐煩,最近總部管理海外部門的來了個新人,煩不勝煩,昨天他就收到一份什麼狗屁郵件,本以為過去了,冇想到還打電話來了。

“不關心歐洲市場,不關心米國市場,盯著我這一畝三分地乾什麼?我這裡能有多少油水?媽蛋!”中田次郎嘴裡嘟囔著罵人,自己在這也三四年了,以前的領導都是選擇把他遺忘掉,他也很享受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

突然重視起來,讓他很煩!

出了門,到了電話室內把電話拿起來道:“麼西麼西,我是大陸分公司負責人,中田次郎,請指教!”

“我是新上任的海外戰略部的執行總裁,渡邊誌,昨天發給你的郵件,看到冇有?”渡邊誌聲音格外陰沉,他很不喜歡這種拖拖拉拉的散漫態度。

“看到了,保證執行!”

“為什麼冇有回執郵件?”渡邊誌朝著電話喝道:“告訴我,為什麼冇有回執郵件!”

“由於工作忙,目前正在寫!”中田次郎站在那有些戰戰兢兢道。

“大聲點!回答我!為什麼冇有回執郵件!”渡邊誌吼道。

“是我失職,部長先生!”中田次郎喊道。

“我告訴你,大陸地區將會是另一個重點市場,若是你無法勝任這份工作,我建議你早日寫辭職報告。”渡邊誌沉聲道:“總部已經同意了我的方案,本週內,將會加大對大陸市場的供貨量,從原先的每個月兩萬部傳呼機,增加到三萬部,大哥大從原先的一千台,增加到五千台,收音機、磁帶機等全部翻倍,你們用自身的資金,增加當地的廣告宣傳,快速占據市場!”

中田次郎已經聽傻眼了,這到底是要乾什麼,如此重視大陸地區,就好像往一個小國家丟進去各種戰略級武器一樣。

快速占據市場?

就目前大陸的市場,以摩托羅拉的牌子,還用占據?

“是!”中田次郎本能的答應下來。

電話打了半個小時,中田次郎隻有一種感覺,自己的舒服日子到頭了,渡邊誌將會盯緊大陸地區的市場變化,同時要求他們做出市場部署,在銷售渠道、品牌樹立、競爭對手方麵做出研判報告提交上來。

重點關注波導、佳峰電子這兩家!

同時下挖市場,探索在大陸地區開廠的可能性,渡邊誌發現這邊的人力資源簡直廉價的可怕,若是在沿海地區建設工廠,生產的產品通過海運直接覆蓋整個大中華區,與在日本冇什麼區彆。

但是人力成本下降百分之八十,這可是實打實的省下了錢!

掛了電話,中田次郎顯得有幾分沮喪,已經是下午三點半了,他規劃的那些冇事兒,卻不能去做了。

嘴裡不斷的罵著臟話,他不爽了,整個公司都彆想爽,中田次郎朝著旁邊的人吩咐道:“通知所有人,今天全部加班!”

新官上任三把火,上麵願意花錢折騰,那他就陪著新來的王八蛋折騰,今天整個公司內都充斥著壓抑的氣氛。

中田次郎把總經理劉潤叫了過來,劈頭蓋臉一頓罵,要求從今天開始整頓公司氛圍,劉潤把所有人叫過來,開了個會,把下麪人劈頭蓋臉一頓罵。

............

下午三點,柳城已經回來快四個小時了,他一直在公司等著陸峰,可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隻好給魏豔丹打電話,問問陸總人跑哪兒去了?

“他不是在研發公司周圍的西餐廳吃飯嘛?跟我說的是,吃完飯順便去你那。”魏豔丹接到電話也有些納悶,問道:“冇去嘛?”

“冇有啊!我發個傳呼!”

柳城給尋呼台打了個電話。

桌子上放著七八個紅酒瓶子,陸峰跟凱文看上去都有些上頭,倆人已經聊的如膠似漆,各種掏心窩子話。

陸峰給他講述了自己的勵誌故事,一個不甘平凡,奮力向上,卻不斷被兄弟坑依然不放棄夢想的有誌青年,把凱文感動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滴滴滴!”

陸峰的傳呼機響了起來,手在身上亂摸著,找了好一會兒才發現是披在椅子的上衣口袋裡,拿出來看了一眼,心裡咯噔一下,自己把傳呼機外形改設計的事兒給忘了。

“話就說這麼多,都是自家人,好好乾,讓他們看看。德國人還是很牛逼的,真的,不像是米國那幫壞蛋。”陸峰說著話把傳呼機揣進兜裡,準備站起身客氣一下離開了。

凱文神色有些尷尬道:“陸總,我就是米國人!”

“哦,這樣啊,冇事兒,從你這個長相看,你一看就是壞蛋裡麵的好蛋。我那邊還有點事兒,今天就到這。”陸峰站起身握著他的手說道:“調整一下心情,明天就開始工作,先把外貿的事兒接受過來,海外部門你去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