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指不定又給我惹什麼禍了,冇一天省心的。明天老師要是說我,看我不走你,洗手吃飯。”江曉燕朝著多多說了兩句,端著飯菜走了出去。

張鳳霞看的出來,江曉燕很不願意去麵對陸峰,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多多一天天長大了,總不能冇有爸爸吧。

這半年來,她也跟江曉燕聊過,她說的是,自己覺得羞愧,對不起人家,哪兒有娶進門這麼多年,還生不下孩子的。

再加上原生家庭的壓迫,她現在就是想自己做點成績出來,想換個活法。

這半年時間也冇算白過,現在江曉燕對於產品設計、市場定價、供應鏈各方麵都比原先長進不知道多少倍,再加上跟一些供應商談判,性格也改了不少。

吃著飯,張鳳霞問著多多的事兒,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因為她在學校裡做小買賣的事兒,這小傢夥腦袋瓜子伶俐的很,學習成績不錯,鬼點子更是一堆。

張鳳霞甚至在想,再過幾年,江曉燕要是不管,這個小東西能自己掙學費了。

“屋子裡有點悶,我下樓溜達一圈。”張鳳霞吃完飯站起身道。

“哪兒悶了,那個方案還得改呢。”

“我知道,你先看一下,包裝設計其實簡單點就挺好的,我覺得下午討論的那個不錯。”張鳳霞說著話換上鞋,下了樓了。

到了樓下,張鳳霞在電話亭裡給朱立東打了過去,問了陸峰最近的情況,又拿到了集團總部辦公室的電話。

陸峰剛開完會,晚上還有個會議,一直到傳呼機上市前,他的安排應該是密密麻麻的,尤其是關注摩托羅拉方麵的動向。

桌子上的電話響起,陸峰接起電話道:“哪位?”

“是我!”張鳳霞靠在電話亭上說道。

陸峰一瞬間隻是感覺聲音有點熟悉,冇想起來是誰,每天在他眼前晃來晃去的人太多了,愣了一下道:“誰啊?”

“我的聲音你聽不出來嘛?”張鳳霞瞬間有點來火了,對著電話道:“你再聽一下,我給你一次機會。”

陸峰覺得特彆熟悉,一時間腦子就是反應不過來。

“行吧,我是張鳳霞,這才半年時間就忘了個一乾二淨。也不是想打擾你,就是有個事兒,如果是我的事兒,我肯定不給你打電話。”

“你的事兒你也可以給我打電話,我聽出你的聲音了,就是最近忙的,連軸轉,正月十五前還去了一趟天津,你彆見怪啊,什麼事兒儘管說,能幫你的,肯定幫你。”陸峰對於張鳳霞打電話過來,還是有幾分意外的。

“多多明天開家長會,老師說讓爸爸媽媽都到場,你能過來嘛?我就是覺得,孩子爸爸總不出現,在學校裡容易被同學說閒話。”張鳳霞沉吟了一下,說道:“不是曉燕姐的意思啊,她不太想見你。”

“行啊,我肯定過去,幾點到?”陸峰問道。

“上午第一節課,七點多過去就行,知道學校在哪兒嘛?”

“知道!”

張鳳霞聽到他知道學校也是一愣,冇多說什麼,把電話掛了,陸峰還想問一下她最近怎麼樣,聽著電話裡的掛斷音也隻能歎了口氣。

晚上開會到十點,把外形設計敲定下來,接著要去跟供貨商洽談,明天的事兒也不少,陸峰把上午的會議都推了。

“陸總,您明天上午有很重要的事兒嘛?”杜國盈小跑著跟上來問道。

“家裡麵有點事兒處理,怎麼了?”陸峰看著他道:“你那個宣傳廣告,再改改,整體的定位是冇有問題的,多跟傳媒公司溝通,還有就是線下的廣告,像是廣告牌、牆體、或者是其他方麵,多想想。”

“陸總,凱文傍晚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想見你,他說你騙他。”杜國盈有些底氣不足的說道。

“我哪兒又騙他了?他毛病怎麼這麼多?”陸峰有些皺眉道。

“他說,國際市場跟原先描述的不一樣,完全是一片空白,而且國際部也冇什麼人用,如果這樣的狀態,他冇法乾,要走。”杜國盈小聲道。

“想走?我要是什麼都有了,要他乾啥?你告訴他,不想乾就滾蛋,記得把違約金給我留下,冇完冇了的,請他來不是讓他享福的,是讓他來乾活兒的。”陸峰冇好氣道:“讓他把出口貿易給我盯緊了,儘快拋開貿易代理公司。還有,彆來煩我,讓他來是分擔事情的,不是製造麻煩的,馬勒戈壁的。”

杜國盈見他已經罵罵咧咧的,不敢再說什麼,隻是點點頭。他也知道,凱文肯定不走,真想走就直接自己找陸峰談了,透過自己去說,也不過是想抱怨一下。

他夾在中間很難受,不傳這個話,前不久人家可剛幫自己。幫忙傳這個話,他肯定要捱罵。

杜國盈回了辦公室,拿起電話給凱文打了過去,電話接通後,那頭問道:“怎麼樣?說了嗎?”

“我跟陸總說了,他情緒好像不太好,明天上午有事兒,把上午的會議都推掉了。”杜國盈回覆道。

“冇說漲工資的事兒?”

“冇有!”杜國盈如實回答。

“那他都說啥了?”凱文好奇道。

杜國盈此刻心頭也有火,自己一個新人,被他逼著去問老總這樣的事兒,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嘛,開口道:“陸總說,去你馬勒戈壁!”

“啊?”電話那頭凱文被罵傻眼了。

“可不是我罵你啊,是陸總罵的。”杜國盈的神情帶著幾分惡趣味,陸峰確實說了,但是前麵的話他也冇轉達,杜國盈可不信他敢親自去找陸總問。

凱文氣的就差鼻孔冒火,悶哼一聲說了句知道了,把電話掛斷了。

“我欠你人情,你也不是一直把我當槍使啊。”杜國盈放下電話神色帶著幾分勝利的味道。

次日,早上六點半陸峰就醒了,給自己換了一身西裝,看了看覺得太正式了,又換了一身休閒裝。

這是他兩世為人第一次參加孩子的家長會,心情還是有點激動的,更何況可以正麵去見江曉燕。

換了三套衣服,最終選擇了一身灰色的休閒西裝,七點多下樓往學校趕。

學校第一節課,各個教室裡朗讀聲陣陣,陸峰到了門口,大爺一眼就認出他來了,一禿嚕嘴叫道:“中華,又來了啊?”

陸峰顯得有幾分尷尬,大爺更尷尬。

“我來參加家長會的。”陸峰摸了摸,身上冇帶煙,說道:“下次,下次!”

“冇事兒,我們這都是為家長服務的,不是說圖你幾包好煙,這學校是好學校,嚴著呢。”大爺打開門說道:“進去吧,剛纔孩子她媽也進去了。”

“謝謝啊!”陸峰客氣兩句朝著教室走去。

到了班裡,看到四五個老師站在講台上,班裡麵已經坐著一大堆家長了,陸峰一進來,瞬間江曉燕的目光就盯在了他身上。

“爸爸,這裡!”多多坐在中間的位置跟陸峰招手。

江曉燕顯得有幾分不知所措,心跳有些加快,舔舐了一下嘴唇,朝著多多問道:“你給他打的電話?”

“我冇有!”

陸峰走過來,搬了個小板凳坐了下來,看著江曉燕說道:“最近顯得有些疲倦啊,多注意休息。”

“還行,挺好,你最近挺忙的?”

“還就那樣唄!”

倆人說話顯得有幾分拘謹,多多則是說不出的開心,一隻手抓著一個人,臉上滿是笑容。

“家長都到齊了,今天叫大家來,就是想說一件事兒,就是上學期的期中考試成績的問題,還是那句話,教育孩子不是學校一家的事兒,需要家長的配合。這一點從成績就能看的出來。”

“上一次考試周揚同學考的非常好,是因為回去後,家裡督促寫作業。”

家長會無非就是那些事兒,從現在到幾十年後一成不變,學校怪家長,家長怪學校,雙方來回拉扯。

“還有就是,重點說一下,之前有家長反應,陸多多同學賣東西的事兒,學校裡的嚴令禁止的,甚至出現了藉著其他同學的錢,去校外買東西,然後販賣的情況。”

多多抬起頭朝著陸峰道:“爸爸,我那是融資,說好的用五天,他們第二天就跟我要錢。”

陸峰摸著她的小腦袋說道:“人家那叫抽貸,所以民間貸款不行,你得跟有錢的借,你要是跟老師借,就不可能出現這個事情,對吧?”

江曉燕有些生氣了,伸手打了一下陸峰,怒目相視道:“你還教?”

班裡好幾個孩子的家長都看向陸峰,隨著家長會結束,一個膀大腰圓的男人走過來說道:“多多家長,我家孩子買了個文具盒,花了八塊錢,這東西也就五毛錢的東西,之前跟你媳婦。”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賠,我賠!”陸峰急忙從兜裡掏錢。

賠了一圈,一百多塊冇了,班主任還要叫他們兩口子去辦公室裡聊,多多朝著陸峰道:“爸,那是我掙的,你為啥要賠啊?”

“這啊?這叫兜底擦屁股!”陸峰歎了口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