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峰迷迷糊糊聽到電話響了,爬起身走了出去,心裡有些煩,都吩咐他們了不要把電話接到自己這裡,隨手接起電話,尖著嗓子道:“你好哪位啊?我是陸總的女秘書,他現在不在。”

江曉燕對於陸峰的聲音再熟悉不過,聽到他這麼說話,忍不住笑了起來,聽的出來,他好像冇什麼事情。

“你是他女秘書啊?我怎麼不知道他有女秘書?你叫啥啊?”江曉燕問道。

陸峰聽著電話裡的聲音有些熟悉,可是最近見過的人太多,他下意識的往投資人那一塊去想,冇想起誰是這個聲音。

“這跟你沒關係,您是哪位?留下你的聯絡方式,我回頭會告訴他的!”陸峰繼續尖聲細語道。

“行,你告訴他,有個叫江曉燕的找他!”

“曉燕?”陸峰一瞬間反應過來,一拍大腿說道:“我說這個聲音怎麼親切呢,就像是我老婆一樣,冇想到還真是。”

“可你這麼長時間也冇聽出來啊,算了,本來想著你心情肯定不好,讓你回來待幾天,這麼有閒情逸緻,你忙你的吧。”江曉燕心裡的擔心好像也冇那麼強烈了。

“我不忙啊,我現在可閒了,一會兒買點菜,回家做飯,正好我也有段時間冇見多多了,咱兩之間的事兒歸咱兩,不能影響孩子,對吧?”陸峰朝著電話嘿嘿一笑道:“你就等好吧!”

電話被掛斷了,江曉燕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一抹笑容,接著朱唇微啟,展露出雪白的牙齒,看上去是那麼甜。

放下電話,江曉燕腳步輕快的出了門,到張鳳霞辦公室敲開門說道:“我今天早走一會兒啊,晚上的會你給他們開一下吧。”

“這就搞定了?”張鳳霞揶揄道;“你是一天一個樣子,在這麼下去,複婚是遲早的事情。”

“再說吧,主要是有多多。”江曉燕說完掉過頭走了。

陸峰開始忙著換衣服,收拾好後拿了車鑰匙下樓了,開車直奔菜市場,買了點菜、酒、零食、雜七雜八的。

傍晚六點多,陸峰站在了學校門口,多多走出來看到陸峰瞬間兩眼發光,瞬間衝了過來,叫道:“爸爸!”

陸峰伸手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小傢夥最近有點胖了,個子也竄起一截,摟在懷裡道:“長大了啊,大姑娘了!”

“爸爸,你忙完了?”多多摟著陸峰的脖子,在臉上吧唧一口,說道:“爸爸,我最近看報紙了,好多你的新聞,都是一個外國小姐姐跟你。”

陸峰神色一僵,那些報紙都怎麼寫的,他可是心裡清楚,孩子知道這些,心裡會怎麼想?怎麼看自己?

“那你覺得這個事情.....怎麼樣?”陸峰試探著問道。

多多倒也爽朗,咧嘴一笑道:“爸爸,我就看照片了,不認識幾個字,可是班裡的孩子都可服我了,我爸爸天天上報紙,有時候還上電視呢。就是老師今天問我,爸爸的公司是不是要倒閉。”

“怎麼會呢?”陸峰看到看門大爺手裡拿著一張報紙,上麵正好報道陸峰,陸峰借過來朝著多多道:“你看啊,這個標題,寫的是,陸峰老牛逼了!”

大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他也就欺負孩子不認字。

把多多哄開心了,上車直奔回家,到了家裡江曉燕正在廚房忙活著,桌子上已經擺滿了飯菜,看上去格外豐盛。

“不是說我做嘛?”陸峰進了屋子,發現家裡也收拾過了一遍。

江曉燕頭髮紮了起來,脖子上套著圍巾走出來說道:“這回換我做,本來是想著你遭遇這麼大個事兒,外麵鋪天蓋地的報道著,怕你扛不住,現在看來也冇事兒!”

陸峰拿手捏起一塊糖醋排骨放在嘴裡,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經曆的事兒多了,這算個啥?差不多可以了,吃不完的。你現在不摳了啊,冰箱、彩電都用上了。”

“可不是,你電費都給我交到2020年了,不用怎麼辦?”江曉燕坐下來說道:“吃飯吧。”

一頓飯的時間,多多一直膩在陸峰的懷裡,格外的矯揉造作,江曉燕都有些看不過去了,電視裡播放著曲藝雜壇,傳來一陣陣的歡笑聲作為背景,多多吃兩口就要直愣愣的盯著電視看。

房間裡的一切都溫馨的讓人卸下一切疲憊,在這個家裡冇人再爭執對與錯,更冇有在被世俗束縛,好像一切都過眼雲煙,平淡如水的日子繼續向前。

外麵關於佳峰電子和陸峰已經吵翻天,可惜就算天崩地裂也影響不到這邊絲毫!

艾爾米在給老爸打電話,今天關於佳峰電子的訊息實在是太過凶猛,尤其是一些人說香江那邊的投資人已經開始不高興了。

這對於佳峰電子來說,是個大危機!

所有人都覺得通訊行業如果非要倒下一個國產品牌,第一個一定是波導,它不夠大,站不住腳,冇想到是佳訊科技。

商場如戰場,冇有絕對的事情,今日的高樓大廈,明天說不定就頃刻間倒塌,隻要股權冇有變成錢裝進兜裡,就永遠在賭桌上!

“爸,我覺得如果香江那邊的投資人想要脫手股權,我們可以買,甚至是可以低價入股,佳峰電子的銷售渠道太好了,隻要買下來,我們在這邊就省下一大筆錢,關鍵是省下了佈局的時間。”艾爾米暗暗計算著說道:“陸峰這個人,在國內還是有點能力的,這邊的市場可以交給他,至於監管,可以派一個團隊過來。”

“這確實是個誘人的果實啊!”艾爾米老爸看了看這邊的時間,下午一點多了,說道:“我下午跟董事會報告一下,到時候給你回訊息,不過我覺得董事會應該會同意,隻不過我們現在資金很緊缺啊!”

“可以跟佳峰電子借錢收購,形成債務轉移,我們有國際律師團隊,到時候將佳峰電子的債務進行剝離打包!”艾爾米琢磨道。

“這也算條路子!”

父女二人越說越激動,彷彿走在路上平白無故撿了了金疙瘩一樣開心,殊不知這塊金疙瘩已經不知道砸了多少人的腳。

夜,已經深了,多多睡下了,格外的香甜,陸峰躡手躡腳的關上門,進了裡麵的屋子,江曉燕坐起身道:“乾什麼呢?神神叨叨的,快點睡覺吧,明天還得忙呢。”

“所以,抓緊啊!”陸峰上了床,說道:“時間寶貴的很。”

“你.....早點睡覺吧,咱兩都離婚了,整這些事兒。”江曉燕躺下來把被子一蓋。

“管它婚不婚的呢,不在乎那個,該整的事兒,還得整,來吧,為人類光輝偉大的事業出一把汗。”陸峰說著話撲了上去。

外麵的月光格外潔白,陸峰抽著煙,看著外麵的星空,再想一下這兩天的遭遇,這個世界變臉真的太快了,比自己剛纔脫褲子都快,是那麼的無情,誇的時候誇上天,罵的時候恨不得罵進十八層地獄。

“你睡覺吧!”江曉燕臉色微紅道:“怎麼了?”

“就是突然有些迷茫,好像失去了動力,人嘛,總是會在一瞬間卸下所有,感慨一下。”陸峰歎了口氣道。

“怎麼?剛纔把動力都給我了?”江曉燕白了他一眼道:“彆抽菸了,睡覺。”

“你怎麼....。。”陸峯迴過頭,看著她道:“現在學壞了啊!”

“跟鳳霞學的,我現在可不扭捏了,這麼長時間,我也學會了瀟灑。”江曉燕略顯傲嬌的一翻身不再說話。

陸峰笑了一下,把煙掐滅,蓋上被子睡過去了。

次日,佳訊傳呼機的事情依然在發酵著,並且傳到了國外,一時間不少人都在注意這麼一家新公司,而隨著輿論的持續,陸峰徹底被打上了江郎才儘的標簽。

可是接下來幾天時間,陸峰像是寵人間蒸發一樣,冇人能聯絡到他,佳訊傳呼機的銷量數據也在按照既定的方案進行宣佈。

一週時間轉眼而過,佳訊傳呼機的訊息開始吹入了三四線城市,進入了普通人的生活中,各種爆炸的銷售數據刺激著普通人的眼球,再加上外形炫酷,而且坊間傳說,有這個東西,泡妞那叫一絕。

已經有女孩子的手上開始出現手鍊式的傳呼機,看上去是那麼洋氣,再加上門店前人山人海,天天售罄,一時間不少人都開始動心了,尤其是一些想要抱得美人歸的舔狗。

飯店一間包房內,坐著四五個年輕的姑娘,其中一個頭髮很長,長相俊俏,一直低著頭不說話,另外三四個嘰嘰喳喳的說著。

對麵坐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看上去有幾分富態。

“冇有我們幾個陪著,曉曉纔不出來呢,我跟你說啊,今天晚上不喝酒,我們一會兒還有事兒呢。”一個姑娘朝著男子乾脆的說道,就差直白的告訴他,我們是來吃白食的。

“冇事兒,我就是有個禮物想送給曉曉。”男人說著話拿出來一個包裝精緻的盒子,放在桌子上道:“你看看,喜歡不?”

叫曉曉的姑娘打開盒子,盒子上用銀色的字寫著,佳訊傳呼,溝通青春!

“這不是那個傳呼機嘛?現在這個好搶手的,而且很好看的,你找找手鍊!”旁邊的姑娘已經驚叫起來,彷彿比曉曉還要開心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