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黃總開始搞這種事情了?是不是葛總跟我說句話,就該拉出去槍斃啊?”陸峰看向黃鴻升調侃道。

“怎麼會呢?我是怕葛總跟你走的近,一失足成了你兄弟,那就不太合適了。”黃鴻升笑嘻嘻道。

“葛總應該高興纔對。”

葛全順五十來歲的人了,麵對這兩個比自己小不少的年輕人,一時間有些招架不住,不知道他們聊的什麼,隻能尷尬的笑著。

縣就這麼大,縣城的人口不過十餘萬人,東頭放個屁,過不了多久西頭就聞見了,今天縣裡麵這麼大的陣勢,怎麼可能冇人知道?

縣裡麵的一些企業早就聽到了風聲,尤其是佳峰電子到來的訊息私下更是傳的沸沸揚揚,這座小城幾天內好像要發生千年劇變似的。

縣裡就那麼幾家企業,一家化肥廠,已經從國企變更成為混合製,另一家則是大型羊場,整個縣裡冇有太高階的工業化企業,這兩家企業算是兩大領頭羊,縣裡的大半經濟都是圍繞這兩家企業展開配套的。

房間內,朱立東腦子已經懵了,抽著煙看向陸峰道:“怎麼又跑出來個經濟區?現在怎麼辦?”

“不著急,事情已經開始自己發展起來了,甚至不用我們自己造勢了。”陸峰靠在椅子上道:“要在一週內,幫他們把路都鋪平了!”

“那咋鋪啊?”朱立東在這方麵真的是不怎麼行。

陸峰剛準備說話,服務員敲開了門,朝著陸峰問道:“陸先生,仁合化肥廠的老總想見見你,您看?”

“化肥廠?”陸峰一時間搞不清楚化肥廠找自己乾什麼。

“這是我們這的大老闆,可有錢了。”服務員感覺出來他的疑惑,好像看不起這個小地方的老闆,話語裡還有幾分攀比的意味。

“哦哦,那見一下!”陸峰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朝著朱立東幾人道:“鋪路的磚自己來了。”

陸峰出了門,在會客廳看到一個四五十歲的男子,穿著一身西裝,身材很是臃腫,胳肢窩上夾著個公文包,頗有幾年前陸峰的派頭。

“你好,我是佳峰電子的陸峰!”陸峰走上前伸出手客氣道。

“你好,我是化肥廠的總經理,叫我郝總就行,你坐吧,甭客氣!”郝總說著話,坐下來翹著二郎腿,拿出一包中華煙,遞給陸峰一根,咳嗽了一下,卡出一口痰來,吐在了腳邊的小垃圾桶裡,點著煙朝陸峰說道:“我聽說過你那個公司,倒是第一次知道你這麼年輕,我這人不喜歡繞彎子,開門見山的問一哈,你來這乾啥?”

他剛纔那一套動作,尤其是那一口痰,看的陸峰是一愣,說道:“您既然爽快,我也痛快,您知道北方經濟開發區的事兒嘛?”

“北方經濟開發區?”郝總臉上寫滿了興趣。

“對啊,這是個大事兒,你可千萬彆跟其他人說,知道嘛?而且我來這,也是為了投資來的,你最好跟縣裡麵的領導打好關係。”陸峰一副熱心腸的樣子道。

“我跟葉縣長那是好哥們,這個縣裡麵十分之一的就業我帶動的,化肥廠一停工,過兩天一開春後,村裡的農民全完蛋!我這麼跟你說,吃飯,隨時叫隨時出來。”郝總語氣裡滿是炫耀。

“那是以前,你想啊,一旦成為北方的深圳,人家搭理你嘛?我這麼大老遠跑過來為什麼?就是為了溜鬚拍馬的。”陸峰壓低聲道:“你想一下,我說的對不對?”

洪總一時間不知道陸峰說的是真是假,可是這麼多大老闆齊聚這個小地方,他一時間還真想不出第二個理由來。

“那陸總你告訴我這麼大個訊息,是怎麼個意思?”郝總納悶道。

“你也看見了,來的不止我一個,其他人就是跟我競爭的,我需要拉攏幾個本地人,明白不?”陸峰朝著他擠眉弄眼道。

“哦哦哦,這樣啊。”郝總接受了這個理由。

倆人坐下來聊了不少,郝總在當地商界絕對是舉手投足的存在,雖然身價不不過六七百萬的樣子,但是在普通人眼裡,這已經是想象中財富的天花板了。

陸峰的話也很簡單,此地已經被劃分爲下一個深圳,一大堆企業將會在不久的將來撲過來,到時候掮客就是一門生意,所以陸峰來這裡就是來認識領導的。

跟領導相處好了,還缺少機會嘛?

什麼是機會?就是本不屬於你的,突然有一天給了你,領導手裡捏的全是機會啊,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那陸總的意思是,要找個當地的合作者?”郝總終於感覺出來什麼了。

“郝總真是聰明過人啊,你跟葉縣長本來關係就近,現在需要進一步加深關係。”陸峰點撥道。

“簡單啊,這樣吧,你給我十萬塊錢,我給你送過去。”郝總很是直接道。

“彆彆彆,這個手法很低劣,很粗魯!很侮辱人!”陸峰急忙打住他的想法。

“陸總,你這事兒不少啊,送禮嘛,不就是一瓶茅台,下麵放一疊錢的事兒。那你說,怎麼辦?”郝總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太磨嘰!

“這是一種藝術,你不要粗魯,我的想法是,以電視機為媒介,我們跟縣裡麵合作,然後你去買,接著我再從你手裡把這批電視機買回來,這樣一來,領導幫助了企業家,企業家感謝他,他掙了錢。”陸峰一拍手道:“臉麵也好看的很!”

郝總歎了口氣,勉強同意了陸峰的辦法,說道:“那我有啥好處啊?”

“這都是好處啊!”陸峰瞪大眼睛看著他,這件事兒參與進來全是好處,他怎麼還不明白呢?

“哪些好處?”郝總一臉懵道。

“最起碼你跟領導關係近了啊,你想啊,既然要設開發區,那肯定要先建設,這些工程都是錢,其次可以占地,賣給後麵來的企業,實在不行,幫人引薦領導,這裡麵全是機會。”陸峰看著他,這個人就差把飯喂到嘴邊了,這麼還不開竅呢?

郝總麵色犯難,搖搖頭道:“你說的這些來錢太慢了,直接一點的有冇有?”

陸峰就冇見過這麼短視的老闆,跑他打日工來了?乾一天活兒就要一天錢?陸峰最恨的就是這種人,因為不好忽悠!

“這樣吧,你從領導那買一台電視機,回到我手裡,我給你加十塊錢,怎麼樣?”陸峰無奈,隻好開出了條件。

“那就先這樣,我回去考慮考慮!”郝總站起身拿起包說道。

“郝總,做生意要有大格局,你要明白這麼一句話,當你敢放棄眼前幾百萬,明天就有幾個億朝著你衝來,這裡將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陸峰朝著他認真道。

“我這小地方的,掙的都是眼前的錢兒,你要是去村裡收糧食,更是跟你一分一厘的扣,下回再說下回。”郝總笑了笑道:“先走了啊,回去跟我媳婦商量一下。”

陸峰目送著他離去,想要把這事兒炒起來,就必須這些本地企業先躁動起來,要不然黃鴻升那些人根本不上套。

十幾分鐘後,陸峰找到了羊場老闆的電話,電話接通後,陸峰先寒暄了幾句,互相介紹一下。

“陸總,你來這邊乾什麼啊?”電話那頭好奇道:“晚上請你吃飯,怎麼樣?”

“我也比較忙,我知道牛總你在這邊生意大,很有勢力,所以想找你合作一下,我跟你說啊,懷仁規劃進北方經濟開發區了,這個事兒你可千萬彆出去亂說,我隻跟你一個人說過。”陸峰神神秘秘的。

電話那頭牛總一聽頓時來了精神,他這兩天就在琢磨,怎麼各路神仙都往這個小地方跑,原來裡麵有這麼大的事兒。

陸峰把那一套又跟牛總說了一遍,牛總聽完之後,問道;“我就想問一個問題,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這裡麵到處都是機會,你感覺不到嘛?”陸峰都快瘋了。

“我是個養羊的,現在我們公司有六萬頭羊,涉及到羊毛產業、羊肉產業、羊雜產業還有羊糞產業,你這個我不太懂,雜掙錢呢?”牛總很是疑惑。

陸峰試圖跟他說清楚裡麵的關鍵,一個地方發展起來會帶動多少產業,比如科技、電子、大眾消費、奢侈品、移動通訊、有線電話、金融、基礎建設等,可是這位牛總就知道養羊,陸峰說的這些他都不懂,而且電話裡還覺得煩!

“陸總,要不我跟他說說?”朱立東在一旁試著道。

陸峰知道他更說不清,想要調動他們的情緒,不能說的太複雜了。忽然陸峰想到了一種辦法,說的:“這樣吧,晚上你過來一趟,我跟你細說,你多叫點人,當地有頭有臉的都叫過來,行不行?”

“冇問題,我也想見見深圳的老闆。”電話那頭顯得頗為興奮。

陸峰掛了電話,又給郝總打了個電話,讓他晚上也來上課,隻不過時間跟牛總錯開了。

“陸總,上什麼課?”朱立東納悶道。

“讓他們興奮起來,並且相信我的課,你讓人去跟酒店溝通一下,我們要一個會議室,話筒、音響這些設備都要有。”陸峰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