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縣裡有縣裡的打算,這裡基本上就是農業,每年收的稅剛剛夠縣裡基本運轉,想要多鋪幾條水泥路都要集資,現在來了這麼幾個土財主,不抓緊機會敲一筆,以後靠什麼?靠養路費嗎?彆逗了。

今天他們拒絕掉陸峰,心裡也在打鼓,萬一嚇走了這些人,那就真的雞飛蛋打了,可是他們也在賭,這幫人不肯輕易離開,至於具體原因,他們也不清楚。

北方經濟開發區這個事情他們跟上麵問了,省裡麵來訊息說,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葉縣長心已經涼了一半。

可是不要緊,他們可以繼續舉著這杆大旗迷惑這些企業,隻要在這投資,讓他們乾什麼都行,因為實在太窮了。

現在葛全順這麼一通電話打過來,在場的人明顯鬆了一口氣,葉縣長在電話裡的語氣並不好,甚至是嗬斥了葛全順幾句,什麼都冇說,直接把電話掛了。

“這件事兒,隻要不出大意外,應該是冇問題了,還是那句話,北方經濟開發區,有還是冇有?我們不說話,我們裝啞巴,有的是人替我們宣傳,所以外麪人怎麼問,你們都知道了吧?”葉縣長朝著眾人道:“這些商人來了,就像是一群禿鷲,在高空上盤旋著,隻要有利益他們就飛下來吃一口。”

“但是我們這裡冇有肉,還要讓他們在這投資,就得想點辦法,首先呢,我認為關鍵在那個叫陸峰的老闆身上,他隻要投了,其他人跟著就投了,接下來重點的工作對象就是他。”葉縣長看了看時間說道:“很晚了,大家早點回家休息吧。”

這一夜對於這座小縣城的很多人而言,註定難眠,那些小老闆興奮的不行,南方來的大老總描繪出的世界太容易了,遍地是錢,而北方經濟開發區又是曆史機遇視窗,他們怎麼能不激動?

葛全順從床上爬起來抽悶煙,現在的局麵有些亂,真真假假分不清楚,不過他在電話裡聽的出來葉縣長的強勢,他敢這麼強勢就說明人家有底氣,他一個小地方的領導哪兒來的底氣?

黃鴻升幾個人也睡不著,關於電視機茅台化這件事兒能不能成,他們也在琢磨,真要是大規模的這麼搞,怕是要出事兒,可是很多小地方確實有這樣的風氣,相比較白酒,電視機還實用點。

次日一早,北方四月的早晨還有幾分陰冷,縣裡到處都是平凡,一個個煙囪升起了白煙,空氣有些刺鼻,街上偶爾能看到一兩個騎著洋車匆忙而去的人影。

這裡冇有本地報紙,冇有本地媒體,可是北方經濟開發區的事兒,依然傳的沸沸揚揚,甚至有了不少版本,有人私底下在傳國家要征地,一畝地給好幾萬塊,那些老闆有的是錢,拿卡車裝錢過來。

不管真與假,至少街頭巷尾開始聊了起來,這對於陸峰來說是一件好事兒,早餐時間,陸峰坐在餐廳吃著早飯,冇有報紙看一時間還真有點不太習慣。

李東昇端著早飯走了過來,坐在陸峰對麵說道:“昨晚陸總的課,我也聽了一耳朵,不得不說很有感染力啊,有機會的話,可以去我企業給我的管理層也上上課,怎麼樣?”

“是嘛?你確定?”陸峰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冇想到隔牆有耳啊,我也是大意了。”

“喇叭聲音那麼大,聽不見是不太可能的。”李東昇一直盯著陸峰,試探著說道:“是個好辦法,確實能給威普達開辟出一條新路來。”

“也不一定成功,瞎鬨著玩兒而已。”陸峰似乎不願意多聊這些。

陸峰簡單吃了一口就離去了,李東昇端起碗去了一旁陳偉榮他們那一桌,開口道:“接下來就看他什麼反應了,我覺得我們也應該給他點反應。”

黃鴻升認可道:“冇錯,我們就作勢要搶他這個方案跟縣裡麵簽約,他要是往後退,我們直接走就是了,若是陸峰玩了命的競爭,說明這個方案的可執行性非常高。”

“我同意,要不要通知一下葛全順?”陳偉榮問道。

“不用,這個人不是咱這一隊的,對待陸峰還是要小心,我現在還冇搞清楚其中的盈利模式,或者可能是跟經濟開發區有關係?”

這三人搞不清楚狀況,但是常年跟陸峰交手的經驗讓他們很警惕,當年陸峰跑四川坑長虹,跑東北要賬,裡麵的彎彎繞太多了。

葛全順冇心思跟這些人瞎扯,他已經趕到機場等待迎接自己人,他對於陸峰的這套方案深信不疑,所以需要把法務、市場、策劃都拉過來跟他們直接競爭。

回到房間內,朱立東坐在沙發上抽著煙,在場的人都有些發愁,這兩天的時間不知道在忙什麼,好像氣氛很緊張,可是又覺得什麼都冇做。

“陸總,剛纔李東昇問了那麼多,可能是要動手了,我覺得今天牛總、郝總那些人造勢起來,說不定他們頭腦一熱就簽了。”朱立東判斷道。

“他們真那麼容易就簽這樣的合同,那就太簡單了,他們在試探我。”陸峰舔舐了一下嘴唇,開口道:“如果這套方案真的能賺錢,意外泄露了,我現在應該是什麼狀態?”

“肯定是瘋了一樣,這丟的可都是錢啊!”朱立東回答道。

“對啊,所以現在演戲要演全套!”陸峰站起身朝著眾人道:“收拾東西,去縣政!”

黃鴻升幾個人就坐在二樓的位置,剛好能看到酒店大門,幾分鐘後,他們看到陸峰帶著一幫人疾步匆匆的走了出去。

“這......。”李東昇有些坐不住了,朝著兩人道:“感覺很急切的樣子,不會來真的吧?不能在眼皮子地下讓他乾成啊!”

“要不,我們也去看看?”陳偉榮有些坐不住了。

三人開始狐疑起來,決定去縣政看一下,萬一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也好及時瞭解。

縣會議室內,陸峰坐在那等著,麵前放著一個搪瓷的水杯,裡麵倒著開水,這裡顯得頗為簡陋,幾張桌子拚在一塊,地麵都是水泥的,地上撒了點水,剛掃完地。

葉縣長聽說陸峰來了,心裡暗暗高興,雖然不知道這幫人在緊張什麼,但是他們的競爭已經開始加強了,彆管是炒啥,就算是炒空氣,隻要價格上去,當地縣領導很願意幫忙添一把火。

幾分鐘後,葉縣長方纔慢悠悠的走了進來,看到陸峰笑著道:“陸總來了啊,我那邊有個會,耽誤了一會兒,省和市一塊下來傳達精神的。”

省和市?

陸峰暗暗皺眉,怎麼說他胖,他還喘上了呢?

弄的好像真的有北方經濟開發區似的。

“最近比較忙了,是吧?我其實來就是想.........。”陸峰現在真不敢跟他說簽合同的事兒,萬一人家一口答應下來,那就很尷尬了。

還冇等陸峰找理由,葉縣長先開口了,說道:“你之前跟我說的那個合作的事兒,就是你們企業電視機,我們出麵補貼,因為時機不同了,所以這段時間不太行,因為有上麵的領導,你明白吧。所以這個事情,原則上是不太行的。”

朱立東已經傻眼了,聽他這口氣,好像真有這麼個事兒,而且最近就要公佈似的,他看向陸峰心裡有些震驚,這麼機密的事兒,陸總居然提前知道了。

陸峰也被葉縣長搞的有點懵,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知道北方不會有個圈的時候,恐怕此刻陸峰也不敢斷言對方說的是假話。

“這麼個情況啊,我再琢磨一下,不著急。”陸峰打哈哈道。

葉縣長原本以為陸峰會著急加碼,比如做慈善、投資基礎設施什麼的,換取個機會,自己剛纔說的話也留了餘地,原則上不行嘛。

“咳咳!”

葉縣長清了清嗓子,端起麵前的水杯喝著水,問陸峰在這住的習慣不,冇兩分鐘進來一個文員模樣的人,用陸峰能聽得見的聲音,在葉縣長耳邊說道:“TCL的李總要見您,說是特彆著急,還有創維的陳總和康佳的黃總。”

“好,我知道了。”

葉縣長朝著陸峰說道:“我那邊還有幾個客人,今天就先這樣。我覺得吧,陸總這樣的有誌青年,出手很闊綽的,我聽人說,昨天你講課了,課上說男人要有格局,請美女吃飯都花十八萬,這點錢算什麼?”

“是是是!”陸峰笑的有幾分勉強,他一直覺得自己主導這一切,可是現在葉縣長好像開始玩這局遊戲了。

十幾分鐘後,葉縣長在辦公室接待了黃鴻升,兩人寒暄了一下,葉縣長開口道:“剛把佳峰電子的陸總送走,這個人太煩了,過來就要給我幾個億,我這位置敢拿啊?說實在話,這種滿身銅臭味的人,我不喜歡!”

幾個億?

黃鴻升心中一驚,這麼大的投資,看來是真的有料啊,他穩了一下心神,說道:“這個是自然,就是不知道他是怎麼個投資法?因為他能做的,我們也能做。”

“就是電視機的事兒,那麼多人,我就看你最靠譜,這麼跟你說吧,你們把產品放在我們這邊,我們縣裡麵負責給你們賣,我們這裡馬上就是經濟規劃區了,到時候基礎建設啊,動工的地方多了去,你明白吧?”

葉縣長自己把陸峰的方案咀嚼了一遍,又搞出一套全新的東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