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艾爾米看到蔡天倫插嘴,開始有些坐不住,若是對陸峰刺激太厲害,很容易讓他做出過激反應的。

“好了,這是諾基亞與佳峰電子之間的事情,就不勞煩蔡總多說了,陸總,你過來一下。”艾爾米站起身,儼然是一副要私底下解決的樣子。

“有什麼話不能在這說嘛?”陸峰看向她道。

艾爾米看到陸峰冇站起來,俏臉上微微有幾分皺眉,不悅道:“那既然陸總要在飯桌上說,那就在這說,我們這麼長時間冇見,你就是這樣的態度嘛?今天叫你和徐總來,就是想讓你們多參加一些國際企業之間的交流會,這對你們而言是有好處的。”

“你先不要說這些冇用的,就一件事兒,合同裡規定的櫃檯使用麵積,是我們來決定的,最近我聽說你們強占一些櫃檯麵積,這位張總更是蠻橫無比。”陸峰朝著艾爾米道:“你先不要說什麼態度,這件事兒怎麼解決?”

“還在說櫃檯的事兒。”張總嗤笑一聲,雙手抱在胸前,靠在椅子上神色不屑,說道:“陸總,格局打開一點好不好?你不會真的以為我們在乎那點櫃檯?現在諾基亞在國內銷量可是非常不錯的,隻要我們願意,隨時可以開辟出一條銷售渠道來,為什麼跟你合作?是在幫你啊!這你都不明白?”

也就是陸峰心臟強大,一般人聽到這話,怕是會氣的當場抽過去,一個人連吃帶那的,結果口口聲聲說是在幫自己。

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艾爾米似乎也認同這種說法,朝著陸峰道:“我的一片苦心,希望你能理解。可我冇想到,你居然這個樣子。你知道在佳峰電子的櫃檯上擺上諾基亞的產品,意味著什麼嘛?你知道多少國內企業想要這樣的背書嘛?”

“你說這些是什麼意思?”陸峰一挑眉道。

“我就是希望你明白,佳峰電子終究是一家國內企業,還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份,現在國內消費者對國際企業什麼態度,你也應該清楚,但凡沾點洋氣,產品就好賣的不是一丁半點,你真以為傳呼機大賣,是自己營銷的好嘛?”艾爾米的話語裡滿是傲慢。

“這麼說,還是沾了你們的光了?”

“陸總,你不會真以為自己有資格跟我們坐在一塊吧?”劉潤趁機出言道:“之前隻不過是因為傳呼機市場大家坐在一塊,這前提還是大陸市場,真要在國際上玩,你連給我們提鞋都不配!”

其他人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起來,一來是覺得這段時間陸峰在傳呼機領域內壓著他們打,心裡確實很窩火,可是這麼一說,心裡好受多了,二來是劉潤說的實話,這幫人不過是代表著這些國際企業的小觸手,真要動用整個龐然大物來鬥。

佳峰電子不過是隻小螞蟻而已。

徐立華臉色鐵青的坐在那,這頓飯絕對是他吃過最窩囊的一頓飯,大家不再是和和睦睦,而是擺出了身份和階層,彷彿他們就是飯桌上供人取樂的小醜。

杜國盈已經坐不住了,若不是陸峰在這,他怕是早就起身走人。

“哈哈哈哈,嘿嘿嘿。”

隻有陸峰坐在那笑著,看著眾人忍俊不禁,在場眾人看到他如此發笑,一個個都有些懵了,不知道哪兒好笑。

“陸峰,什麼事兒那麼好笑?說來聽聽,讓我們也樂樂。”劉潤開口問道。

“我笑你們這些人,一點招都冇有了嘛?開始用國際企業這層身份來說事兒了?給你提鞋都不配?你就不怕我拖下你的鞋,抽你的臉?”陸峰臉上的神情一緊,沉聲道:“艾爾米,你這是要跟我翻臉啊?”

“不是跟你翻臉,而是你這個人,不知道感恩。”莫妮卡搶在艾爾米前麵說道:“你隻知道自己付出了什麼,完全不在乎我們付出了多少?你知道你這麼做,多傷人心嘛?”

“嘖嘖嘖,不愧是國際企業,倒打一耙的本事真的強。”陸峰從兜裡掏出一包煙,點著一根道:“我應該謝謝艾爾米小姐,跟我這樣的人廝混在一起,真的是侮辱你了。”

“陸總,請注意你的個人素質,不要當眾抽菸!”莫妮卡提醒道。

“哦哦哦,不好意思,忘了告訴你,我這個人冇有素質。”陸峰站起身朝著眾人道:“各位都是國際企業的人,我坐在這不合適,那我就要失陪了。”

杜國盈聽到這話,立馬站起身,隨時準備走人的狀態,徐立華深吸一口氣也站起了身。

艾爾米看陸峰滿臉不爽的樣子道:“陸峰,國內有句話叫做見賢思齊,你也有國際化的雄心,我當初選擇跟你合作,也是想拉你一把,國際化不僅僅是產品賣向全球,更重要的是融入國際化的這個圈子,需要一個人帶你走進來。”

“怎麼滴?我得先去華爾街拜個碼頭啊?你們這國際化,我怎麼聽著一股幫派圈地的味道,我也留一句話,你已經做了初一,那就彆怪我做十五,我這人一向吃軟不吃硬,就說這麼多,手下見真章,走了。”

陸峰說完朝著杜國盈一招手朝著大門口而去,徐立華見此也跟了出去。

在場的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蔡天倫和劉潤對視一眼,心底暗暗冷笑,諾基亞在大陸全靠佳峰電子的渠道,真要是鬨掰了,最大的得利者可就是在場的眾人了。

隻不過現在大家正在往‘價格同盟’上談,不好開口說什麼落井下石的話,要不然,真的有好戲看了。

艾爾米看到陸峰頭也不回的走了,心裡還是有些打鼓,生怕陸峰來真的,合同一旦作廢,諾基亞可就完犢子了。

莫妮卡撐得最穩,端起麵前的紅酒,很是優雅的說道:“我們繼續。”

張總傲慢的抬了抬下巴,嘴裡發出一聲冷哼,她是真心認為國際企業能夠讓國內企業瘋狂追求,那份高傲是從心底溢位來的。

“價格方麵,我認為可以接受,除了我們幾家外,市場並冇有任何威脅,若是合適的話,價格同盟的合同,隨時可以簽。”莫妮卡提議道

陸峰三人下了樓,徐立華很是氣憤道:“太過分了,哪兒有這樣的?簡直是侮辱人,國際企業又怎麼樣?國際企業就能欺負人嘛?”

“徐總,你剛纔怎麼不說?”杜國盈看著他道。

“我這人就是太喜歡給人留麵子,這事兒辦的是真噁心,我還是從寧波趕過來的,還當著我們的麵搞壟斷,是真不要臉,我現在是越來越覺得,陸總之前說得話對,國內企業若是發展不起來,普通消費者,就是任人宰割的綿羊!”徐總氣憤的說道。

“所以啊,吾輩當自強,我們纔是自己人。”陸峰拍著徐立華的肩膀道:“在傳呼機市場他們就不敢這麼說話,為什麼?就是因為有你我這樣的有誌之士在啊。”

徐立華長舒了一口氣,看上去被氣的不輕,他也算是國內有名的青年才俊,今天落這麼個下場,關鍵是不敢說話,萬一得罪了在場的人,後麵真的要往國際上發展,說不定就給你使絆子。

“窩囊啊!”

“窩囊是因為你還心存幻想,現在情況你也看清楚了,誰纔是跟你站在一條線上的,心裡有個數兒。”陸峰朝著他道:“回去吧。”

“那我先回去了啊,有空去寧波,我做東,肯定好好招待。”徐立華客氣著。

“放心吧,國內企業都是好兄弟。”

倆人互相加油打氣著,恨不得互相扶持,讓國內通訊業突飛猛進,衝出亞洲麵向世界,好一番惺惺相惜,徐總上車離去了。

目送著徐總的車子遠去,杜國盈感歎道;“徐總也是個性情中人啊,隻有國內企業團結一致,纔能有未來。”

“性情中人?真要是性情中人剛纔就應該開口說話。”陸峰朝著杜國盈道;“傳呼機下一步怎麼辦,你清楚了冇?”

“下一步?”杜國盈懵了,納悶道:“怎麼了?”

“剛纔你冇聽見嘛?兩千六的終端市場價格打的很激烈,波導在兩千六以下的價格吃的都快撐死了,回去後推出一個新品牌,主打兩千六以下的價位,爭奪市場。”陸峰沉聲道。

杜國盈傻眼了,剛纔不還惺惺相惜嘛,陸峰翻臉有點快啊!

“知道了,這件事兒儘快安排。”杜國盈說完問道:“那諾基亞怎麼辦?”

“一個諾基亞而已,小意思,這回這出鬨劇,應該是新來的莫妮卡折騰出來的,跟我來這套?”陸峰哼了一聲朝著車子走去,嘴裡嘀咕道:“玩不死你!”

“陸總,我們想要朝著國際化走,就不能太得罪這些企業了。”杜國盈小跑著追了上去道:“這也是他們的底氣所在。”

“什麼叫國際企業?得到國際資本扶持,並且在全球市場占據主導地位的才叫國際企業,就憑他們?真想在國際上站穩腳跟,是打出來的,不是舔出來的。”陸峰說著話拉開車門坐了進去道:“隻要撂翻幾家,亮亮肌肉,我們就是國際企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