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生一聽這話,世界與上課相比,似乎這課上不上都不那麼重要了。

一群人朝著這邊彙聚而來,陸峰大手一揮,讓王元賀幾個人拉著橫幅跟在自己身後往前走。

“這個世界已經不公平太久了,需要大家給他們一點關注和愛。

”陸峰拿著喇叭大喊道:“讓歧視滾出我們美麗的家園!!”

“讓歧視滾出我們美麗的家園!”

學生們情緒激動的跟著高喊著,其中幾個男生顯得格外興奮,一邊喊著,兩隻手高高舉起到頭頂拍著手,一邊擺著一些酷酷的動作,噱頭十足。

陸峰非常瞭解這邊的文化,找對了話題被號召起來太容易,太多青春期的人想藉此機會展示自己。

他們不像國內,人們扭扭捏捏,性格大多內斂含蓄,反而善於做這樣的事情,甚至有時候不需要什麼目標和口號,在大街上編造一個荒誕的理由和口號,就能讓人家加入進來。

至於煽風點火成功是,是渾說摸魚還是趁亂搶砸,那就冇人知道了。

馮誌耀跟在陸峰身邊都覺得尷尬,以前在國外上學他也見過這類的活動,隻不過都是遠遠的觀望著,陸峰好像打了雞血似的,一路走一路歇斯底裡的喊著各種刺激人們的話語,人群越來越大,情緒也越來越激動。

王元賀三個人硬著頭皮拉著橫幅,心裡是真的害怕搞出事情。

“你們慢一點,離陸總遠點,萬一一會兒校方管事兒的出來,真打起來,也好跑的快點。

“啊?”安佳慧看著現在幾十人的大隊伍說道:“這麼多人,而且都是學生,應該不至於吧,現在不是成功了嘛?”

“成功個屁,人家這麼牛個學校,校方怎麼可能讓讓一幫校外的人瞎折騰?”劉一龍按照國內校園的思維考量著。

三人達成一致,腳步慢慢的放緩了,不遠不近的跟在後麵。

班級裡正在上課的學生也看到了窗外的景象,一些不想上課的開始激動起來。

教學樓前,陸峰站在一處高台上,帶領大家繼續喊口號,甚至下麵已經有人鼓動其他人衝擊教室,認為我們做著如此偉大的事情,他們卻坐在教室如此冷漠,還有心思上課。

陸峰也不得不感慨,這幫人真的是刻在骨子裡的。

快上百人的聚集,已經引起校方的注意,一個身材略顯臃腫的黑人女子走了出來,身後跟著七八個白人,疾步匆匆的往這邊走,嘴裡喊道:“保安!保安人呢?”

保安已經全部聚集在了陸峰麵前,哪兒有人管啊。

王元賀看到女人走出來,急忙道:“校辦公室的那個女人出來了,這回要完了。

安佳慧看到女人臉上的神情頗為委屈,早上就是這個女人一路把他們罵出了學校,說的話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三人對視一眼,紛紛往後退了兩步,想要告知一下陸峰,可是他站在那情緒激動的說著,根本不聽。

“異國他鄉的,這回是真要出事兒了。

”王元賀後退一步,嘴裡嘀咕著,他可不會為老總付出多少,這裡的槍不長眼睛的。

“你們乾什麼?”黑人女子走過來第一眼看見了拉著橫幅的三個人,喝道:“又是你們三個,我現在告訴你們,立刻散去!”

陸峰看向黑人女子用喇叭問道:“你是什麼人?”

“我是校辦公室的主任,不要擾亂學校正常的秩序,請你們立即離開,要不然我們就要采取措施。

”女人很是強硬道。

現場畢竟都是學生,看到領導來了,情緒一下子被壓製了下去。

陸峰打量了一眼女人,用喇叭問道:“我請問你一句,你是不是黑人?你願不願意為種族歧視發聲?你是生活很好,在這裡有著良好的工作環境,還有豐厚的薪水,所以你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是不是!!”

“你打擾到了學校的正常秩序,請你離開,現在警告你!”

“你也是黑人,你卻不願意發聲,在這裡助紂為虐,隻是因為你走上了高層,所以在這裡高高在上的跟我們說話。

”陸峰振臂一呼,拿著大喇叭吼道:“不要歧視!不要壓迫!我們就是正義,誰也無法阻止我們,她是個叛徒!”

瞬間現場群情激奮,其中有四五個白人妹子雙目發紅,貼著黑人女子的臉吼道:“你知道那段曆史嘛,你不在乎,你隻在乎你的工作,薪水!你背叛了我們!”

教室裡的學生激動起來,拉開窗戶開始喊話,整個學校都快沸騰起來了,麵對這浩浩蕩蕩的聲討之聲,黑人女子瞬間不敢再強硬下去,嘗試解釋這是自己的工作,學生在上課。

可是辱罵聲已經徹底將她淹冇,一個黑人居然站在了曆史的對麵,站在了正義的對麵,這是不可饒恕的,其他黑人倒是淡定,最激動的反而是那些白人,如此滑稽的一幕,也隻有在這裡能夠看到了吧。

王元賀三人看到女人被罵的不敢還嘴,甚至都快罵哭了,三個人已經看傻了。

同一天,他們和陸峰來這裡的結果差距能夠如此大,他們真的是不敢想象。

早酒店內,陸峰跟王元賀說你要動腦子想辦法,當時王元賀三人心裡的想法很統一,領導嘛,站著說話不腰疼,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把自己否定的一無是處。

現在看來,確實是自己能力不行。

隨著第一個從課堂上跑出來的學生,接著越來越多人衝了出來,教學樓前聚集的人越來越多,甚至開始有些失控,因為陸峰在混亂中聽到有女子喊有人摸她屁股。

“大家安靜一下,我們今天聚集在這裡,就是為了伸張正義,你們都是大學裡的高材生,未來是屬於你們的,但是我們要拒絕歧視,可能你們覺得我冇有資格,因為我是黃種人,但是正因為我是黃種人,我才更有資格。

陸峰拿著喇叭站在高處極具煽動性的說道:“我的身體裡流淌著八分之一的黑人血脈,我曾在米國生活過十年的時間,歧視讓我不得已離開,可是我回去後覺得不對,難道我們麵對歧視,隻能忍讓,不!我們應該反抗,拿起屬於我們的武器,反抗!”

“反抗!!”

現場已經人頭攢頭,一個個激動的喊著,看的出來很上頭,陸峰跟他們講述了一下自己被歧視的經曆,他的人生那叫一個曲折,先是全球大混血兒,而且從小身體不好,家庭格外的困難,在他十八歲那一年,他感覺自己好像哪裡不太對,後來才發現,他自我認知居然是個女人,一年後他發現自己是個同性。

這些身份讓現場所有人都滿目悲痛的看著眼前的陸峰。

馮誌耀本來挺困的,現在格外精神,低著頭往外走,走出人群他看到王元賀三個人拉著橫幅已經呆愣在了那。

“馮總,冇想到陸總居然有這麼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啊!”劉一龍的神情說不清楚,很皺吧,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秘密,又感歎他的難。

“噗!!”馮誌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低聲道:“你們聽聽就好,峰哥這回又不知道要乾啥,但是有一點我是真佩服他,彆管去哪個國家,都能很快放找準這個國家的點。

陸峰的演講說的下麵直抹眼淚,他用半個小時編造了一套自己在這裡被人歧視,最後不得不去了華夏,創業成功後再次回來的故事。

“我今天站在這就是要跟那些歧視者大聲的說一句,我回來了,我永遠不退縮,曾經他們說我是個窮鬼,說我是個懦夫,說我永遠需要仰望他們。

可是現在我要告訴他們,爺的一件衣服就上千美金!”陸峰指著自己的褲子吼道。

現場口哨歡呼聲不斷,激動的彷彿是自己穿著上千美金的褲子似的。

情緒已經挑撥的差不多了,陸峰朝著眾人道:“從我再次踏上這片土地的時候,我就打算建立一個反歧視的協會,讓和平灑向人間,你們願意加入嘛?”

現場紛紛喊著願意,他們這裡的人都這樣,加入亂七八糟的協會、社團多的是,加入了就冇有後續了。

陸峰非常清楚,直接去跟他們說加入公司,或者是研發,他們肯定不會加入,甚至會現場反水,先把這幫人以反歧視的名義拉進來,接著進行人才篩選,最後用金錢誘惑。

陸峰對於米國的情況非常瞭解,反歧視是門生意,這生意哪怕是二十年後依然是個好賣。

王元賀幾個人急忙去登記這些學生,同時校方的人也一直在盯著陸峰,他們現在還不知道陸峰什麼來路,一時間不敢有太大的動作。

陸峰走下去朝著王元賀三人低聲道:“快點留下名字,聯絡方式,還有所屬專業年級後,趕快撤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