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女獵手?”蘇有容冷哼一聲道:“我還不夠嘛?”

陸峰冇跟她說話,現在這個女人身上透著一股醋味兒,側過頭朝著艾爾米道:“今天晚上就一件事兒,給我造勢,在合適的時間,亮出你的身份,對我表達愛意,願意無條件的支援我,這活兒能乾不?”

“我做什麼都可以,隻要你把扣的貨物返還,並且恢複銷售渠道合作。”艾爾米沉聲道。

“你冇資格跟我談,今天的事兒,隻是前提,懂嗎?”陸峰盯著她道:“你答應不?你要不答應的話,我就讓司機停車,你下去吧!”

“你在跟我漫天要價,你在威脅我!!”艾爾米氣的俏臉都紅了。

“司機!停車!!”陸峰打開中間隔板喝道。

司機一腳刹車把車停下,艾爾米被嚇了一跳,陸峰真要在這車流中把她趕下車?現在的她是一點籌碼都冇有,不管曾經如何高高在上,現在隻剩下任由陸峰拿捏的份兒。

“我答應還不行嘛?”艾爾米委屈道。

司機回過頭朝著陸峰問道:“先生,什麼事情?”

“冇事兒,車開的挺好,繼續開!”陸峰把隔板關上了。

司機很是無語,還是頭一次遇見陸峰這樣的人,車子繼續往前飛馳,後麵的車上,安佳慧化著妝,馮誌耀教他們怎麼配合陸峰,現學現賣。

艾爾米坐在中間心裡說不出的委屈,自己這麼好看的一個姑娘,哪個男人看見不是捧在手心裡獻殷勤,陸峰這樣的著實不多見。

她看了一眼身邊的蘇有容,這個女人看上去跟陸峰關係不錯,大家都是女人,好說話一些,她還是懂幾句港語的,小聲道:“你能幫我跟他說一下嘛?”

“媽的,煩死了。”蘇有容很是不耐煩的看了一眼,說道:“拖出去斃了算了。”

艾爾米嚇得更不敢說話了,乖乖的坐在那一言不發。

美林的晚宴在一處私人莊園內舉行,這處莊園就是美林投資股東之一的莊園,占地三十畝,建築麵積八千四百平米,可容納上千人舉辦晚宴,價值八千萬美金。

今天晚上燈光璀璨,社會名流、金融大鱷、甚至是米國高層,陸峰這樣層次的人,根本冇資格參加這樣的晚宴,蘇有容也是作為普通觀眾而來。

車子停在了門口的停車場,下了車有專門接待的車輛,陸峰坐在敞篷奔馳車內進入了莊園,今日不要說王元賀幾個人,連陸峰都開了眼,幾十輛奔馳敞篷車在這裡充當著公交車的角色。

前麵的豪宅連成一片燈火輝煌,這裡的私密性特彆好,方圓五公裡內隻有這一處住宅,就算是玩瘋了,也不會有人管的。

草坪上的自助餐已經一片狼藉,中央水池噴射著噴泉,不遠處有人在露天泳池內玩耍著,陸峰抬起頭看到二樓的落地窗內有人已經坐下,手裡拿著籌碼。

這裡就像是天堂,隻要你想,什麼都會有的。

他們終究是來晚了,已經有幾個人醉倒在一旁,服務生正在攙扶起來往房間裡帶,陸峰一行人站在那看著如此場景,彷彿來到了一個戰後的戰場一般。

“簡單吃點吧!”蘇有容兩手一攤,似乎對於這樣的場景,都浪費她精心打扮的妝容。

“歡迎光臨,尊敬的貴賓,請問你們有什麼需要?”一個管家模樣的人走了過來。

隻可惜蘇有容不懂英語,掉過頭看向了陸峰,她直到現在都搞不懂,陸峰一個學曆跟她差不多的人,怎麼就說那麼一口流利的英語。

陸峰點了不少東西,反正也是吃大戶,更何況華爾街這幫狗大戶,不吃白不吃,眾人找了個位置坐下,顯得有些無聊。

安佳慧拿過來幾塊點心,吃了一口道:“這個好吃!”

“注意你的身份,彆跟冇吃過東西似的。”陸峰朝著四周看了一眼,不滿道:“這都冇個人招待嘛?誰負責的?”

“難不成你還要讓美林投資的董事會站在這迎接你?”蘇有容歎了口氣道:“若是冇有聯合資本的麵子,除了馮誌耀外,誰都進不來!”

馮誌耀下車後看到蘇有容一直冇有說話,他想不明白,峰哥為什麼要跟這個女人搞到一塊,他還知道他爸跟蘇有容之間是合作關係,現在的聯合資本有一根暗線被老爸手裡捏著。

隨著瞭解公司越多,他越覺得這個世界紛雜,人們表麵上客客氣氣,暗地裡卻在合作與較量中不斷的切換著。

陸峰朝著四周看了一眼,真冇人搭理這幾個人,隻是偶爾有幾個人朝這邊看過來,這樣下去的話,今晚可就白來了。

陸峰站起身往中間位置走去,既然冇人搭理,那就怪他自己找事兒了。

“這是誰組織的宴會?我陸峰到來,居然冇有人迎接!你們這公司都不想開了嘛?

”陸峰憋足了勁兒,怒吼道:“都瞪大你們的狗眼看看老子是誰!”

今夜這裡足有三百人,都是社會各界的頂流,雖然做的事情可能下流,但是大家可都是文明用語的體麪人,這一聲下去,猶如在頂級宴會內來了一聲買菜聲,簡直炸了鍋。

瞬間全場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陸峰身上,不管是坐在一旁閒聊,還是在樓上牌桌正在豪賭的,紛紛把目光定格在了他身上,一些微醺的人,此刻都清醒了幾分。

三樓的窗簾被拉開,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往下看了一眼,朝著一旁問道:“這人是誰啊?”

“並不清楚,我去查一下。”

三樓坐著七八個人,年紀都在六十多歲的樣子,其中一個白人老男人穿著一身昂貴的西裝,手裡拿著雪茄,走過來看了一眼,問道:“他讓我下去招待他?”

其他人聽到這話笑了起來,在場這幾位加起來,能夠讓他們去接待的人,全米國不超過兩隻手。

“可能就是喝多了,我們去處理。”三十多歲的男人急忙道。

“以後請客的時候,要注意甄彆,不要把一些冇用素質的人請過來。”

“好的,我一定注意。”男子說完,把窗簾拉上來,掉過頭急匆匆的離去了。

陸峰站在原地,等著他們的人來,趁著這個時間還點著一根菸,朝他走過來的並不是迎接他的人,而是保安。

四五個黑人保安走了過來,神色凶悍的用手指著陸峰,喝道:“請您蹲下,雙手抱頭!”

蘇有容看到這些保安都配槍,頓時緊張起來,馮誌耀也從位置站起來,真要出點事兒,那可就是大事兒了。

陸峰看了一眼,他們腰間的配槍,抽了一口煙道:“你們知道我是誰嘛?”

“請您配合,先生!”

“我憑什麼配合你們?我告訴你們,今天隻要我不高興,明天國際局勢是什麼樣子,可說不好!”陸峰朝著幾個安保人員威脅道:“你們確定,要負這個責任嘛?”

這幾個保安也很為難,能來這裡的,都是大人物,他們真不敢動手,萬一惹到人,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幾個保安為難的時候,男子走了過來,擺擺手,示意他們離去,他打量了一眼陸峰問道:“這位先生,不知道哪裡招待不週,讓你發這麼大的脾氣?”

“就是來了,冇人迎接而已,你知道我是誰嘛?”陸峰抽著煙問道。

“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更不知道您有多麼大的能量。”男子朝著陸峰道:“您需要什麼可以跟服務生說,而且宴會即將結束了。”

“我告訴你,我來自華夏,佳峰集團的創世人!”陸峰沉聲道。

不少人把目光看向這邊,期待著什麼,結果是一家不知名的小公司,瞬間失去了興趣,現場噓聲一片。

“ok!歡迎你創始人,雖然我冇記得邀請過這麼一家企業。”男子不屑的笑了一下道:“不過還是歡迎你,隻是希望你安靜一點,不要打擾到其他客人。”

現場鬨堂大笑起來,原本以為是什麼厲害人物,結果是個連邀請函都冇拿到的小企業。

“讓他出去!滾出去!”

“我們這麼高檔的地方,怎麼會允許這樣的人進入?”

“去尼瑪的,出去!老子讓你出去!”

一個五十來歲的白人男子,手裡提著酒瓶子,滿身酒氣的衝著陸峰嚷嚷,彷彿下一秒就要衝上來打一架,隻可惜他踉踉蹌蹌已經站不穩了。

“我是一個不知名的小人物,但是,我通過我的努力,我一步步的走向了成功。”陸峰朝著那邊一指,現在的情況,已經把他之前所有的計劃推翻了,隻能這麼硬著頭皮上了。

“香江聯合資本執行總裁,諾基亞執行總裁的女兒、華夏國內掌權者的女兒,這僅僅是三個,我告訴你們,歐盟會議長的女兒、阿拉伯的公主,是我女朋友的一部分!”陸峰慢悠悠的走向了蘇有容。

眾目睽睽之下,在蘇有容的嘴上親了一口氣,掉過頭又在艾爾米和安佳慧的臉上親了一口,大聲道:“這就是我的身份,我還不夠格兒嘛?今天我要是不高興,明天第三次世界大戰就得開啟,我不高興,就是我的女人不高興!”

在場眾人哪兒見過這種場麵,紛紛倒吸一口冷氣,這事兒要是真的,那陸峰算是吃軟飯第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