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準備跟凱莉絲接觸的兩個人,坐在旁邊顯得有些無聊,他們很是好奇的看著陸峰,在琢磨這人什麼來路。

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陸峰把自己的底細交代的清清楚楚,因為他知道,自己不說,對方也能查的一乾二淨,不如自己全部說出來,也顯得自己坦誠。

陸峰甚至把坐在一旁的馮誌耀幾個人都賣了,告訴凱莉絲自己可以利用新鴻基在香江做一些事情。

凱莉絲在情報局工作多年,當上主任這個位置不過兩年,她接觸過很多人,但是像陸峰這麼痛快的,還是第一個,陸峰就差把自己跟誰睡過覺的事兒跟她說了。

“我已經全部交代完了,希望你們好好考慮我,我現在真的比較急迫。”陸峰朝著凱莉絲道:“因為我是以尋求投資來的,現在投資很不理想,最起碼冇有跟任何企業接觸,這麼下去,我就不得不回去了,冇有理由繼續呆在這。”

凱莉絲微微皺眉道:“你就呆在這,我們能保證你的生命安全。”

“怎麼還不明白呢?我不是隻要生命安全,我要財產安全,國內稍微覺得我不對勁,就可能凍結我的財產,但是隻要我在這邊有點動靜,然後再回去,下次還能來,能拖一段時間。”陸峰朝著她道:“這回你明白了嘛?”

“這樣啊!”凱莉絲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那你回去能帶來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陸峰見她還是狐疑,無奈道:“最直接的就是,我可以把自己的財產給你們一半啊,我隻要在這邊一切正常,國內不會懷疑我的,我暫時就解除了危險,你們需要什麼,我就能給你們什麼,未來我的命運可都在你們手上啊!”

凱莉絲微微點頭,她雖然現在不知道陸峰說的是真是假,但至少他說的很真誠。

“那你現在需要什麼?”凱莉絲問道。

“需要女人!”

“冇問題,一會兒給你安排,還有呢?我們可以提供衣食住行,還可以提供安保服務。”凱莉絲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似乎陸峰提出這個要求很正常。

“我不是需要普通女人,我需要一些有地位的女人,這樣一來,我在這邊的反常舉動,就能解釋清楚了。”陸峰跟她認真道:“你可以安排嘛?”

凱莉絲打量著陸峰,陸峰的長相算不上頂級的帥,但是身上那種長期擔任發號施令位置的氣質,比帥氣更加迷人。

陸峰感受她目光裡的炙熱,微微一挑眉道:“嗯?”

凱莉絲伸手把桌子上的錄音筆關掉,開口道:“我幫你找幾個人,不過你確實有一種說不出的迷人,東方的男人,好像還冇感受過,隻可惜我現在不能做一些事情。”

“你結婚了?”陸峰問道。

凱莉絲搖搖頭道:“並冇有,隻不過我現在需要我的上司支援而已。”

“那我明白了,您年紀輕輕就到這位置。”陸峰看著她道:“您的上司一定對您是頂力相助!”

“留下你的聯絡方式,你可以離去了。”凱莉絲看著陸峰,目光中有幾分留戀。

陸峰把自己酒店房間號碼和電話號留下後,帶著王元賀幾個人下了樓,車上,馮誌耀朝陸峰問道:“峰哥,事情怎麼樣?”

陸峰麵帶自信的拍拍胸口道:“你峰哥出手,還有搞不定的嘛?她會幫我們的,放心吧。”

安佳慧有些單純,她想不明白為什麼坐在那聊會兒,第一次見麵就能達成合作,陸峰在她心裡簡直神了。

“陸總,她為什麼要幫我們啊?”安佳慧抱著一種學習的態度,說道:“是不是有什麼話術,或者是什麼技巧。”

陸峰看著她天真無邪的雙眼,開口道:“當然有技巧了,隻不過比較傷身體,就不交給你們了,司機開車吧!”

凱莉絲簡單的跟兩人交談了一下,就急匆匆的往回趕,她需要確認陸峰說的這些話是否是真的,如果都是真的,那麼這麼大一個民營企業家,在國內千絲萬縷的關係將會給他們帶來意外驚喜。

這也將會是凱莉絲目前職業生涯最閃亮的一筆。

陸峰的事情很好查,關於他的事情在一定範圍內傳的沸沸揚揚,這裡麵最重要的求證就是,他的錢到底是怎麼來。

ps:抖鷹,性感關外西風在線碼字,歡迎在線催更

晚上七點鐘,陸峰的所有資料都已經擺在了一張辦公桌上,足足有六七個檔案夾,兩個穿著軍裝的男人走了進來,開口道:“凱莉絲少校,這個人的資料已經全部整理完畢,他確實有可能存在被凍結財產的情況。”

“什麼叫有可能?”凱莉絲靠在椅子上問道:“我要的是確定。”

“時間太短,我們隻能肯定,他的初步資產全部為非法所得,早年間參與過非法集資,後麵竊取了非常多的土地,以土地為槓桿跟銀行借貸,纔有的今天,同時這個人為人囂張跋扈,名聲非常不好,得罪很多人,我們認為他可能聽到一些風聲,有人要弄他!”男子分析道。

“錄音筆裡麵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凱莉絲問道。

“目前的資料顯示,冇有一句假話,那位叫黃友偉的人,現在已經晉升,跟他關係走的非常近,而且有人提供資料,他能走到現在還不出事兒,是因為上麵還有人。”

凱莉絲臉上流露出笑容,這還真是一件讓人可喜的事情,開口道:“繼續挖掘這個人的資訊,控製了這個人,讓他留在華夏的作用比在這強多了,畢竟企業家的活動範圍,接觸的人都不一樣。”

“找幾個在華爾街地位高一點的女人,同時給我安排一名特工,要女的,長相漂亮,身材好的。”凱莉絲吩咐道。

夜幕降臨,振坤把這邊的事情跟新鴻基董事會說了一下,董事會對於陸峰自己瞎搞胡搞很不滿意。

本來安排振坤去,就是為了依托新鴻基的關係,多找幾家投資企業,估值被壓也無所謂,隻要能拿到這張‘全球通行證’就夠了。

酒店八樓包間內,飯菜已經上齊,振坤坐在那臉色難看,開口道:“這件事兒,我已經跟董事會進行了溝通,對於你的胡作非為,作為股東,我們很不理解,本來能夠在這件事兒上最大化的幫助你,現在卻成了這個樣子,那些投資人就是看你這樣,他們好繼續壓價。”

“壓就壓唄,他們也就會話白菜價買金子,哪兒有那種便宜的事兒。”陸峰夾了一口菜,隨口說道。

“我告訴你,有新鴻基的麵子,對方還顧忌一點,要不然接下來就是對你的業務和市場進行打壓。董事會最新決議,新鴻基全體人員撤回,本次融資失敗,最終造成全球化之路受阻,你要承擔所有責任。”振坤朝著陸峰喝道。

包間內的氣氛格外冰冷,王元賀幾個人坐在那都不敢動彈,不知道為什麼好好的幾個人,忽然就翻臉了。

“慢走,不送!我可以負責,其他的我也不想說什麼。”陸峰隨口道。

“坤叔,這件事兒需要慢慢來,再說,峰哥也很努力,這兩天一直在想辦法.........。”

“誌耀,不要再說了,這不是我決定的,是董事會決定的,機票已經訂好了,吃完這頓飯,我們就全員撤走了,陸總,按照當初簽的融資協議,因為你單方麵造成的不可逆損失,貴方是需要承擔一切責任的。”振坤站起身道:“我不太餓,你們慢慢吃。”

振坤站起身一走,其他人呼啦一下全站起身走了,馮誌耀看著兩個人,很是為難,站起身追了過去,朝著振坤道:“坤叔,話冇必要說那麼難聽嘛,大家都這麼熟,我跟峰哥還是兄弟。”

“什麼兄弟?我告訴你,佳峰若是走向國際失敗,他就不是兄弟,是被告,知道嘛!”振坤沉聲道:“誌耀啊,你什麼時候纔能有一點企業家的覺悟?”

馮誌耀站在那發愣,他想不清楚,這些人為什麼變臉這麼快,他們的笑與怒之間好像可以無縫切換一般。

陸峰看著王元賀三個人道:“吃飯!”

米國的夜,扶桑的清晨,渡邊誌這兩天心情很不錯,麵帶笑意的進了辦公室,一會兒要開晨會,他先打開電腦看一下郵件,先看一下各大地區有冇有什麼情況。

打開郵箱,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艾森發來的郵件,點開看完,渡邊誌差點笑抽過去,如此高階的宴會,陸峰居然丟這種人,簡直是國際笑話。

從這一點來看,陸峰的華爾街融資之路,基本上宣佈告終,那麼接下來就輪到他出手,獻上一個大大的驚喜。

渡邊誌感覺胸口的一口濁氣吐了出來,整個人喜上眉梢,這個張狂的年輕人還是太年輕,以為在國內的做法可以換到國際上玩兒。

渡邊誌看了一眼時間,現在陸峰應該還冇睡,他先給艾森的助理打電話,要了陸峰房間的電話號碼。

一邊打著電話,渡邊誌嘴裡嘀咕道:“今晚彆想睡了。”

電話接通後,渡邊誌靠在椅子上用英語道:“是陸峰嘛?是我,渡邊誌!聽不懂英語的話,可以找個翻譯。”

“聽得懂,你又打電話過來乾什麼?欠罵啊?”陸峰也是鬱悶,冇好氣道:“我到底哪兒惹到你了?不就是當初不同意賣睿心實驗室給我嘛,這事兒都過去了。”

“不!我隻是覺得,亞洲有我們就夠了,其他人隻需要活在我們的庇護下就好了。”渡邊誌傲慢道。

“原來是這樣啊,明白了,本來我跟你也冇啥仇,現在好了。”陸峰陰狠道:“我打不廢你,我跟你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