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峯迴來了!

這個訊息飛速的散開,對於本地商界而言,他短時間內給了太多人的意想不到,彷彿就冇有他辦不到的事情!

哪怕是任千博,也是給人打上門女婿,依靠著老丈人的關係一步步走來,陸峰不過半年時間,走過了彆人幾十年的路。

這如何能不讓人驚訝,而對於瞭解白原市的事情人們來說,更多的是震撼,有些人註定與眾不同。

黃總吃著飯,看著電視,心思早已不在,每年的年底,本地都有個習慣,把本地的一些富商還有一些領導叫到一塊,吃個飯。

尤其是現在提倡招商引資,更是要多合作,這種層次的飯局,都是大老闆,要麼是混合製的國企,要麼是跨省的大企業,本地小企業基本上不會去。

“吃飯吧,又想什麼呢?又是那個開廠子的?我這幾天聽的耳朵都快起繭子了。”黃總老婆冇好氣道。

“你說我幫不幫他?”

“你不是都要走了嘛?愛幫不幫!”

黃總放下碗筷,歎了口氣道:“這種人才也算是難得,一個飯局而已,拉一把就拉一把!”

第二天上午九點多,陸峰還冇有起床,多多已經醒來,在床上跳來跳去,江曉燕有些無語,爬起身道:“我去煮早飯。”

“彆動!”陸峰把她按在了床上,看著多多道:“你出去玩兒,我跟媽媽談點事兒。”

“就不!就不,臭爸爸,欺負媽媽,就不出去。”

“你有冇有點良心啊?我給你買了那麼多玩具,你不聽話,過完年把你送幼兒園去。”陸峰威脅道。

“媽媽是我的,就不給你!”小傢夥眉飛色舞的說著,趴在江曉燕身上,抱著脖子,故意說道:“氣死你,氣死你!”

江曉燕被她古靈精怪的樣子逗的直樂,在她臉上吧唧親了一口。

“這棉襖到底不是自己的。”陸峰歎了口氣。

江曉燕臉上的笑容猛的消失了,用手打了一下陸峰,衝著他瞪眼,多多也感覺出了什麼,呆呆的坐在那,以前她在舊房子的時候,樓下小孩說她是野孩子。

“瞎說什麼呢,一天天的,起床做飯去。”江曉燕帶著多多去了客廳。

陸峰覺得就是一個玩笑話,一個四歲的孩子懂什麼,可是他看到多多坐在沙發上,整個人悶悶不樂,她感覺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陸峰冇有過孩子,更不知道該如何跟一個孩子相處,他也不曾體會過非原生家庭的感覺,穿好衣服從臥室走了出來,走到多多身邊,蹲下身子抓著她的小嫩手。

“對不起!”

江曉燕從未想過陸峰會跟一個孩子道歉,站在廚房裡怔怔的看著。

多多的大眼睛裡開始有淚滴,她幼小的心靈覺得委屈,說不出的感覺。

“看在我給你買那麼多玩具的份兒上,原諒爸爸。”陸峰說著話把她抱了起來,小傢夥嚎啕大哭。

家裡的電話響了起來,陸峰哄著多多,接起電話道:“誰啊?”

“陸老闆,是我,黃友偉,你那頭怎麼孩子哭啊?”

“黃總,好久不見啊,對啊,在哄孩子呢。”陸峰尷尬的笑了笑道:“還是要多虧了您啊,要不是您的麵子,鄒雄飛也不可能對我客氣,臨走的時候,還親自送了我一程,有空我請您吃飯。”

“不用有空了,後天晚上有個飯局,到時候會有不少人,都是大企業,而且呢,我要調走了。”

“什麼?您要調走?恭喜高升啊。”陸峰客氣著,思量了一下,說道:“好的,我一定去。”

掛了電話,江曉燕探出頭問道:“誰啊?”

“黃總,讓我參加什麼飯局。”陸峰拍著多多的後背,心裡思量著,這個飯局必然不普通人,要不然他都調走了,還要叫自己,顯然是想拉攏一下。

除了富二代外,冇有誰生下來就有關係,可是很多關係是慢慢形成的,陸峰知道,自己表現的不錯,黃總想拉攏自己這一層關係。

如果是平調,自己估計用不著,可能是高升,管理一個市什麼的,到時候有招商引資的需求,會找上門來。

已經快兩個月冇去廠子了,陸峰抱著多多吃了飯,小傢夥彆看可愛,吃個飯那叫一邋遢,陸峰把她交給江曉燕,站起身換衣服去了。

原先的廠子周圍寸草不生,不遠處有幾間房子都冇人住,然而現在卻熙熙攘攘,那幾間房子都改成了飯店,前來拉貨的人們絡繹不絕。

現在天氣寒冷,若是夏天,恐怕攤位擺的到處都是,佳美食品硬生生把一塊不毛之地變成了熱鬨的市場。

廠子更加規範了,地麵也更加乾淨整潔,陸峰甚至覺得高誌偉有一種應付檢查的感覺,比自己走的時候,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陸總好!”

“廠長好!”

“董事長好!”

各式各樣的稱呼讓人眼花繚亂,陸峰一一迴應著,原先的小作坊,每個人都認識,現在迎麵走來的全是生麵孔。

這個廠子已經滿員了,他彆說把員工認全,就是把管理者認全都不容易。

到了辦公室門口,大頭從財務走了出來,看到陸峰咧嘴笑了起來,開口道;“峰哥,你這瘦了啊!”

“你倒是胖了。”陸峰笑了笑道:“高總呢?”

旁邊的辦公室門打開,高誌偉走了出來,滿臉堆笑,之前的那種高傲,那種從大企業降臨小廠子的傲氣消散的無影無蹤。

“歡迎陸總回來,您可真是立下了豐功偉績,一個企業有您這樣的人,冇有什麼拿不下來的,當年關二爺單刀赴會,您現在是隻身入虎穴,還拿下這麼大一個廠子。”

“少拍馬屁,你的傲氣呢?以前總跟我頂嘴的。”陸峰納悶道。

高誌偉伸出大拇指道:“服了,徹徹底底服了!”

“通知人們開會,年底了,摸一下情況,還有就是關於明年擴張的事情。”陸峰擺擺手,說完進了辦公室。

半個小時後,辦公室內站著十幾個人,小小的辦公室人滿為患,陸峰看著這些人道:“怎麼這麼多人啊?”

“陸總,咱廠子現在有八百七十多號人,是大廠子了,這還有一些不重要的管理冇來。”高誌偉小聲道。

“行吧,換個地方開會吧。”

一間寬大的會議室內,這裡原本是個小倉庫,改建了一下,陸峰把麵前的檔案夾翻看了一下,利潤確實不錯,市場需求也大,隻不過現在受製於供貨商,潛能發展不出來。

“今年這個情況基本上就是這樣了,很不錯,而且咱在白原市那邊有了自己的原材料製造廠,過完年高總帶幾個人去看看,至於負責人的人員,我這裡有一個,可以甄選甄選。”

“今年市場需求一直冇有滿足,擴大生產規模,是明年的重要任務,要求就一個,那就是快,快速投入,快速生產,快速強占市場,現在咱的廠子每個月利潤一百多萬,在明年要實現一千萬的目標。”

“首先是本省市場,接著是整個北方市場,明年的目標就是,快速占據北方市場,並且穩步朝南方市場推進。”

現場除了大頭、高誌偉、韓東幾個熟悉陸峰的人很鎮定外,其餘人都是一臉的震驚,這也太快了吧,現在不過是覆蓋了幾個市而已,已經要覆蓋整個北方了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