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夜幕降臨,富豪的生活纔剛剛開始。

晚宴場地上的人們打扮時尚,穿戴非富即貴,可能一個女人脖子上的項鍊就價值連城。

陸峰下了樓,看著眼前這人影交錯的場景,招呼來一位服務生,拿了一杯香檳,珍妮弗站在一旁朝著四周張望,搜尋著凱莉絲。

王元賀三個人有些不太適應這種場合,站在陸峰身邊直愣愣的。

“你們站在我這乾啥?”陸峰朝著三人道:“想吃什麼就去吃,反正又不是我們花錢。”

“我們不敢!”安佳慧怯生生道。

“這幾個完蛋玩意兒,這麼多人,他們都互相認識啊?端個酒杯混進人群裡,誰知道你是誰。”陸峰朝著幾人道:“去吧,三位國際富豪!”

王元賀壯起膽子朝著兩人說了一句練口語去,朝著人群走了進去。

凱莉絲看到珍妮弗,朝著這邊走了過來,她今晚一身黑色的露肩晚禮服,看上去有幾分英氣,走過來打量著陸峰,說道:“今晚打扮的很不錯。”

“你也很漂亮!”陸峰誇讚了一句,朝著凱莉絲道:“不得不說,珍妮弗是一個很不錯的幫手。”

“是嘛?看來你們相處的很愉快。”凱莉絲端起手中的酒杯,跟陸峰微微碰了一下,繼續說道:“陸先生,我們能夠把該做的都做到了,還是希望你儘快回去,在國內我相信你有更大的發展空間,隻要合作愉快,我們可以給你提供更多的便利。”

“放心,這邊融資的事情差不多了,我立馬回國。”陸峰喝了一口酒道。

“陸先生,不知道你的企業,在國內跟一些國家的職能單位有接觸嘛?”凱莉絲很是直接的問道。

“當然有,而且有合作,比如一些研究所、國企,我動用了一些手段關係,去年年底的時候,企業拿到了全國優秀民營企業。”陸峰自豪道。

凱莉絲聽到這話,心裡說不出的舒坦,陸峰這樣的身份是他們的絕佳人選,不僅能接觸到很多不同的人,而且不容易被人懷疑。

“那我先去那邊,你們隨意。”凱莉絲朝著陸峰舉了舉杯子,朝著一旁走去。

“好的!”

克裡斯的人脈比較廣,前來打招呼的人絡繹不絕,傑尼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朝著克裡斯道:“又見麵了,克裡斯,今天晚上有個大驚喜,絕對好玩。”

“哈哈哈哈,是嘛?你一直都是這樣,喜歡搞事情。”克裡斯朝著傑尼介紹了一下旁邊的幾個人。

蘇有容臨走的時候,給陸峰房間打了電話,結果冇人接,問了酒店前台才知道下午就出去了,等了十幾分鐘,聯絡不上人,她乾脆也不等了。

今夜的蘇有容一襲長裙,看上去格外優雅,臉上的煙燻妝也很精緻,進入場內,端著一杯香檳跟幾個人打著招呼,旁邊站著一名翻譯。

焦恩凡一直注意四周,今晚是摩根的晚宴,請來的不僅是社會名流,還有不少高層的親屬,這些親屬是他重點接觸的對象。

畢竟想在華爾街混,不沾點白道,怎麼可能混的下去。

摩根全球執行總裁皮特出現在了現場,一個六十多歲的老白男,頭髮略顯稀疏,跟傑尼、克裡斯聊著天。

四周圍著不少人,很是附會的笑著,瞬間這裡成為了全場的焦點,眾人紛紛朝這邊看了過來。

“今天的晚宴絕對棒,皮特,我給你打電話讓你請的那個人來了嘛?他絕對有當小醜演員的潛力。”傑尼眉飛色舞的說著,朝四周搜尋。

“你是說陸先生?”克裡斯回過頭看了一眼陸峰所在的位置,說道:“他下午就到了,在那邊。”

“嗨!軟飯先生!”傑尼朝著陸峰這邊喊道:“還不快過來,這傢夥,如果不是我,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今天晚上如果像那天的表現一樣,我覺得應該給他小費。”

眾人紛紛回過頭朝著陸峰所在的方向看來,所有人都側過身子,瞬間讓出了一條道路,而陸峰端著一杯香檳就站在這條開辟出來的通道的終點。

“哇哦,你果然來了,快過來!”傑尼朝著陸峰招了招手。

陸峰看他如此,冷笑一聲,在萬眾矚目下走了過去,在場的一些人看著他甚至有幾分妒忌,不過是一個小醜人物,憑什麼跟幾位大佬站在一塊。

“你應該感謝我,如果不是我,今天你就來不了這裡,前天在美林的晚宴上,他站出來在最後時刻,讓大家都很開心。”傑尼朝著陸峰道:“今天人更多,給你個表演的空間。”

皮特看了一眼陸峰,神情頗為戲謔,開口道:“傑尼這麼大的人,依然還是喜歡鬨騰。”

克裡斯發現陸峰臉色不太高興,傑尼似乎還要戲耍他一番,急忙說道:“陸先生既然被邀請來的,那就應該是客人,其他的事情不要搞了。”

“請他來就是讓他表演的啊,再說了,一個暴發戶而已。”傑尼用手拍了一下陸峰肩膀,吩咐道:“你那天說自己吃軟飯的事情,再來一次,隻要你的女朋友不開心,第三次世界大戰就得開啟,我喜歡你那股吹起來不假思索的勁兒。”

皮特站在一旁已經笑了,四周眾人笑聲不斷,很顯然這件事兒很有意思。

蘇有容透過人群看到陸峰站在中間,跟幾位大佬聊著,聽旁邊的翻譯說完他們聊的內容,蘇有容的臉色不太好看,這顯然是被拉過來丟人。

“能不能把他叫過來。”蘇有容很不喜歡陸峰這樣,總覺得這不僅是丟他的人,還是丟自己人。

翻譯有些為難的看了她一眼,中間的幾位人物可不是一般人能搭上話的。

“很感謝傑尼的邀請,其他的就不必再說,乾一杯。”陸峰冷眼看著他們,端起手裡的香檳杯子,跟三個人碰了一下,端起了喝了一口。

傑尼把自己的酒杯往後拿了一點,暗暗皺眉,他從心底瞧不上陸峰,隻不過是當個猴子,叫來戲耍一番,開心開心罷了。

這人居然妄想跟自己平起平坐?

“我叫你來,是讓你重現那日的情景,不是讓你來喝酒的!”傑尼臉色不好看起來,盯著陸峰喝道:“你要知道你是什麼身份。”

皮特看到傑尼惱羞成怒,滿臉心情的站在一旁看著,其他人盯著陸峰臉上滿是不屑,這場晚宴還冇開始,就上演了這麼一場好戲。

“傑尼,你夠了,陸先生。”

克裡斯的話被傑尼打斷了:“你叫他陸先生?就他?克裡斯,你要注意你的身份,你今天怎麼了?”

“我隻是想告訴你,你要尊重每一個人。”克裡斯說道。

“哈哈哈哈哈!”傑尼笑了起來,朝著陸峰問道:“你需要嘛?我覺得你現在更需要錢,對嗎?”

陸峰看著傑尼那張嘴臉,開口道:“你是貝爾斯登的投資總裁,說到底不過是給董事會打工的,而我的佳峰集團是我自己創立的,既然要講身份,我的身份可比你高多了。”

現場鬨堂大笑起來,陸峰這個身份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的佳峰集團很厲害啊,隻可惜我冇聽過,但是我覺得,還是你的女朋友們厲害,從那天之後我一直都是好奇到底是誰。”傑尼繼續調侃道。

“好了,傑尼,不要再提了。”克裡斯在一旁勸說道。

“你搞什麼?”傑尼有些不滿,他搞不清楚,一個東方來的暴發戶而已,克裡斯今天是吃錯藥了嘛,不斷的提點自己不要得罪這個人。

“可以說說你的‘大公司’嘛,如此厲害的人物,我們還冇見識過,讓我們開開眼嘛。”人群中一個黑人男子起鬨道。

現場的氣氛被推到了**,笑聲此起彼伏,彷彿在看一場脫口秀。

陸峰剛走過來的時候,焦恩凡就已經注意到了,當陸峰被幾位大佬調侃,他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陸峰還冇等說話,焦恩凡上前一步,開口道:“我當時是誰呢,原來是臭名遠揚的陸總啊,這個人我可是認識的,怎麼?國內混不下去,跑米國了?”

焦恩凡走出來,朝著傑尼三人道:“我是利寶保險執行副總裁亨利―焦,這個人我認識的,他口中的佳峰集團,不過是華夏一家生產電視機的小企業罷了,至於他有很多有勢力的女朋友,更是無稽之談,他連自己老婆都守不住,離婚了!”

這話直接揭了陸峰的老底,現場噓聲一片,就像是聽了一場大八卦似的。

焦恩凡說完,目光盯著陸峰很是挑釁,彷彿在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也會有今天。

“我覺得我們應該尊重每一個人!”克裡斯並不想惹惱陸峰,站出來說道:“雖然跟陸先生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我覺得陸先生很真誠,他是我很好的朋友,這樣圍觀起來去扒出他的一些曆史,我並不認同。”

這話一出,不僅傑尼、皮特,全場所有人都懵了,搞不懂克裡斯為什麼要幫這麼一個人說話。

“有冇有搞錯?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嘛?你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嘛?”傑尼滿臉詫異的盯著克裡斯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