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就是,內部管理按照考覈製度來,從明年開始,分廠會越來越多,管理會越來越難,我們需要強大的財務製度,同時對於會推出廠長積分製度,未來甚至會推出合夥人製度。”

“要充分的調動每個人的積極性,主抓財務,一旦出現挪用資金、吃拿卡要的問題,一律移送公安機關!”

陸峰靠在椅子上,看著在場所有人,目光落在了大頭身上,接著說道;“在場很多人的命運都將會在明年改寫,你們是成為一家大型企業的高管,還是因為能力不足而離開,全看你們自己,內部管理會越來越嚴格,我要的是什麼?我要的是,我離開這家企業後,它依然能夠自行運轉。”

高誌偉心情有些複雜,他以為陸峰適合小作坊管理,冇想到對於大企業管理更是信手拈來,好像天生的管理者一樣。

至於他當甩手掌櫃,高誌偉依然覺得太早了,能不能行,還是要看明年分廠開啟後的具體情況。

原本高誌偉的設想,不要太冒險,先設一個點,進行市場試驗,一旦水土不服立馬撤回,這種辦法最保險。

他也冇指望陸峰會這麼做,畢竟他是個愛冒險的人,然而現在這種情況,他是真冇想到。

“陸總,明年如果開很多廠子的話,資金方麵會受限製,今年最後幾個月我們確實賺了錢,不過利潤都買了白原市的廠子。”高誌偉開口提醒道。

“對,峰哥,現在賬上不到一百萬,員工工資還冇發呢。”大頭急忙說道。

陸峰看著兩人,大頭冇啥腦子,就是想告訴陸峰錢不夠,高誌偉是讓陸峰彆冒險太大。

“建廠子還用錢?現在全國哪個省不在招商引資?去了土地都是白給,先租當地廠房生產,接著拿白給的地,抵押給銀行貸款建設廠房,廠子生產後產生利潤,再把貸款還上,不要想著靠母公司輸血,還有就是思想要變通,搏一搏單車變摩托嘛。”

在場一些瞭解運作流程的人聽到陸峰的話冷汗都下來了,這得多大的槓桿!

“要學會負債發展,光靠手裡那點錢夠乾啥?市場需求旺盛,等你掙夠開廠子的錢,黃花菜都涼了,市場不等人啊!”陸峰用手拍著桌子說道:“同時,明年開始我將拿出我個人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稀釋,形成一部分乾股,獎勵給中層管理者,剩下的放在合夥人池子裡,希望大家多努力。”

已經是年底了,廠子不僅站穩了腳跟,而且還盈利,陸峰深知一個道理,想要馬兒跑,就得給馬兒吃飽。

這個廠子大頭占股百分之五,分紅十萬,高誌偉作為總經理,獎勵全年工資、開廠元老等一係列加起來,三萬五千塊。

賬上的錢,除了這個月員工工資外,被陸峰揮霍一空,重獎!

不過有一條,想要拿到錢,就得明年三月份,如果表現優秀,還有獎,如果表現一般就會被扣錢,甚至是開除。

整個廠子的管理層都在興奮和擔憂之中,陸峰同時宣佈,廠子裡的員工工資永遠比其他廠子高。

高利益下是高要求,明年對整個管理層采用積分製度,一旦不達標就走人,其實就是考覈製度,隻不過現在這套製度有些殘忍罷了。

陸峰知道,高誌偉這個人適合內部管理和市場營銷,對於創業根本不行,膽子太小了,所以他冇說明年要開多少廠子。

回辦公室的路上,高誌偉說道:“陸總,咱明年直接開倆廠子?”

陸峰笑了笑冇說話。

“定在哪兒啊?這倆廠子要定好了,對市場擴張很有利的。”

“到時候再說吧,你給我培養一批合適的財務人員,明年慢慢的把大頭換下來,以後的財務我要求精細化,知道嘛?”

“知道了,我也一直在這麼做,你不在的時候,人員調動需要你簽字,都在你辦公桌上放著呢。”高誌偉指了指屋子裡的檔案夾。

“以後廠子裡的人員調動不要再問我,如果人事部換個經理,我都簽字,以後那麼多廠子,我啥也彆乾了,一天到晚就簽字吧。”陸峰拍了拍他肩膀道:“你得學會管理,把責任擔起來,形成企業製度,每個人員從招聘到任用,再到業績考覈、離職,要形成流水線管理。”

“我知道了!”

“開廠子的地方,我來定,過完年我跟你說。”陸峰說完進了辦公室。

把門關上,悄咪咪的看了一眼高誌偉,確定他走了後,從桌子下麵拿出來地圖,想要一年時間,追趕娃哈哈,就得冒點險。

陸峰看著地圖,他稀釋掉那麼多股份給管理層,就是為明年管理層打一針興奮劑,那可都是錢,不心疼是假的。

不過長遠來看,很值得!

“明年得準備點錢,佈局電子領域了,彩電應該快爆發了,冇記錯的是,九十年代初第一波嬰兒潮快來了。”

“現在的三大件,就有大彩電!”

陸峰自顧自的嘀咕著,翻看著地圖說道:“想要當首富,還得靠丈母孃,丈母孃要什麼,女婿們就得玩命買什麼。”

現在運輸成本非常高,當地建廠子是最低成本的辦法,陸峰看著地圖,心裡默默數著。

河北、河南、山東........

想要徹底覆蓋北方市場,需要一千多人的廠子,十六個!

十六個廠子全部采用負債模式建設,把風險賭在市場上,瘋子都不敢這麼乾,陸峰粗略算了一下,負債率百分之兩千三。

高誌偉聽到這個負債率,估計當場瘋了,哪怕是陸峰都覺得太瘋狂,可是他知道,兒童食品市場巨大。

“賭了!”

陸峰拿起筆在各個市畫著圈,寫了一些備註後,又把地圖塞回櫃子裡,若是按照這個佈局完成,佳美食品,絕對是北方兒童食品的巨無霸存在,到時候直接回和娃哈哈形成南北對抗的格局。

廠子在小年時候就停工了,這幾天出貨量巨大,陸峰也不想停工,可是小年過後除了終端市場外,基本上都停工了。

現在人們都在一個月前就開始準備年貨,小年的時候,很多市場都已經開始關門,這幾天正是趕集的好日子。

道路不暢導致運輸不方便,所以一切都得提前。

家裡已經收拾的乾乾淨淨,不得不說江曉燕是個勤快的女人,把家裡能洗的東西,全洗了一遍,掛上了紅燈籠,距離過年還有一段時間,不過卻已經有年味,樓下偶爾有孩子們放炮仗,打開電視,到處都是拜年。

陸峰吃著飯,看著電視,開口道:“電視上拜年給電視台多少錢啊?”

“不知道,估計不便宜,有的地方電視台,結婚還能放你的結婚照呢,洋氣的很。”江曉燕有些酸溜溜的說道;“咱兩結婚那會兒也這功能啊。”

陸峰想了想,拿起電話給高誌偉打過去,讓他放假之前,也弄個拜年的視頻,放在本地電視台播放,多給點錢,一直放到元宵節後。

“你不是說,明天晚上有什麼飯局嘛?”江曉燕收拾著碗筷說道。

“對,你也打扮打扮,一塊去吧,黃總請的,咱參加完這個飯局,就去你家。”陸峰隨口道。

“我覺得咱要不在家自己過吧,我哥,我妹都回去,我妹還找了個對象,今年也要領回家。”江曉燕有些為難道。

陸峰上次去她家過年還是兩年前的事兒,在飯桌上被冷嘲熱諷的,還跟她哥打了一架,結果被一家子按在地上揍!

“冇事兒,都過去的事兒了。”陸峰不以為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