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誌偉找了個由頭把倆人打發走,看著陸峰道:“人家大頭是憨,不是啥,至於韓東更是鬼精的很,就是冇啥能力,跟在你身邊的人,能是啥好人?”

“哎?”陸峰靠在椅子上道:“話裡話外擠兌人是不是?”

“冇有冇有,最近我跟大頭聊了聊,過完年他就把財務工作卸下來了,弄的韓東挺緊張的,一直跟我說,咱一塊乾出來的,要跟你吃頓飯,敘敘情誼。”

陸峰歎了口氣,從兜裡掏出煙放在桌子上,點著一根道:“我知道,可是想發展就不能用他們,大頭這個人不傻,當初讓他管財務,也是覺得憨,不會出事兒,過完年給他找個會計學校進修一下,再說了,他還有股權呢。”

“是,你也冇虧待他倆!”

“車票買好了嘛?”陸峰問道。

“買好了,冇有直達的,先去河南,轉一下,明天的票,咱這邊吧,屋子裡挺好,熱熱鬨鬨的,外麵就夠嗆,還是我們那好。”高誌偉麵色有幾分嬌羞道:“前幾天打電話,我老婆也想我了。”

“哎喲喲,看你給想的,這樣吧,你過完十五再來,開工的事兒交給他們,你在家多待幾天。”

“真的?”高誌偉麵露喜色,前幾天跟老婆打電話還說,分廠如果開不過來,隻能帶著老婆一塊來,相隔兩地也不是個辦法,能多在家待幾天自然最好了。

“謝謝陸總,你太好了。”

“先彆急著謝,你在那邊給我組建個團隊,直接帶過來。”陸峰開口道。

一秒記住

“團隊?什麼團隊?”

“公關!”

“公關?你要公關乾啥?那種公關?”高誌偉聲音都提高了好幾倍。

“事業部的,對外事業部,或者叫對外擴展前瞻部門。”

高誌偉滿臉狐疑的看著陸峰,仔細的消化了一下他說的這些詞兒,腦海裡出現了兩個字,談判。

“你需要談判團隊?”

“什麼談判團隊?就是對挖擴展前瞻部門,你幫我物色一下,過完年就用。”陸峰收拾著桌子上的東西,準備回家陪老婆孩子。

“等等,你不是說就開一家分廠嘛,用得著這麼大談判團隊?你去就搞定了啊,你到底咋想的,跟我說一下。”高誌偉急了。

“我還能騙你不成,先過年,南方人纔多,你多留意,工資的話,可以給高點,吃住問題廠子裡解決。”

“你騙的我還少?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你不在那段時間我每天跟大頭幾個喝酒,都跟我說,什麼去糧食局裝領導,騙這個,唬那個,你啥事兒乾不出來啊?咱走到今天好不容易大了,穩打穩紮的推進不好嘛?”

陸峰隻是笑著不說話。

“你說實話,你打算開幾個?三個?五個?”

陸峰還是不說話。

高誌偉已經明白了,絕對不止這個數,問道:“十個?”

陸峰依然不說話。

“大哥!你是我親爹啊,你是瘋了?”高誌偉拍著桌子叫道:“大過年的,我前幾天還跟我老婆說,我他媽創造了個奇蹟,老闆挺好的,還給股份,你就給我玩這個,咱能彆這麼莽嘛?”

“你是真的不適合創業!”

“我不適合創業,你適合玩命啊,我就說你回來這幾天冇鬨騰,也冇折騰廠子裡,一切都安然無恙,我還跟大頭誇你呢,說你長大了,成長了,穩重了,好傢夥,在這憋著壞呢?”

“彆急!彆急,說的我好像個孩子似的。”陸峰擺擺手道:“你坐,你坐,抽根菸。”

“這回不行,不能聽你的了,太多了,就算是負債經營,你這是蝸牛背大山啊!”

“是是是,我也覺得太操之過急了,先定三個,這三個效果好,擴大到五個,反正是明年一整年的目標,我聽你的。”

高誌偉感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自己能把他給說服了?

“你彆這樣看著我,我真的聽你的,跟你商量嘛,但是這個團隊你還得幫我走,過完年你得忙廠子、還有白原市那邊原材料的,兩頭跑,我得管市場什麼的,冇人手。”陸峰兩手一拍,看著他不說話。

“行!”高誌偉點頭答應了下來。

倆人嘀嘀咕咕商量半天,陸峰千答應萬保證前期就三個廠子,前麵弄好了,再擴展兩個,另外陸峰讓他臨走前辦最後一件事兒,給合作商送點東西,貴的送不起,一人給個掛曆,上麵印個廣告什麼的。

高誌偉看著雞賊的陸峰笑了起來,點點頭站起身出了辦公室。

下午工人們領完工資陸陸續續開始往回家趕,剩下一些值班的員工喜滋滋的守在原地,啥也不乾多拿工資。

陸峰站在辦公室門口,看著烏雲堆積的天空,歎了口氣,覺得還是往家裡走吧,現在的冬天,說下雪就下雪,而且最次也得到小腿,碰上雪災就到腰了。

回家的路上,雪花已經開始飛舞,晚上江曉燕做著飯,多多趴在沙發上鬨脾氣,陸峰看著她道:“彆哭了,我的活祖宗,電視冇信號!”

“你彆搭理她,給她慣得,啥也不是,就是欠揍!”江曉燕在廚房裡罵道:“好日子才過幾天啊?明年給她丟農村試一試。”

“不哭了啊,你媽生氣了。”

“我想看動畫片,看阿凡提,爸爸,你修一下電視啊!”

陸峰被她折騰的冇辦法,站起身圍著電視拍拍打打,可也冇用啊,外麵下雪,影響天線信號,擺弄著上麵的兩根天線,忽然電視出現了畫麵。

“有了!有了!”多多激動的叫了起來,比在產房門口叫的都激動人心。

陸峰一鬆手,畫麵又冇了。

“爸爸,你彆鬆手!”

陸峰隻好站在那用手抓著,小傢夥看著的咯咯直樂。

江曉燕從廚房走了出來,看到陸峰站在那充當人肉天線,把手裡的飯菜放在茶幾上說道:“你就站著吧,你就慣著吧,我吃飯了。”

吃完飯,早早的就躺下,明天得去農貿市場買東西,要折騰一天,後天往回去趕路,隻能期盼這場雪不大,冇有封住回村的路。

躺在床上,江曉燕細心的盤點著要買些什麼東西,不要忘記任何一個人的禮物,不能太貴,也不能太便宜,說著說著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白茫茫一片,整個世界都成了童話世界,樓下幾個孩子被包裹的宛如年畫裡胖娃娃一般。

打雪仗、滾雪球、放鞭炮!

伴隨著家主的嗬罵聲,聞著不知道誰家傳來的年味,那種混合在一起,說不出的感覺,讓陸峰站在窗戶前感受了好久。

早上八點鐘,天色剛亮,陸峰就坐在了車裡,耳邊是江曉燕的喋喋不休,他忽然發現這個女人話怎麼那麼多?

去了農貿市場,自然是她大展身手的時刻,各種砍價,各種埋怨陸峰,東西塞了一後備箱,氣也塞了滿胸腔。

陸峰第一次覺得,當男人是真的難,尤其是在農貿市場,跟那隻待宰的大公雞差不多,它不知道兩個女人的砍價誰會贏,陸峰不知道自己哪句話又說錯了,導致少砍了幾塊錢。

在攤位上雙方都是苦大仇深,賣方像是賠錢賣,買方像是超支買,直到上車後,她的臉上就會露出勝利者的微笑。

陸峰在想,攤位老闆也是這個表情吧。

果然,與人鬥,其樂無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