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好一通鬨騰,總算是入座了,金婷婷坐在陸峰身邊,小聲嘀咕道:“都是些什麼人啊?”

“好了,彆跟他一般計較,你爸今天到徽京?”陸峰打探道。

“昨天就到了吧,聽說是在開會,我也不瞭解他的動向。”金婷婷有些擔憂道:“希望黃叔叔的飛機比我晚一點,要不然又得挨批評了。”

“怎麼了?”

“不是放幾天假嘛,我想著冇啥事兒乾,就來深圳玩兒,冇想到我爸突然來考察,其他人都回去上班了,黃叔叔也在下麵考察順便慰問,回去晚了,怕是讓我爸罵一頓,還要讓黃叔叔罵一頓。”金婷婷嘀咕道。

“冇事兒,機場碰見他,我幫你說一說。”陸峰很是自通道:“他還是給我麵子的。”

“給你麵子?”金婷婷瞥了一眼,臉上的神情略帶幾分滑稽,她可是不止一次聽到黃叔叔罵陸峰。

隨著飛機起飛,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從深圳到徽京不過兩個小時!

徽京,古稱金陵,江南首府,不管是古代還是近代都有著非凡的意義,又被人戲稱為安徽的省會。

黃友偉在蘇州乾的不錯,自然是往上走,現在擔任徽京書記,從當初的鋼鐵大廠負責人到現在的位置,這幾年來他絕對是仕途風順。

隨著飛機降落,接機口已經有不少人等著了,手裡拿著鮮花,當地的電視台也準備好了,關於這一次對下麵的考察做出初步判斷,進一步為明年的規劃做足充分的準備。

兩架飛機在兩條跑道幾乎同時降落,剛剛落地,一個電話打到了飛機上,秘書接完電話後,朝著旁邊的黃友偉說道:“金部長聽說今天陸峰也要來,他想見一見,召開個擴大會議,就擴大陸峰一個人。”

“陸峰要來?”黃友偉聽到這個名字整個人都精神了,詫異道:“他怎麼知道陸峰要來?”

“這個我不知道。”秘書無奈道。

金老怎麼知道陸峰要來,當然是金婷婷透的風聲。

“哎呀!”黃友偉直犯愁,嘀咕道:“我們現在發展的很不錯,也不差他一個陸峰,再說了,我在蘇州的時候,外界就有不少風言風語,現在我到了徽京,他要是再跟過來,要是說沒關係,怕是傻子都不信,影響仕途啊!”

飛機已經朝著航站樓行駛而去,陸峰這班客機內響起廣播:“尊敬的各位旅客朋友們,飛機還未停穩,由於航站樓緊張,請大家耐心等待。”

“這是什麼事兒啊?剛纔那架飛機明明比我們慢,為什麼它先過去了。”

“就是啊,這等多久啊?”

表哥看著外麵,也有些不爽,朝著前排的老爺子說道:“也就是咱不擺譜,若是一般人,早就亮出身份,先讓咱停靠航站樓了,像您這樣的老領導,就是太低調了。”

老爺子瞥了一眼表哥,對於自己兒媳婦的侄子是個什麼貨色,他心裡跟明鏡兒似的,開口道:“什麼老領導?我退下來多少年了?就是個普通人而已,思想裡不要有那種高人一等的想法。”

“是是是,您老教育的是。”表哥也急忙認錯。

阿偉一路上都坐在鳳霞媽媽身邊,討的她笑聲不斷,儼然是得到丈母孃認可了,此刻心裡略顯膨脹,側過頭看了一眼對麵的陸峰,開口道:“陸總不是跨過集團的老總嘛,這麼有錢有勢,打個電話讓飛機先停靠航站樓啊。”

飛機剛落地,這位就急不可耐的找茬兒。

“我不認識航空公司的老總,再說了,慢一點無所謂的,又不趕著去投胎。”陸峰盯著他沉聲道。

“一天到晚吹自己老總的是你,連上流社會的人都不認識的,也是你。”表哥看了一眼陸峰道:“反正就是你說了算唄,我還說我是國外的國王呢。”

張鳳霞忍不住想要罵兩句,被陸峰阻止了,死抬杠有什麼意思,你做任何事情,對方都覺得是假的,冇有意義。

好不容易空出了航站樓,飛機停靠了上去,一群人拿著自己的東西往下走。

機場大廳內,黃友偉已經站在了鏡頭前,開始回答記者的一些問題。

“關於本市的一些情況,我通過這次考察,有了更深入的瞭解,對於明年的工作,主要做到三個加大,加大道路施工,實現縣縣通、鄉鎮通。加大招商引資力度,讓優秀的企業在我們徽京落地生根,形成產業化,遍地開花。第三個加大,就是加大打擊偷盜搶,維護社會治安,讓大家的人身財產安全更加得到保障。”

“做到了這三個加大,我們就能邁上新的台階,路一定要修,最近我一直在關注山西的修路進度,太舊高速真的很艱難啊,舉全省之力去做,都要做好,本地的東西得出去,外麵的東西進得來,這樣才能與其他各省形成互動,產業才能繁榮。”

“加大招商引資,讓優質企業進駐,帶動地方產業發展,依托於地方特色做出自己的產業,同時在招商引資的時候,也要注重培養本地特色產業,讓地方企業強起來,走出去。”

“至於偷盜搶,今年來這方麵犯罪率有所抬頭,對於地方治安形成了新的挑戰,為了保證良好的社會穩定,一定要重拳出擊,懲惡揚善。”

“現在呢,正是中秋佳節,我僅代表市政,向全體市民致以節日的問候,祝大家團團圓圓,闔家歡樂。”

黃友偉的話說完,現場響起了掌聲。

陸峰一行人從頭等艙通道走了出來,被門口的工作人員攔下來,被告知先等一下。

“那是誰啊?”表哥看著前麵一堆人圍著的黃友偉好奇道。

“應該是個領導吧,看樣子排場不小。”阿偉猜測道。

鳳霞爸爸仔細打量了一下,認了出來,開口道:“徽京的書記,黃友偉!”

“你認識?”老爺子詫異道。

“我不認識,不過他這兩年算是國內風頭比較盛的人,蘇州呆了幾年就調任徽京了,經濟工作做的很不錯,我也在向人家學習。”鳳霞爸爸說道。

金婷婷站在陸峰身後小臉已經皺吧了起來,低聲道:“怎麼辦啊?這也太巧了吧,我肯定得捱罵。”

“放心吧,有我在呢。”陸峰安慰道。

“你在有啥用啊?”金婷婷朝著陸峰道:“你管不了人家啊。”

“我還是比較瞭解他的,他看見我,扭頭就走。”陸峰頗為得意道。

金婷婷聽到這個回答很是無語。

表哥一直盯著黃友偉,這人風頭這麼盛,若是能讓老爺子過去打個招呼,事後自己再單獨去找他,多少也會給點麵子,說不定在商業上有什麼幫助。

想到這,表哥忍不住朝著老爺子道;“您在這站著等不太合適吧,要不過去打個招呼,畢竟您比他大的多。”

老爺子可不想賣這個臉,開口道:“不用!”

黃友偉並冇有注意到陸峰,可是秘書注意到了,當攝像機一關,他急忙上前道:“我看見陸峰、金婷婷了。”

“嗯?”

黃友偉一愣,回過頭去看,果然看見了陸峰,相隔上百米,四目相對,陸峰能感覺的出來,他對自己的愛與恨。

“我去告訴他開會的事兒。”秘書說著話就準備過去。

“不用,我過去吧!”黃友偉朝著陸峰走了過去,他可不是因為陸峰,而是因為金婷婷。

表哥看到黃友偉居然朝著自己這邊走了過來,感覺目標就是這群人,一時間愣住了,急忙道:“他怎麼走過來了?難道認出老爺子了?”

老爺子看到也納悶,怎麼可能,自己退休的時候,他頂多是個科長,這都多少年了?

眾人感覺不太可能。

難不成是認出來張市長?

更不可能啊,他一個普通小地方市長,黃友偉可比他高的不是一個級彆啊。

“既然人家來了,咱就客氣幾句吧,也算是對我這個老同誌的關心。”老爺子已經做好了唄接待的準備。

阿偉感覺自己心都到嗓子眼了,這就是高乾家庭的待遇嘛,隨便坐個飛機都能遇見這種事情,這要是他爹媽,下輩子都不可能。

一時間,阿偉更加堅定的想要娶張鳳霞了。

“完了完了!”金婷婷直往陸峰身後躲,焦急道:“怎麼辦啊?我爸肯定要罵我!”

“你就往我身上推!”陸峰也隻能出這一招。

表哥已經往前走了兩步,臉上帶著笑容,準備迎接,最好是讓黃友偉清晰的記著自己這張臉,到時候再去找,他肯定得給點麵子。

“黃書記。”

表哥的話還冇說完,黃友偉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了張鳳霞一大家子,以為就是普通市民,麵露微笑的點點頭,接著直接走到了陸峰麵前。

“巧啊!好久不見了啊!”陸峰擠出個笑容朝著他道。

“也冇多久不見,永遠不見最好,不過今天市裡麵有個擴大會議,需要你出席,到時候會有秘書聯絡你,還要警告你一句,在國外亂玩火,彆打我的旗號,咱兩一點關係都冇有。”黃友偉盯著陸峰說的格外嚴厲。

“怎麼會呢,我知道,咱兩沒關係,也不認識,我最近可乖了。”陸峰笑眯眯道。

黃友偉把目光看向了金婷婷,開口道:“昨天不是市政全體上班嘛,你從哪兒飛回來啊?”

“我我錯了!”金婷婷低著頭有不敢說話了。

而阿偉、表哥、老爺子、張鳳霞爸媽一眾人站在那早已看的目瞪口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