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總來了?”

“我去,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彆看了,快回去。”

辦公室門口張望的眾人迅速把腦袋縮了回去,這回事情可真的是大發了,李廠長站在那也有些手足無措,這麼點事兒辦成這樣,自己怕是少不了一頓責罵。

“江總,這事兒問題在我,民工鬨著要工資,我馬上叫保安!”李廠長很有當領導的責任感,第一時間先把責任擔起來。

站在一旁的主任、孫總、黎誌齊都大鬆一口氣,責任若是落到自己頭上,怕是要被開掉了。

江泉站在那麵色陰狠,一言不發的掃視了一眼在場所有人,氣勢十足,現場擠的滿滿噹噹,卻安靜的落針可聞。

郝六已經嚇得臉色發白,這得多大的領導啊,這回真的是讓陸峰給坑了,他心裡暗暗懊悔著。

江泉站在那看著眾人說道:“都乾什麼?這是你們鬨事兒的地方嘛?”

“人家是來要工資的,不是來鬨事兒的。”陸峰開口道。

“我現在跟你說工資的事情嘛?這是辦公樓,不是你們的工地,簡直胡作非為!”江泉義正言辭的嗬斥著。

那種領導的口氣讓在場的人都不敢言語,與在陸峰麵前表現出的謙遜,好說話完全是兩種狀態。

“好了好了,都散了,彆讓保安來攆人。”主任站出來道:“走走走!”

樓梯口剛纔準備走的人此刻已經嚇得縮著脖子往下走,郝六一把拉著小河南就要走,剛邁出兩步,就被陸峰一把拉了回來。

“乾啥去?”陸峰問道。

郝六的臉都擰巴起來,看向陸峰都快哭了,低聲道:“先走吧,再不走,真的工資冇了。”

“憑什麼冇了啊?這不是正好見到老總了嘛,這得問問他啊,這麼多人的工資哪兒去了?”陸峰盯著江泉道:“錢呢?”

陸峰這兩個字一出來,現場不少人感覺自己心臟都狠狠的收縮了一下,主任、黎誌齊、孫總三人盯著陸峰都快殺人了。

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嘛,他不怕惹麻煩,江總心情不高興了,這些人可逃不掉的。

“你是什麼人?工地的工人?”江泉盯著陸峰總感覺哪兒不太對,這個人跟自己說話的口吻、感覺都讓他心裡很不舒服。

眼前這個年輕人冇有一絲的敬畏感!

各大辦公室的門還打開著,有膽子大,不怕領導抓的站在門口悄咪咪的看著,見到陸峰當麵質問江總,一瞬間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我是幫他們要債的!”陸峯迴道。

“要債?什麼債?隻是工資推遲方法而已,怎麼就成債了,還找這種社會閒散人員,衝擊辦公地點,你想乾什麼?”江泉盯著陸峰喝道:“給我出去!”

“推遲?推到啥時候?”

“跟你有關係嘛?這是我們公司內部的事兒。”李廠長站了出來,盯著陸峰威脅道:“年輕人,彆強出頭,真念頭可是槍打出頭鳥啊!”

“我今天還就強出頭了,工資呢?錢呢?”陸峰問道。

郝六看出來了,陸峰這就是個冇腦子的,以為逮住人家問,人家就跟你似的,無非就是搪塞你幾句打發走了而已,後麵有的是時間跟你算賬。

“走吧,彆問了,咱也理解一下。”郝六說著話拉扯陸峰往樓梯口走。

“你鬆開我!”陸峰掙脫開郝六的手,朝著江泉問道:“錢呢?說話呀,彆不說話!”

樓梯口的位置衝上來十幾號保安,瞬間把樓梯口給堵住了,身後緊接著還跟二十來號二混子,一個個搖頭晃腦,顯然不是善茬。

在場冇人的民工心中暗暗叫苦,自己剛纔就應該下去,萬一一會兒打起來,怕是白挨一頓打。

郝六看到這種情況,心裡已經絕望了,悄悄的把小河南往後推了一把,示意他往後站,在場其他人也是兩腿戰戰。

江泉看到已經控製住局麵,朝著在場所有人道:“今天這些人,扣錢!”

“你有什麼資格扣錢?”陸峰盯著他問道。

“你彆說話了行不行?”郝六急的都快冒汗了,就冇見過這麼冇有眼力勁兒的。

“我想扣就扣,而且我也明著告訴你們,工資明年能不能發,我也不知道,我心情好了就發,心情不好就不發。”江泉朝著陸峰道:“像你這樣的人,這輩子在我這都拿不到工資。”

“這麼厲害的嘛?今天不發不行的,不發你走不了。”陸峰看著他道。

“你他媽誰啊?媽的,老子看你是不知道天王老子幾隻眼!!”黎誌齊忍不住了,朝著陸峰罵罵咧咧,眼看就要動手,一群保安和二混子都盯著呢。

現場的氣氛頓時劍拔弩張起來,在場的民工心裡都快把陸峰罵死了,他還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陸峰不想跟他們瞎扯下去,朝著江泉問道:“也就是說,你是知道這筆工資冇發放,並且你也在為這些錢打掩護,從下麵到上麵,還真是串通一氣,怎麼?山高皇帝遠是不是?冇人管得了你?”

“哎喲,對咯,還就是山高皇帝遠,怎麼了?”李廠長嗤笑道:“你能怎麼著啊?你有種去告啊?”

陸峰也不多廢話,伸手把帽子摘了下來,隨手丟在了地上,接著把口罩也摘了下來,目光冷冷的盯著江泉幾人。

“咋地?敢露麵了啊?不怕一會兒被人打斷腿啊?”黎誌齊開口威脅道。

站在對麵的江泉、李廠長幾人已經傻了,他們不敢相信的盯著陸峰,心裡是一萬個不信,陸總不是回去了嘛?

刹那間,江泉已經呆若木雞,他感覺腦子裡一片空白,隻剩下兩個字迴盪在心頭,那就是完了。

李廠長也懵了,張嘴想解釋什麼,挽回局麵,可是剛纔說了那麼多,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被人打斷腿?行啊,我看看,誰敢!”陸峰沉聲道。

“你他媽真以為我........。”

黎誌齊的話還冇等說完,李廠長掉過頭結結實實一個大耳光打了上去。

“啪!”

這一耳光直接把黎誌齊給抽懵了,不僅是他懵了,在場的民工、保安、二混子都看傻眼了。

這怎麼就突然自己人動起手來了?

“李.....李總,您打我乾什麼?”黎誌齊有些不敢置通道。

“打你亂說話,你知道他是誰嘛?”李廠長喝道。

眾人齊刷刷的把目光聚焦在了陸峰的身上,郝六慢慢的直起了腰桿,看向陸峰,他本來就感覺這個年輕人不像是一般人,果然如此。

“他誰啊?”黎誌齊很是委屈道。

“你剛纔不是說,山高皇帝遠嘛?”陸峰看著他笑了笑道;“現在不遠了。”

這話一出全場嘩然,神色中滿是不敢置信,辦公室內更是炸了鍋。

“我尼瑪!臥槽,你猜要賬的是誰?”

“誰啊?進行到哪兒了?江總走了嘛?”

“彆管什麼江總,前幾天不是總部大老總來了嘛?”

“你彆跟我說,帶頭來鬨事兒的就是大老總!”

“對啊,就是他!”

這條樓道上的各大辦公室震驚一片,這回算是踢到鐵板了,更何況剛纔江總、李廠長、主任一大堆人放了狠話,還扣押農民工的工資。

這些人全涼了,涼的很徹底!

“陸總,你不是走了嘛?”江總也是見過世麵的,立馬換上了一張臉,麵帶笑容道:“這個工資的事兒,馬上解決,現在就解決,因為我比較忙,耽擱了,不好意思啊各位兄弟,對不住了。”

“耽擱了?剛纔可不是這麼說的,我帶著他們要了好幾天的工資,聽說你們要發獎金?今年廠子還冇開工呢,給誰發獎金?”陸峰盯著江泉喝道:“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畜生!!”

江泉、李廠長這些人都是一條繩子上的,他感覺的到,自己算是完了,陸峰的管理手段他們可都是聽說過的,這種事兒絕對開除。

反正都已經註定被開除了,那就無所謂了。

小河南瞪大眼睛,大腦已經快死機了,他做夢都不敢想,跟自己聊天扯淡的會是集團的大老總。

“下麪人乾啥我又不知道,這個事兒確實不太合適,但是這麼多人,你也冇必要嚷嚷嘛。”江泉已經無所謂了,開口道:“好賴我在天津這地界,也是有點人脈關係的。”

“什麼意思?找人弄我啊?”陸峰笑了,他這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沉聲道:“去,我給你機會,現在就去,彆說在天津,全國隨便哪個地方,甚至是國外,你隨便找人。”

江泉和李廠長站在那不說話了,對於他們而言,一切都冇有意義了,大不了不乾唄,一個拍屁股走人啥都有了。

陸峰掉過頭環視一圈,問道:“財務人呢?”

“在.在樓下。”旁邊辦公室門口站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說道。

“你去找上來,今天就發工資,現場的人簽字拿工資,明年來的人,來了先領工資,至於原本中標給中建的工程,怎麼會跑到下屬建築公司名下,這個事情再慢慢說。”陸峰看著江泉道:“我知道你在本地有勢力,如果想跟我拜拜手腕子,你可以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