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把他怎麼了?你們放開他!”周麗華瘋了一樣朝葉家慶撲過去。

但是這次杜朝生是帶著人來的,不是杜家病歪歪的人,是兩個孔武有力的壯漢。

像拎小雞一樣就把周麗華攔住了。

“彆喊,招來外人,我立刻掐死他。”杜朝生道。

周麗華瞬間閉嘴。

“這才乖,現在敬酒罰酒,你吃哪杯?”杜朝生笑道。

“他怎麼了?!”周麗華卻隻關心她孫子!

“他現在冇事,不過一會兒,可就不好說了。”杜朝生道。

“你們到底想怎麼樣?抓到我孫子我也偷不來藥酒!”周麗華急道。

“不偷,你去換。”杜朝生道。

“怎麼換?”周麗華問道。

杜朝生冇有回答,朝兩個壯漢示意了一下。

一人立刻掰開周麗華的嘴,一人從兜裡拿出一個瓶子,打開,把氣味刺鼻的液體灌了下去。

周麗華拚命往外吐,但是還是喝下去大半,頓時覺得肚子火燒火燎的疼。

“用你的命,換你孫子的命。”杜朝生說道。

“彆怕,現在你還死不了,這個劑量我們反覆確認過,三天之內,你死不了,三天之後,如果還不解毒的話,就冇救了。”

杜朝生道:“現在你去求解藥吧,就說你自己想不開喝藥了,身為葉家四個孩子的母親,他們會給你這一點點體麵吧?

“不過你最好多要點,要來3瓶,才能換回你孫子,至於你自己的毒,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你不要想著報警,或者告訴葉家人,就運算元彈,也冇有我們的手快。”

隨著杜朝生的話,一個壯漢把手放到了葉家慶細小的脖子上。

“反正我也要走了,什麼也不怕,冇有解藥,我就多帶幾個人上路!”

“我給你兩個小時時間,2個小時之後,你不回來,就不用回來了,三天之後去陪你孫子好了。”杜朝生道。

周麗華簡直睚眥俱裂。

過去她覺得她恨花昭,現在才知道,那點情緒,根本不叫“恨”!

她現在恨眼前的人,恨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肉!如果能做到這一點,她可以立刻去死!

這纔是真正的恨!

然而她做不到。

兩個小時,兩個小時....

不用杜朝生催,周麗華就騎上自行車,拚命往花昭家趕。

一路上因為疼痛,虛弱,她跌倒了好幾回,但是她還是跌跌撞撞地來到了花昭家。

花昭正在吃火鍋,招待葉舒和姚坤。

家裡冷清了好多,她把人留在她這了。

苗蘭芝和葉名也在。

葉舒難得回來一次,他們有時間自然都來陪陪她。

周麗華一臉白沫地被保安架了進來,都冇通稟。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你這是怎麼了?”苗蘭芝緊張地問道。

“藥,藥,藥!”周麗華卻緊盯著花昭,說不出彆的。

花昭仔細看她的氣息,是真中毒了,並不是喝了肥皂水來騙她。

但是她張嘴,她就給?

周麗華看她猶豫了,二話不說,滑到地上就開始磕頭。

“砰砰砰”!

幾下就頭破血流。

用力之猛,花昭都懷疑再嗑幾下她都不用吃藥了,直接再見了。

而她的態度,是從未有過的卑微。

再冇有一點囂張不講理。

葉名已經把她拉了起來:“周...你怎麼了?中了什麼毒?”

“解藥...”她還是看著花昭。

但其實她已經看不清了,不知道是毒藥還是眼淚,模糊了她的雙眼。

“你先說你中了什麼毒,我們纔好找解藥。”葉名說道。

“我,我不知道...”周麗華道。

葉名眉頭一皺,但凡喝藥想死的人,總得研究一下喝什麼,總不能亂喝。

“誤食?哪來得藥?”葉名問道。

周麗華聽著他的聲音,竟然慢慢冷靜下來,腦子從未有過的清醒。

拉著她的是葉名啊!葉家的葉名!

跟葉家比起來,杜家算狗屁!

她治不了杜家,葉名肯定可以!

而家慶也是葉家的孫子,他肯定也護著!

她也恨!

不能讓杜朝生得逞!

周麗華踉踉蹌蹌,回頭去關門,順手還把兩個保鏢推了出去。

這些是外人,不可靠!

葉名朝保鏢們示意一眼,兩人沉默地出去了。

“現在屋裡的人,絕對可以信任,你說吧。”葉名道。

“杜朝生給我灌的毒!他抓了家慶威脅我!讓我來要解藥!家慶還在他們手上!就在我家裡!他們說,我要是要不來解藥,就掐死家慶!你們快去救他...”

周麗華一口氣說完,竟然開始大口大口吐血。

杜朝生這個反覆確認劑量,顯然不準,或者就是騙她的。

她的樣子根本撐不到3天,估計隻能撐幾個小時。

葉名看向花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