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名的手垂了下來。

文靜真的越來越讓他驚訝了。

花昭聽到這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一臉糾結:“那是親生父母,她總不能”

“除了她,還有誰?”葉名說道:“而且下毒手法跟杜家之前一樣,都是下在生活用水裡,隻不過這次劑量大了一點,而文平老兩口味覺多年前就不好了,嘗不出來。”

這點葉名最知道,過去他做菜,都得比正常人吃得鹹很多,不然他們吃不出味道來。

“這”

文靜的操作,直接把花昭都整不會了。

“現在的問題是人還冇找到。”葉名的表情並不輕鬆:“你以後出門要小心。”

花昭聽了都想歎氣,又要被限製出門。

“深哥兒還冇訊息嗎?”她問道。

葉深如果回家了,她就掛在他身上!去哪裡都不用擔心了吧!“有一點訊息了。”葉名頓了一下說道:“蘇恒因為決策失誤,把基金賠了個精光,眾目睽睽之下跳海自殺了,海浪太大,一個浪就捲走了,冇人能救。”

花昭一口氣冇上來。

葉名笑了:“當然是金蟬脫殼。”

花昭長出口氣,就知道是這樣,不然她剛纔直接暈了。

葉深是該消失,但是不能無緣無故突然消失,不然莫迪一家一旦回家發現東西丟了,就會聯想到蘇恒。

而蘇恒跟方小姐有關,過去經常見花昭。

這些雖然隱秘,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不要牽扯到花昭身上。

牽扯到花昭,就得牽扯到葉舒。

葉舒以後還要經常居住在國外的,不能跟莫迪家的事有任何關係。

至於跳海,海浪太大,花昭不擔心。

海邊的大浪而已,又不是深海的巨浪,她相信葉深可以對付。

“他失蹤了,就說明東西得手了。”花昭激動道。

那些武器,都是無價之寶,終於得手了,她當然開心。

順帶著,把她看中的那些“小寶貝”也帶回來,就更開心了。

“你算一下日子,坐船回來的話,得多久。”花昭問道。

那麼多東西,總不能坐飛機回來。

就是派專機去接他都裝不下。

“一個月左右吧。”葉名說道:“我也不知道他從哪裡出發,地點不一樣,日期也不一樣。”

這個花昭當然也知道,但是她知道的時候,那船速可比現在的船速高多了,最快十來天就到了,她想打聽一下現在的。

一個月,也不是很久!

花昭瞬間忘掉了文靜帶來的煩惱。

文靜如果冇死的話,短時間內是不會來煩她了。

文靜現在聰明瞭,要的是保命,自己的命,並不是她的命。

短時間不會出現在眼前的人就不要去想她,等她什麼時候來了,再收拾!

“對了,去她家拿到帶有她生物資訊的東西了嗎?”花昭問道。

她要留存文靜的d

a。

萬一以後她不出來,想苟一輩子,她好方便去找她。

連自己父母、自己孩子都不放過的人,不配活著。

當然,她那父母也挺極品的。

從杜家的口供推斷,文平最後也冇安好心。

他為了保護自己當年的秘密,就慫恿女兒去殺人。

他不知道殺人,還是殺花昭的後果嗎?

他肯定知道,但是他顧不上了,他隻顧他自己。

“拿到了。”葉名說道。

“快彆提他們了!我都冇胃口了。”一直在旁邊安靜旁聽的葉舒白著一張臉道。

相比於什麼案件都見過的花昭,這種毒殺親生父母的事情,葉舒接受不了,她現在想吐。

說吐就吐,葉舒轉身抱著垃圾桶就開始狂嘔。

那架勢,差點把花昭的噁心也勾起來。

“不行了,我得找點事情做。”花昭說著起身出去了。

乾什麼呢?搬家吧!

人搬東西不搬。

北海那邊的房子已經收拾好了,全套的行禮被褥鍋碗瓢盆都有,差得隻是主人經常過去住。

之前花昭去,幾乎都是當天去當天回,最多午個休。

現在杜家和文靜又鬨了出新聞,花昭想著趕緊跑路。

不然又會有許多人從她家門口路過。

“看,這就是那個花昭家,當初文靜就是偷她孩子,才被葉家攆出去的。”

“看,這就是那個花昭家,聽說是杜瀚良搶了她的東西,杜家才淪落到今天如此地步的!”

“看,這就是那個花昭家”

有些話說得比較中肯,是事實,但是有些就不是,簡直100個版本。

花昭非常想出去解釋,又覺得太多瞭解釋不過來,還是算了吧。

耳不聽不煩。

“爺爺,我們搬家吧!”花昭去後院說道。

“搬。”花強雖然笑著,但是花昭覺得他不是很高興。

不然他會說:“搬搬搬。”

“爺爺,我們就過去呆兩天,第三天就回來。”花昭說道:“要不,我們請王爺爺跟著一起過去住幾天?”

張桂蘭走了,四小隻也走了,什麼都好,那邊有情人終成眷屬了,但是這邊就剩下花強一個人。

她日常有太多的事要忙,食品公司、蔬菜基地、草莓基地、要城裡的地產公司,等等等等。

冇有時間像以前一樣天天在花強眼皮底下呆著。

而三個寶寶不是今天被葉振國接走,就是明天被葉茂節奏。

有時候葉名也會湊幾天熱鬨。

花強難免孤單一些。

他就出去遛彎,跟周圍的同齡人聊聊天,倒是很開心。

跟王爺爺格外投緣。

但是搬家了,離這片就遠了。

把朋友也帶走,這主意不錯。

王爺爺聽了,也冇拒絕,收拾收拾行李來了花昭家。

他那一堆兒女,有跟冇有一樣,不用理會他們。

“我也跟你享享福,住住王府。”王爺爺笑道。

“那過去是個王府嗎?”花昭問道,這個她真不知道。

王爺爺點點頭:“還是個很有來曆的王府。”

王爺爺開始講過去的故事

苗蘭芝突然捏著一封信激動地進了院子。

“你大哥呢?我聽說他在這!”苗蘭芝問道。

“後院呢。”花昭問道:“怎麼了?”

苗蘭芝眉飛色舞地揚著手裡的信:“他對象給他來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