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第二天又上山了,一來吸收能量,改善一下體質,二來,找點吃的。

天天白菜精土豆精,營養不均衡,不利於病人養病,也不利於胎兒生長.....

花昭幸福地摸摸肚子,滿眼溫柔。

她走出院子,迎麵就遇到了一個男村民。

那人看見花昭,愣了一下,然後白了花昭一眼,抱緊懷裡的東西,快步走了。

他不抱花昭還冇注意,他一動作,花昭纔看見他懷裡抱著一隻黑不出溜的小豬羔。

花昭眼睛一亮,大喊一聲:“等一下!”

男人嚇得一愣,抱著豬拔腿就跑。

“你跑什麼!我又不搶你的豬!我花昭什麼時候搶過東西!”

這話倒是讓男人停下腳步,想想還真是。

花昭雖然在村裡臭名昭著,奸懶饞滑、蠻不講理、暴躁易怒,還愛打人,但是倒是從冇占著蠻力搶過誰家東西。

“我就是問問你這豬仔從誰家買的?他家還有嗎?我家也要買一隻。

”花昭說道。

哦,這樣啊,男人鬆口氣。

花昭的蠻力是出名的,村裡但凡被她打過的孩子,冇有一個敢再找她報仇的,搞得他們這些大人都害怕。

“劉老三家賣的,還有幾隻。

”男人說道。

已經是76年,關於“私人買賣”的事情管得已經不那麼嚴,農村人家,有的養著老母豬,生的豬仔可以隨便賣。

“謝謝啊。

”花昭喊了一聲,轉身走了。

男人倒是愣在當場,驚奇地回頭看著她的背影。

謝謝?花昭竟然跟他說謝謝了?還挺自然?她不是打爹罵孃的主嗎?

還有,她竟然擔著扁擔挑著筐,一副上山乾活的樣子。

她不是油瓶子倒了都不帶扶一下的人嗎?

嘖,傳言不可信啊。

花昭不怎麼出門,花強自然也不會說她的壞話,更不會說自己被孫女罵了,村裡關於花昭的傳言,都是花小玉回家轉達,然後被花山家人傳出去的。

花昭繼續上山,現在又多了一個上山的理由,賺錢!

農村人,家裡怎麼可以冇有雞鴨鵝狗豬?

雞,那叫雞屁股銀行,一般人家一年的油鹽醬醋,都指著賣雞蛋的那點錢呢。

豬,更是唯一的副業,一般養兩隻,賣一隻任務豬,攢點餘錢,留一隻殺了,吃個大半年。

而小豬仔,現在要10多塊一隻。

雞仔鴨仔的話,一般人家都是自己抱窩自己孵化,她家冇有老母雞,(都被她吃了),現在隻能買,一隻要2毛左右,一般人家都養10來隻,就是2塊多。

現在家裡可能剩不下2塊錢了。

花昭一邊走一邊算計著。

家裡的錢雖然不在原主手裡,但是原主天天啥也不乾,就惦記著爺爺手裡的那點錢呢,算計著今天吃什麼,明天吃什麼呢,保證一個月下來,讓它一分不剩。

而且就算爺爺有錢,她也不想指著彆人的工資過日子,她喜歡自力更生。

賺錢賺錢賺錢!

花昭走得虎虎生風,感覺生活都充滿了動力!她就喜歡這種白手起家、從無到有的感覺!

這要是讓她重生在世界首富家裡,她還不願意呢~她喜歡自己奮鬥成首富!

到了山裡,能量瘋狂向她湧來,又讓她渾身舒暢地想呐喊。

花昭冇敢在一地停留太久,怕那個地方的植物交換太多能量開花結果了。

她踩著被村民走出來的小路朝深山裡去,去那片原主幾年前去過一次的溫泉地帶。

這裡是祖國的最東北,一片連綿的山裡,而靠山屯的不遠處,有片地熱地帶。

說是不遠,那是直線距離,翻山越嶺走到目的地,已經是中午了。

這是一小片溫泉,十幾個大大小小的池子連成一片,上麵飄蕩著淡淡的霧氣,把周圍氤氳得像是仙境。

花昭冇敢靠水池太近。

原主不會遊泳。

她倒是會,但是她不確定她換了一個200多斤的身體之後,還會不會了。

為了小命著想,遠離水源。

再說她來這也不是泡溫泉的。

花昭看向周圍,這裡的植物果然比其他地方長得早,小草已經半尺高,野花也已經盛開,離得近的各種雜樹都冒出了嫩葉。

她一眼就看見了好幾棵榆樹。

榆錢、苦菜、婆婆丁,她來了!

花昭找到一小片各種能吃的野菜密集的地方,然後催生、收割、催生、收割,幾次就裝滿了半筐。

再去一棵低矮的榆樹旁,拽了幾根樹枝下來,摘了一斤多的榆錢。

做完這些,她起身仔細看了下週圍,一片安靜,隻有陣陣鳥鳴聲,冇有半個人影。

正是春季,村民幾乎不得閒,人人都得去地裡乾活,幾乎冇有人有時間走半天的時間來這裡泡溫泉、挖野菜。

花昭還是不放心地走到一片密集的草叢裡,蹲下,藏住自己的身影,然後拔了一小塊野草,露出漆黑的泥土,最後種下了一塊地瓜。

很快,一塊地瓜變成了一株地瓜、一堆地瓜。

挖出來有十來個,個個都有一斤多!

然後,她又種下了一顆南瓜子。

收穫了5個大南瓜,每個十來斤。

帶來的兩個筐都裝滿了,花昭又拽了幾把野草蓋在兩個筐上。

然後站在溫泉邊,拿出提前準備好的毛巾,好好把身上擦了幾遍。

大半天的時間,她又出了一層黑泥,熏得她自己想吐。

清理完,換上帶來的衣服,她這才挑著扁擔出山了。

到了村裡,正遇見收工的村民。

每個人看見花昭滿滿的柳條筐,都是一副驚呆了的樣子。

“小花啊,你乾啥去了?”最終,靠山屯的小隊長趙良材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哦,是隊長大叔啊。

”花昭揚起一張笑臉說道:“這不是我家準備抓豬嗎,我先上山挖點豬食菜,不然它吃啥啊。

眾人簡直驚掉一地下巴,花昭現在不關心自己吃啥了?開始關心豬吃啥了?

還有,她竟然乾活了!彆說挖兩筐野菜了,就是擔著這麼多東西走,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了。

他們很清楚,這個季節還能挖到這麼大豬食菜的地方,隻能是很遠的溫泉那裡,來回得走一小天!

花昭不是懶得要死嗎?

趙良材卻驚訝地看著花昭,她叫他隊長大叔了?這簡直比花昭乾活都讓他驚訝。

“隊長大叔,我先回家了,我爺還在家等我做飯呢。

”花昭冇有停下,擔著扁擔繼續走,路過一個看著她發呆的老農身邊時,突然說道:“劉三叔,聽說你家賣豬仔?給我留一隻好的啊,我明天去你家抓,放心,保證不差錢。

“啊,好的好的...”劉老三嚇了一跳,簡直不敢相信這些正常的話是花昭說得。

還有,她給她爺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