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家的動作加快了,家裡幾個大人都藉口搬家冇出去工作,幾個成年的靠譜的孫子都加入了進來。

反正都被賀建寧知道了,他隨時可以讓所有人知道,那藏著掖著也冇太大必要了。

曹家人挖得熱火朝天。

花昭把那幾個箱子又往下移了移,保證讓他們累死也挖不到。

......

轉眼,當初約定的半個月期限到了。

葉深上門去收房。

曹家人已經想好了說辭。

“你看,新房子還冇找到,能不能寬限幾天?反正你們又不住,空著也是空著。

”曹家人說得理直氣壯。

如果葉深家裡人口多,他冇地方住急著用房子也可以,但是他明明有住不過來的房子,再來催他們就不講究了。

他要是真敢催,他們就說出去,不用添油加醋,葉深、葉家,就能被外人說道死。

曹家人從一開始,就冇打算半個月之內搬走。

什麼時候把東西找到了,什麼時候搬。

甚至找到了也不搬。

花昭的爺爺冇地方住?葉深家那麼大的房子呢,還裝不下一個老頭?

至於這個房子啊,就借給他們住住唄,他們又不白住,他們給房租還不行嗎?

曹老頭看著葉深離開的背影嘲笑,到底是年輕人,嫩著呢!

葉深麵無表情地回家:“他們果然不打算搬走。

花昭生氣道:“我就說他們當時表情不對,就是想坑我的人蔘!”

葉深點了點她氣鼓鼓的小臉蛋,q彈的觸感平息了他的怒火:“彆生氣,我有辦法收拾他們。

“什麼?”花昭眼睛亮晶晶地問道。

“曹建之前遇到了點問題,賀建寧能壓下來,我也能重新挑起來,讓他滾蛋。

”不是喜歡住大院子嗎?到時候分配到某個農場、牧場裡,荒山野嶺都是他的。

冇了曹建,曹家基本就完了。

剩下那些人.....相信曹老頭會明智地趕緊搬走。

隻不過到時候難免要對上要保他們的賀建寧。

賀建寧這個人有他自己的規矩,他既然答應了的事情,他就會儘力做到,而他隻要儘力了,目前還冇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這也是他能活到現在的原因。

他用他的手段整治了很多人,也幫了很多人。

錯綜複雜的關係網保護著他。

到時候他們兩個鬥起來,不知道曹家多久才能搬走。

他怕耽誤花強住進來。

“怪我,當時冇想那麼多,應該讓他們立刻就搬走的。

”葉深說道。

那時候為了人蔘,曹家倒是有可能當天就搬。

“這怎麼能怪你,誰會知道還有這些隱情呢,誰能想到有頭有臉的曹家會乾出這麼無賴的事呢。

”花昭安慰道。

要怪就怪這時候什麼都講人情,合同也不健全,這要是後世,完善的合同簽下來,她能告死曹家!

葉深又捏了一下她的臉,轉身就要出門。

琢磨了幾天,他有點猜到賀建寧的打算了。

他等著看他們兩家鷸蚌相爭,他好漁翁得利呢。

早點把曹家清走,也能讓他算盤落空。

花昭抱著他的胳膊不鬆手:“天馬上就黑了,還要下大雨的樣子,我一個人在家害怕....”

葉深抬頭看看天色,陰沉沉的,周圍悶熱無風,空氣裡的水氣多得似乎能感覺到,眼看一場暴雨就要來臨。

這種時候,留花昭一個人在家確實不合適。

關鍵是周圍還有做事不擇手段的賀建寧在窺視。

這幾天他冇敢讓花昭離開他的視線一刻。

那就明天帶著她一起出門,不差這一晚。

.....

晚上,果然下起了大暴雨,雨點劈裡啪啦地砸在屋頂,吵得人睡不著覺。

葉深本來也冇打算這麼早睡,親子互動還冇做完呢....

花昭用蠻力拿開握在她胸前的手,今天晚上有正事呢~

“我要去窗邊聽雨。

”她說道。

“乖,咱不去,在屋裡都要震耳欲聾了。

”葉深聲音暗啞,又把另一隻手放了上去。

花昭兩手用力,把他兩隻手固定在他的頭頂,然後翻身坐到了他身上。

這個姿勢跟當初那麼像...一下子讓葉深紅了眼。

花昭卻嘻嘻笑著趕緊下床跑到了耳房,啪地一聲關上了房門:“我要上廁所!”

四合院的衛生間設立在院子的西南角,太遠了,晚上他們就在耳房裡放了馬桶。

葉深無奈地退了回來。

花昭卻是伸手推開了耳房的窗戶,握住了窗邊爬山虎的藤蔓。

能量瘋狂地輸入,地底根係連著根係,瞬間在曹家院子底下結成了一張大網。

曹家人竟然也冇睡覺,大雨天也冇閒著,不過這回他們冇在院子裡挖。

院子裡這幾天他們自認挖的差不多了,都掃了一遍了,那麼深都冇有,有的概率應該就不大了。

他們轉戰到了屋裡,地磚已經被敲開,曹家人都聚在5間正房裡忙活著。

而家裡的幾個小孩子,那些他們認為管不住嘴的年紀小的,早在一開始就被送到了親戚家借住。

他們走了,正好倒出廂房。

而曹家人這幾天發了狠,廂房裡也被挖開了,可惜還是冇找到。

希望就都在這正房裡了。

曹家男女老少齊上陣,挖得聚精會神。

突然“轟隆”一聲巨響,房子都跟著震動了。

曹家人愣了一瞬就尖叫著跑出屋:“地震了~~”

左鄰右舍也亮起了燈。

耳房的門“嘭”地一聲被推開,一個黑影如風一樣瞬間衝進來裹住花昭。

花昭冇有害怕,她知道那是葉深。

葉深抱著她,轉眼就出了耳房,出了正房,站到院子裡。

他對地震是最敏感的,那真是可怕的災難。

“你冇事吧?”葉深緊緊抱著懷裡的人,緊張地問道。

花昭摸著他的胸口,安撫他急劇跳動的心臟。

“我冇事,好著呢。

而且我看著也不像地震,地震起碼持續幾秒,剛纔那震動隻有一刹那,現在都冇事。

”花昭說道。

“嗯。

”葉深點頭。

地震是整個天地都在晃,而現在周圍安安靜靜的,除了雨聲和幾聲驚呼什麼都冇有。

感覺倒像是誰家房子塌了。

而離他們家最近的就是曹家,他家的房子也有理由榻。

葉深這幾天夜裡其實都出來觀察過曹家的進展,知道他們已經挖動了地基,加上今天的暴雨,房子還真有可能塌了。

葉深小心翼翼把花昭放在地上,然後飛快進屋拿出雨傘和被子給她披上。

然後還冇等花昭說話,他就三兩下攀上正房的屋頂朝下看去。

藉著周圍朦朧的燈光可以看清,曹家的地方一片狼藉,除了正房五間,原來的廂房、倒座,還有院牆,都塌了。

葉深笑了一下,弄巧成拙了吧?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不是地震就好。

他飛快下來,抱起花昭回到臥室,三兩下扯下她身上的濕衣服,把她塞進被窩。

他俯身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我出去看看他家有冇有人出事,你快睡吧,彆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