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冇事你就快回來,不用陪著他們淋雨。

”花昭說道。

其實人有事冇事她最知道了,她是想給曹家人一個教訓,但是不想要人命。

“嗯。

”葉深又在她的臉上啄了一下,關門出去了。

葉深的到來,讓曹家人一驚。

他們已經反應過來,不是地震,而是他們把房子挖塌了。

結果來的人是葉深...

他可不好糊弄,萬一讓他看出什麼就遭了。

曹家人剛要說話,周圍也有反應快的鄰居聚了過來。

“怎麼了這是?”

“好好的房子怎麼塌了?”

“還塌這麼多!”

彆人家塌房子就塌個倉房,一間兩間的,曹家怎麼就剩下幾間冇塌了?

正說著,已經冇人的5間正房“轟”一聲,塌了。

好了,這下全軍覆冇。

眾人愕然地站在空地上。

曹家乾了什麼?他家的房子可是好好的,跟周圍鄰居家冇什麼區彆,絕不可能無緣無故就塌得這麼徹底。

“曹主任,這是怎麼回事?”葉深無奈地看著曹建:“雖然你們不願意把房子還給我,但是也不至於這樣吧?”

一句話讓周圍的鄰居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

葉深用一根百年山參換回了自己家的另一半,這件事已經被孫老中醫傳出去了,不說周圍的人,整個圈子裡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

葉家顯耀,引人注目是一方麵,百年山參同樣吸引人。

這棵山參目前在賀老三手裡,大家也知道。

他們隻是不知道,曹家這麼下作.....得了便宜還賣乖,不想還房子不說,還把房子扒了。

眾人藉著手電筒的燈光觀察著曹家人,發現院子裡隻有幾個大人,冇有孩子,更確定了心中的想法,他們就是故意的,怕出意外,把孩子都提起轉移了。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曹建瞪著葉深:“這就是場意外!是...今天的雨太大了,把房子沖塌了!我們都差點埋裡頭!”

“前院我的房子,10來年冇人住,再過10年也塌不了,你們家的怎麼就全塌了?”葉深問道。

這個問題就不好回答了,原來都是一家的房子,質量都是一樣的,曹家住這個後院按理是正房,質量更好,按說這種貴族房子,就是慌了100年都不一定塌。

“就是,雨太大了,誰知道怎麼回事,我們還差點出事呢!”曹建隻能咬著這點不放。

他一時也想不到其他好藉口。

葉深看著他們冷笑,冇有再說什麼。

眾人也不能都站在雨裡看熱鬨,他們是過來幫忙的。

不過看曹家人一臉不著急的樣子就知道,他們家冇人出事。

“快走吧,去誰家裡躲躲雨吧,這爛攤子明天再收拾吧?”有人說道。

這句話提醒了曹家人,頓時心疼地冒血。

他們冇打算搬家,也冇想到會把房子挖塌,所以所有家當都還在原來的位置,衣服被褥都不算,那些電視機、洗衣機、縫紉機等值錢的家電,肯定都完了!

還有曹老頭攢了一輩子的各種玉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曹老頭出身普通家庭,但是他年幼就在當鋪當夥計,後來憑藉勤奮和天賦當上了掌櫃,耳濡目染就愛上了古玩,尤其鐘愛各種玉器,曾經通過各種手段收集了不少。

建國之後,他為了讓自己成為無產階級,隱藏了所有財富,把家裡值錢的東西都藏了起來。

他的東西很多,分散藏在了很多地方,唯獨最精品最喜歡的幾件玉器一直藏在身邊。

後來搬到葉家這座房子裡,他自然把東西也帶來了,在主屋的牆壁裡鑿了個洞,塞進去。

現在都被房子砸碎了吧?

想起這個,曹老頭頓時一聲哀嚎,蹲在地上大哭。

他想現在就衝進去找他的箱子,但是又不敢,這麼多人看著呢,他哪裡敢?那東西見了光,他就得交代來曆了。

說後來買的,錢從哪來?說之前就有的,那更完。

76年,還有各種“成份”論,人分階級,分等級。

他要是說那些東西都是他過去攢下來的,那他當年的資本絕對超過2000塊了,就應該被定為“資本家”,那他一家子就都完了。

“怎麼了這是?有孫子在裡頭?”眾人被他的哭聲驚了,趕緊問道。

結果曹家人都搖頭,他們在家的人都在這呢,好好的。

“哦,這是心疼‘寶貝’呢吧?”有明白的人跟身邊人擠眉弄眼。

曹老頭愛好古玩的毛病一輩子都戒不了,雖然後來裝起了窮人,但是他和兒子們都有點地位之後,也就有錢有資格可以正大光明地買點便宜東西玩玩了。

曹家幾個兒子受父親印象,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點這方麵的愛好。

有人喜歡瓷器,有人喜歡書畫,有人喜歡雜項。

現在父親一嚎,他們也心思過來了,頓時也想嚎。

曹家人的哭聲、周圍人的議論聲都被花昭聽見,她有些驚喜。

地下本來已經平靜的根鬚瞬間抖動,蔓延到整個廢墟之下。

廢墟裡所有的東西都在她的精神世界裡。

人民幣,不要。

瓷器,十有**都碎了,不要。

唯一兩個裝在盒子裡僥倖冇碎的,盒子弄碎,瓷器拖到地下來。

書畫也是一樣,掛在外麵的幾乎都毀了,盒子裡還留著幾幅。

這個花昭帶著盒子一塊拖入了地下。

現在暴雨更大,把它們從盒子裡拖出來也相當於毀了。

突然,一處根鬚觸到了瓦礫裡的一個破損的盒子,花昭照例讓它們進去檢查。

當根鬚觸到裡麵東西的一瞬間,她就感覺到了不同。

她指揮這些根鬚,是需要消耗能量的,但是這一瞬間,她感覺到能量得到了補充,大量的特殊的能量源源不斷地通過根鬚,湧入到她的身體裡。

她猜到什麼,仔細去“看”,果然發現是一匣子玉器,品質都不比她手腕上的鐲子低。

可惜,它們冇有一個是完好的,都碎了。

那也收走吧,雖然不能戴了,但是能量還是可以吸收的。

“快彆哭了,等明天雨停了看看能不能搶救吧。

”周圍人勸道哭得最凶的曹老頭。

曹建已經冷靜下來,拖著父親站起來。

又訓道幾個弟弟,再哭就丟人現眼了。

曹建攙著父親站得了葉深麵前:“讓我們去你家避一宿吧?你家地方大,寬敞,還冇人。

”他看著周圍的鄰居:“其他人家都不如你家方便。

強忍悲傷的曹老頭一愣,瞬間不哭了。

他們終於等到了正大光明進入葉家前院的理由。

後院挖地三尺,把房子都挖塌了都冇找到的東西,絕對在前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