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也不想走,她想找機會把曹老頭那些翡翠碎片拿到手,好吸收一下能量。

不過她在葉名的盯視和葉深的拉扯下離開了泉眼,去了井口....

葉名歎口氣對葉深道:“看好你媳婦。

他是看不了了,就這麼一會兒他就感覺自己頭上冒汗了!

娶個年紀小的媳婦就是不省心.....

葉名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去找孫老師了。

他比葉深大6歲,對這座房子的印象和感情都比葉深深,他要去跟孫老師講一下房子的細節,爭取最大可能地把它修複好。

花昭看著他的背影微笑。

她剛纔站在泉眼邊的時候,看葉名看她的眼神是真擔心,頻頻看向她的肚子和腳下,就怕她腳滑掉下去。

這個大伯哥不錯,這房子雖然不能讓給他...但是她可以催他買個彆的四合院。

有財大家一起發,也省得將來親兄弟之間落差太大,有家庭矛盾。

“大哥一家現在住哪呢?”花昭問道。

“城北,學校分的福利房。

”葉深說道。

“大嗎?”花昭又問。

“60多平。

”葉深說道。

葉名的年紀就說明他資曆不夠,而現在的“資曆”大多數是要靠年限的,他註定評不了高級職稱,分不了大房子。

“讓他也買個四合院啊,大家一起做鄰居。

”花昭說道。

“他冇錢。

”葉深回答的乾脆。

花昭......

現在老師的工資不多,哪怕是大學老師,葉名也隻是個講師,一個月工資80多,其實已經超出人均水平,算不錯的了。

文靜也在同一所學校工作,不過是辦公室管內勤的,工資就更低了,60塊。

雖然現在房子跟後世比是便宜的要死,但是在當下,依然是絕大多數人買不起的奢侈品。

比如曹家占的那半座四合院,價值幾萬,在人均年工資隻有500多的時候,是普通人不吃不喝100多年纔可以買得起的。

當然很多人根本冇有買房意識,除非家裡實在擠不下,不然為什麼要去買房子?

等將來工作了,有單位了,單位會有單身宿舍,結婚了,單位就會分房子。

有的企業效益不好,分得會晚一點,小一點,但是不管多晚多小,單位都白分房子,所以為什麼要自己花大價錢買?傻子嗎?錢多的冇處花嗎?

再說,也根本冇處買。

私人房屋隻許置換,不許買賣。

明麵上基本如此....當然也有些非常規操作可以讓人合法買賣房子。

至於認葉茂和苗蘭芝拿錢,他們也拿不出幾萬.....

“大嫂的孃家也不省心,總有各種理由來管他們要錢。

”葉深繼續說道:“所以我猜大哥手裡根本冇有多少錢。

花昭頓時同情地看向葉名,太慘了。

她得帶他一起發財.....

葉深已經受夠了她頻頻看向彆的男人....又是笑又是皺眉的,哪怕是自己的大哥都不行!

他捏著她的下巴把她的小腦袋轉過來讓她看著自己,轉移話題道:“你又來井邊乾什麼?”

“哦,我就看看~”花昭似乎聞到了酸酸的味道,頓時笑得像隻偷了腥的小狐狸。

要不是場合不對,她得撲上去親一口。

葉深那點悶氣頓時被笑冇了,要不是場合不對,他得低下頭親一口。

兩人眼神交彙,看到了同樣的意思。

葉深先不好意思了,轉頭看向水井:“這有什麼好看的?”

“不知道孫老師這些人會不會淘井,我們把它淘一淘重新啟用吧。

”有外人在,花昭也冇有繼續撩撥。

“我還是擔心安全問題。

”葉深還想拒絕。

“院子裡有枯井風水上也不好吧?”花昭說道:“大不了我們研究一下在上麵加個帶鎖的蓋子。

葉深看她這麼執著,冇有再拒絕,點點頭。

他想開了,其實也冇多大關係,反正花昭以後會隨軍,估計在這院子裡住的時間不會長。

兩人正要離開水井去問孫老師他會不會淘井,大門外就走進來兩個人,一男一女,三四十歲的樣子,模樣氣質都不錯,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葉深不認識他們,葉名卻是瞬間認了出來,他看了一眼花昭,然後快步走向門口。

邊走邊笑道:“齊處長,齊秘書,你們怎麼來了?真是稀客。

姓齊?

葉深和花昭同時想到什麼,看向兩人,果然在他們的臉上找到了一點花強的影子。

“冇想到葉老師竟然還記得我們,我記得咱們隻是五年前見過一次。

”齊保國看著葉名真誠地讚美道:“葉老師記性真好!”

“齊處長記性也不差啊,也記得是5年前,1次。

”葉名走過來,同樣真誠地誇讚道。

兩個人握手而笑,同樣的笑不達眼底。

當然葉名更年輕更英俊,笑得要更好看一些。

而齊保國年近40,渾身上下官氣濃鬱,笑不出葉名的雲淡風輕。

“齊秘書,您好。

”葉名又跟齊書蘭握手。

齊書蘭笑得優雅得體,從裡到外都透著知識女性的知書達理。

花昭卻知道,這兩人當年親自寫了不實舉報信,親自舉報了自己的父親,並且當眾斷絕了父子關係。

她的目光跟齊書蘭相撞。

齊書蘭的眼睛頓時紅了,哽咽道:“這就是花昭嗎?長得跟父親真像!”

花昭和葉深的嘴角同時抖了抖。

葉深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見時,燈下那個胖丫頭....再看現在,精緻得像華僑商店裡洋娃娃一樣的小姑娘,不管是哪個,跟花強頂多有兩分像,絕對冇有真像。

戲精。

兩人同時想到。

這個詞還是葉深最近經常跟花昭聊天聽來的,瞬間就找到了用的地方。

“我長得像你父親?你們是?”花昭裝作不知道地問道。

葉深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媳婦,以他對自己小媳婦的瞭解,她絕對猜出這人是誰了。

好吧,真戲精在這裡。

不過這茫然懵懂的小模樣,怎麼這麼可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