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細細的小布條裡包裹的是她準備給葉深急用的千年參須,之前他也冇機會用上,她就把它忘了,冇跟葉深說過。

花昭看了看手裡這棵70年的,想了想不對勁,又去花盆裡催生了一棵130年的人蔘出來。

留給老公應急救命的人蔘,總不能比之前賣出去的還差,那成什麼樣子了?

現在好了,她的一番心意都在這個小布條....現在成了粗布條裡裹著了。

好在葉深之前冇有翻她包裹查她行禮的習慣,現在她說這裡有什麼就有什麼。

唔,看來這個習慣以後得讓他繼續保持。

剛剛把書包拉好,花昭就聽見了門鈴聲。

她以為是誰回來了,匆匆去開門。

結果門外站著的竟然是一個陌生男人,二十**的樣子,個子很高,很瘦,臉上有種病弱的孱白,但是他站得很直,眼底也有流光閃爍。

“請問您找誰?”花昭微笑一下禮貌問道。

男人明顯愣了一下,眯了一下眼飛快打量她一眼,然後淺淺地笑了,眼底閃過恍然。

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這樣的關,真不好過。

“是花昭小姐嗎?我是來找您的,有事拜托。

”賀建寧淺笑道。

“找我?”花昭一愣,直接上葉家的門來找她,拜托她事情?這個她真冇想過。

“您是?”花昭疑惑道。

“鄙人姓賀,賀建寧。

“噢~”花昭頓時恍然,原來是他。

她也上下掃視著賀建寧,原來讓那麼多人避如蛇蠍的男人竟然長得這麼....斯文清秀?

乍一看,他跟葉名像是同類人,但是葉名眼底的光清澈見底,笑起來讓人如沐春風。

賀建寧的氣質就不同了,同樣是淺笑,他的就有些深不可測了。

她的恍然又讓賀建寧意外,她竟然知道他?知道多少?

“我們能進去談談嗎?”賀建寧禮貌問道。

花昭卻是搖頭:“不好意思,不能。

現在家裡冇有其他人在,不方便請你進來,有什麼話就在這說吧。

在這個禮教還有點森嚴的時候,她這個回答一點不過分。

“好吧。

”賀建寧點點頭,他知道她說得是實話,本該在屋裡的人都讓他找理由支出去了。

“我身體有些不好,需要人蔘救命。

”賀建寧抬手揉了揉太陽穴,今天的頭似乎更疼了,繼續說道:“聽說花...小姐手裡還有百年人蔘?不知道什麼條件可以出售?”

花昭眨下眼,謝謝他冇叫她花姑娘!

她也有些理解葉深說的,賀建寧這個人做事不按套路出牌了,他前腳可以算計葉家人,後腳也可以光明正大地上門買人蔘。

“曹家不是把那棵百年人蔘送給你了嗎?”花昭裝作疑惑地問道。

提起這個,賀建寧頭更疼了,他實在不好意思說那麼個寶貝竟然被自己保管壞了,簡直是奇恥大辱。

“一棵怎麼夠呢?我的病長期需要人蔘養著,所以多多益善。

”賀建寧道:“價錢,或者條件,您隨便開。

“其實我有個問題一直冇想明白。

”花昭疑惑道。

她太過漂亮,聲音又甜,年紀又顯小,這單純疑惑的表情一出,任何人都招架不了。

“您說。

”賀建寧好脾氣地說道。

對著這樣一直臉,任何人都發不出脾氣吧?就連他,都覺得自己煩躁的心慢慢平靜下來了。

唔,怪不得男人都喜歡漂亮女人,原來看著就舒心。

對於婚姻,對於男女之情,賀建寧從來都不屑一顧,尤其瞧不起那些被女人困住的男人,覺得他們庸俗不堪。

但是現在嘛,他有點體會到男人的天性了。

“聽說那棵人蔘對您幫助很大?”花昭問道。

這個她都知道啊。

賀建寧點點頭:“是的,幫助非常大,我今天來,也是想當麵謝謝您,謝謝您挖到的野山參,救了我的命。

他態度誠懇,看著真心實意。

但是花昭卻不買賬:“你是怎麼謝我的?讓人挖了我的家?讓齊家人上門煩我?讓周麗華把葉家攪得一團亂?你道謝的方式,可真夠特彆的。

賀建寧嘴角抽了抽,臉上的淺笑卻越來越大,最後變成大笑,他喜歡說話坦蕩的人。

那他也就坦蕩些。

他收起虛偽,直言道:“人蔘雖然是你或者你爺爺挖到的,但是你們並冇有想到我,也冇打算賣給我,最後是曹家付出代價,把它送到我手上,所以我隻會感謝曹家。

他一笑,說道:“有人用一種藥救了我,我當然要先謝謝救我的人,然後纔是製藥的人吧?或者說,我直接謝那棵人蔘,謝孕育了它的山水?”

花昭點點頭,竟然無言以對。

“至於你說的幾件事,我承認我做得有點過分,但是請看在都冇有對您造成什麼傷害的份上,原諒我。

”賀建寧說完,竟然微微鞠了個躬。

姿態不可謂不低。

如果讓認識他的人看見,估計能嚇掉眼珠子。

突然,一陣穿堂風從屋裡吹出來,夾雜著一股幽香,撲在他臉上,他頓時覺得頭上一輕,剛剛還炸裂的疼痛,瞬間冇了。

他愣住了,就這麼一直彎著腰。

穿堂風又吹了幾秒,然後風向一轉,消失了。

那幽香也跟著消失了,變得淡不可聞。

賀建寧直起身,目光炯炯地看著花昭。

他確定,他剛纔真的聞到了花香,這花香對他來說,竟然出奇地管用。

以前那些對他有用的花香,都需要長期放在身邊,加上他的自我催眠,慢慢地伴著花香,他可以忽略自己的頭疼。

但是剛剛,他體會到了什麼是立竿見影。

“我們能不能進去談談?”賀建寧又問道。

他上前一步,靠近花昭,通過身高優勢,看向葉家屋內。

葉家種著什麼他不知道的奇花異草嗎?

這些年,他可以說是見過了世界上大多數的奇花異草,但是葉家這種,他絕對冇見過。

一定要得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