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醫院呆了這麼多年可算是白呆了。

”徐梅嘲諷道:“你不知道女人流產很容易大出血出人命嗎?我要是把她打流產了,大不了被葉家人打一頓,他們不會要我的命,但是萬一花昭因為流產死了....我還有命嗎?你們到時候會保我的吧?”

“會的會的!”馮龍立刻點頭:“我們肯定會保你周全的!到時候小叔叔肯定也出來了,有他保你,你絕對不會有事的!”

徐梅看著賀蘭蘭,她臉上的狐疑已經消失了。

徐梅鬆口氣,點點頭:“我相信賀建寧賀先生的實力,你們嘛,嗬。

”她嘲笑一聲繼續道:“這件事,賀先生是知道並且同意的吧?”

“對,小叔叔知道,其實就是他讓我們這麼乾的!”賀蘭蘭說道。

她覺得這麼說更能取信徐梅。

好的,把賀建寧也拉下水了,徐梅點頭,花昭的任務算是完成了一個。

“我雖然相信賀先生,但是我冒這麼大風險,不得多得點好處嗎?”徐梅問道。

“是的。

”賀蘭蘭激動道:“隻要花昭死了,你想要什麼,儘管提!”

“我要,10萬塊錢。

”徐梅說道。

賀蘭蘭心裡悟了,這是聽說花昭有了10萬塊錢,眼紅了。

或者,她就是想要錢傍身。

10萬,她也配!

“好的,冇問題!”賀蘭蘭高興地點頭答應。

他們賀家不差錢,當初公私合營給的贖買錢就夠他們使勁花一輩子都花不完了。

雖然那錢當時是平分給了賀家三兄弟,但是如果這事真成了,她有權動用10萬。

不對,她想什麼呢?她為什麼要動用10萬?

花昭那邊死了,徐梅這邊就得立刻給她陪葬!她一分錢都不用出!

啊哈哈哈哈!

賀蘭蘭眼裡的得意和嘲諷,徐梅看得一清二楚。

這些狼心狗肺的玩意,她要他們一輩子活在驚恐中!

“行,我們重新把事情捋一捋。

”徐梅說道:“我完成什麼任務?能得到什麼好處?”

賀蘭蘭又皺了一下眉,不過她隻當徐梅心裡極度不信任,想再確認一遍。

那就再說一遍,反正這裡除了他們三個,冇人聽見。

這院子老大,就是院牆外有人偷聽,都聽不清。

就是聽清了也沒關係,他們又不會承認。

賀蘭蘭說道:“你隻要把花昭的孩子弄掉,馮龍就會跟賀雙雙離婚,娶你。

如果花昭不幸被你弄死了,我們賀家也會保你周全,事後,你不但可以跟馮龍結婚,我們賀家還會出10萬塊錢給你。

徐梅簡直太滿意了,頻頻點頭,笑得滿臉開花。

賀蘭蘭和馮龍眼底都是鄙視,這副貪婪的嘴臉,真是太醜了!

“馮龍,你再把賀蘭蘭剛纔說得話重複一遍。

”徐梅說道。

馮龍一愣,心裡突然有點打怵,說道:“這就不必了吧?”

徐梅頓時又怒了,大吼一聲:“剛纔是賀蘭蘭的承諾!她頂多能代表賀家!你離婚、結婚的事都是她說了算嗎?她是你什麼人?你媽嗎?”

馮龍心裡暴怒,臉色扭曲了一下,但是他喘了幾口氣,就擠出個笑容說道:“事成之後....”

“什麼事成?說具體點!”徐梅吼道。

馮龍臉皮抖了抖,重新說道:“你收拾完花昭,弄掉她肚子裡的孩子,這件事成之後!我就跟賀雙雙離婚,跟你結婚!”

至於弄死花昭就給她10萬塊錢的事,他就不承諾了,挖穿他家也冇有10萬塊錢,1萬都冇有。

不是誰家都能像賀家一樣,資本家出身,到了現在還能保住那麼多錢,還活得逍遙自在的。

“行,事情就這麼定了!我走了!”徐梅滿意了,起身就走。

磁帶的錄音時間隻有20分鐘,磁帶到頭的時候它會非常響地“哢”一聲,彈起按鍵,她得快點走。

“3天之內,你必須完成任務!”賀蘭蘭突然說道。

她怕時間拖太久,賀家的罪名都塵埃落定了。

她是討厭花昭,但是這次出手,主要目的確實是圍魏救趙,希望小叔叔那邊壓力小點,他能自己騰出手來解決困局。

“完不成的話,可冇有任何獎勵!”賀蘭蘭逼迫道。

“行。

”徐梅頭也不回道:“你們就等著聽好訊息吧!”

賀蘭蘭和馮龍一直盯著她的背影,直到消失。

“我怎麼感覺她今天有點怪怪的?一驚一乍的?”賀蘭蘭突然說道。

“嗬。

”馮龍隱含得意地笑了一下:“激動得唄。

”這個蠢女人,一聽說要跟他結婚,眼睛裡全身光。

賀蘭蘭點點頭,聽說徐梅這幾年,一直這樣,偶爾還瘋瘋癲癲的,之前還堵到花昭麵前,說她跟葉深有婚約,日子都定了,就等著辦事了。

呸!真是想好事想瘋了。

到時候,就說她瘋了...瘋子,什麼事情都乾得出來!她就是嫉妒花昭,自己要收拾她!萬一她攀咬出他們,也是瘋話,大家不用相信~

......

徐梅出門坐上公交車,到了花昭和葉深的四合院。

他們約了在這裡見麵。

葉家大院人多眼雜不能去。

這裡周圍都是高門大院,人員相對稀少,清淨。

之前賀家出事,葉家人都忙這件事去了,葉名也去了,冇人看著裝修,或者是其他原因,反正孫老師和他的學生們這兩天冇來。

花昭和葉舒一大早就來了這裡,等著徐梅的訊息。

孔傑比她們更早地到了葉家,跟她們一起來了。

葉舒白他一眼就同意了。

她怕徐梅那邊又出什麼變故,跟賀家談判的時候再臨陣倒戈,回頭真來欺負花昭!那可就完了。

還是帶個保鏢安全。

葉舒又看了孔傑一眼,突然說道:“結婚這麼多年,你可算是有點用了。

孔傑頓時哭笑不得,但是越想這句話,心裡越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