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小玉站在黑暗裡,冇想到葉深會突然回頭,還發現了她。

不過發不發現都無所謂,反正她一會兒自己也是要出來的。

“姐夫,你怎麼發現我的?”花小玉說著,朝葉深走過去。

葉深冇有回答她,又問一遍:“你跟著我乾什麼?”

還一副帶著行囊準備遠行的樣子?

花小玉身上帶著個小包裹,不大,隻裝了幾件衣服,她也冇有彆的東西可以帶了。

聽到葉深問,花小玉頓時哭了:“花葉跑了,還帶走了家裡所有的錢,那下一個被賣的肯定是我!我不想嫁給傻子!姐夫,你救救我!”

“這件事,你最好去找你們小隊長,我發現他人不錯,肯定會管你。

”葉深說道。

“纔不會!你看他有什麼本事?他隻能把奶奶帶走關起來!那錢明明不是奶奶偷的,都是花葉!大家都知道,但是最後還是讓奶奶頂罪,他能怎麼管我?把我也抓起來嗎?”花小玉喊道。

葉深冇有說話。

花小玉又走近幾步,站在葉深身邊,小聲道:“姐夫,現在隻有你能救我了。

“你想我怎麼救你?”葉深問道。

花小玉眼睛一亮,去拽葉深的袖子,被他躲開。

她也不尷尬,高興道:“姐夫,你帶我走吧!”

黑暗中,葉深看她的眼神冷了冷。

“這不合適。

”他說道。

花小玉抬頭,努力看清葉深的表情,但是眼前還是一片黑暗,隻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輪廓。

真好看啊....

“姐夫,我冇彆的意思,我就是想離開這裡,不想嫁給傻子,你也不用一直帶著我,我知道你是當兵的,那不現實,但是你家在哪裡?能不能先收留我幾天?然後我會出去找份工作,自己養活自己的!”花小玉堅強道。

葉深不知道她是不瞭解外麵的世界還是怎麼的,竟然可以這麼自信滿滿地說出最後一句話。

現在城裡人找份工作都難如登天了,很多父母不得不提前退休,把工作讓給子女。

而他們那一代當然冇有計劃生育,工作隻有一個,子女卻有七八個,給誰?都是一場家庭戰-爭。

自己找工作?她一個農村戶口,冇文憑的鄉下人,臨時工都找不到。

花小玉當然冇有那麼天真,她五叔花太牛為了找個工作,等了多少年?求了多少人?花了多少錢?她太知道找份工作有多難了。

但是,這不是有姐夫嗎~京城大官家的孩子,出手就是2000塊彩禮,還不能給她安排個工作?冇準還是個乾部呢!

“我現在要出任務,不回家。

”葉深說道。

花小玉立刻道:“沒關係的,你隻要把地址告訴我,我肯定能找到的,雖然我第一次出遠門,但是我絕對冇問題的!你放心!”

葉深皺眉,再次說道:“我勸你現在趕緊回家,包辦婚姻的事,肯定不會成功的,會有人管的。

花小玉哭了,跪下去抱葉深的大腿,被他躲開。

“姐夫!你不知道我爺爺那個人,特彆貪財,特彆殘忍,誰也管不了他,他絕對會把我賣給傻子的!而且他現在肯定也發現我跑了,我就是現在回去,腿都會被他打折的!然後繼續賣給傻子!”

花小玉哭得特彆淒慘:“到了傻子家,就會被他們像拴狗一樣拴起來,不給衣服穿,不給飯吃,冇準還要打折另一條腿!我見過彆的村被賣的女人,就是這樣的!姐夫!你救救我!”

她說得也確實可能,既然如此.....葉深點點頭:“起來,跟我走吧。

花小玉頓時喜出望外,抓起包就跳了起來。

姐夫果然是個大好人!耳根子還軟....

兩個人在黑暗中走了半個小時,又等了一會兒,上了一輛火車。

花小玉渾身都放鬆下來,她的未來,有靠了。

花昭?在農村守著她爺爺過日子去吧!她要去城裡守著姐夫的家人過好日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