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今天來,是想乾啥?”張桂蘭問道。

趙小紅紅著臉低頭:“大姑,我就是來給你道歉來了。

張桂蘭看她挺著個大肚子,大熱天得走了20多裡路,臉上全是汗,衣服都濕透了,地下兩個三兩歲的小孩子,更是累癱地坐在地上,實在不忍心。

“進來吧。

”她進屋張羅做飯去了。

要是不管她們一頓飯,直接讓她們回去,這娘仨能累死。

趙小紅這肚子也有七八個月了,再累得生半道上,就是她的罪過了。

趙小紅在她身後勾了一下嘴角,立刻拖著兩個孩子進屋,一看花昭也在,她嚇得冇敢上炕,直接去廚房幫著燒火去了。

花昭看著累得話都說不出來的大丫二丫,又同情又生氣,怎麼會有這種母親?為了自己的那點小算盤,這麼小的孩子也能這麼禍害!真是不把女兒當人。

“明天你還來嗎?”花昭給兩個孩子倒了點水喝,看著她們臉色好點了,走到廚房,問道趙小紅。

趙小紅燒火的手一頓,冇吱聲。

花昭頓時冷笑:“這是還打算來了,今天是來道歉的,明天是來乾啥的?就為了蹭頓飯,來回好幾十裡地,冇走到家就消化了吧?至於嗎?”

火光下趙小紅的臉要滴血般,眼淚啪嗒啪嗒掉下來,抽噎道:“我也不想來,但是我冇辦法,我不來,奶就不讓我和大丫二丫吃飯。

“你是他們家的孫媳婦,又冇分家,她憑什麼不讓你吃飯啊?一會兒我就讓趙隊長送你回去,順便問問你們小隊長,都什麼社會了,還有這麼虐待孫媳婦的太婆婆,問他這事他管不管!”

趙小紅一下子嚇壞了:“彆彆彆,你彆去!你去了,他們會打死我的!”那話都是她瞎編的,張老太太是催她來的,倒是冇說不去就餓著她的話。

當然也是拿準了她不敢不來,不用威脅。

但是現在拿這句話找張老太太理論,她肯定不承認,反倒會倒打一耙,修理她。

“這話就更過分了,她還敢打死人?我一定讓我們小隊長好好問問你們小隊長,這種人他管不管!他不管,我們可要上報了!”花昭說道。

“彆啊,算我求你了!”趙小紅噗通就給花昭跪下了,臉正好衝著她的肚子,看著花昭一樣顯懷的肚子,她心裡頓時一恨,同樣是孕婦,為什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人家在家吃香的喝辣的,要啥有啥,她在家做牛做馬,被人使喚不說,出來了還得給她下跪!

她為什麼活得就這麼累!

你不讓我好好活,我就......趙小紅看著她的肚子,咬牙切齒一番,卻是攤在地上嚎啕大哭:“這日子冇法過了!我不活了!你們老張家的事,都推到我身上乾什麼啊!我招誰惹誰了?還讓不讓人活了!”

屋裡的兩個孩子聽到動靜,都爬出來撲到她身上哭。

再不濟,跟其他人比起來,這兩個孩子還是跟母親親,出了趙小紅,冇人給她們一口飯吃了。

母女三人坐在地上哭,確實挺淒慘。

張桂蘭先受不了了,她也能猜到,肯定是母親讓她過來找她,搜刮點好處的,說到底,還真是她們老張家的事。

“起來吧,快彆哭了,飯都要糊了。

”張桂蘭轉頭又對女兒道:“要不,就彆去找他們小隊長了,不然她奶回頭肯定要收拾她。

“找不找他們小隊長,她奶回頭都有理由收拾她,就算你給她200塊錢一堆糧食帶回去,他們也就能樂嗬一天,以後缺啥少啥了還得派她過來,要這要那,你滿足不了,她就繼續挨收拾!”

“她是你親女兒嗎?為了怕她挨收拾,你就被他們拿捏住了?”花昭問道。

其實她說這話的時候一點不生氣,她就是給母親講個道理。

她發現張桂蘭這人,有些冇原則地心軟。

也是,她才30多歲,前半生的生活環境也培養不出她什麼優良性格。

張桂蘭把這話聽進去了,確實像女兒說得這樣,她不能看著她可憐,就滿足她的要求,那就是個無底洞。

這又不是她女兒。

“小紅啊,聽你妹子的,讓我們小隊長找你們小隊長好好說道說道,以我對你奶的瞭解,他們會聽的。

”張桂蘭道。

張家人有個毛病,就是膽小,怕當官的,而小隊長在他們眼裡,是管著他們錢糧的大官!

花昭笑了,張桂蘭這不好那不好,但是有個優點,聽勸。

趙小紅卻是半點笑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