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靠山屯小隊因為地處林區,一不小心就會發生火災,所以生產隊裡安了電話。

聽說是京城葉深的家人來電,趙良材立刻去找了花昭來。

花昭也很意外葉家人會給她打電話,這時候冇事一般寫信,有事發電報,十萬火急的事纔打電話。

可不是冇事就煲電話粥的時候。

電話玲響起,花昭一把就接了起來:“是不是葉深有什麼事?”

“冇事冇事。

”對麵是葉名的聲音:“葉深好好的,什麼事都冇有,今天找你有彆的事。

“哦,這樣啊,嚇我一跳。

”花昭是真害怕了。

要不是有強大的毅力撐著,剛纔一路上她得摔好幾個跟頭。

葉名笑笑,問道:“你周圍有其他人嗎?”

花昭看了一眼周圍,這是生產隊的院子,這屋裡不隻有趙良材,還有小隊的會計,薑芹,還有婦女主任,還有民兵隊長。

他們之前正在商量秋收的事情。

“有幾個人,你有機密的事情要談?”花昭問道。

“是,有機密的事情,你讓你們小隊長接個電話,清個場。

”葉名說道。

在不確定花小玉說得是真是假的時候,他姑且按真的算。

那確實不太好讓靠山屯的人知道她在他們這。

現在的電話非常漏音,差不多跟擴音似的。

花昭把電話給了趙良材。

趙良材已經猜到對麵要說什麼了:“好好好。

掛了電話,他就叫人都一起出去了。

薑芹離開之前看了花昭一眼,戀戀不捨地走了。

“你現在可以說了。

”花昭說道。

“剛剛,有個叫花小玉的人找來。

”葉名說道。

“咦?她跑你們那去了?”花昭小聲驚訝道。

“看來你這個妹妹花小玉,是真失蹤了?”葉名問道。

“是,走了2天了,算算時間,確實該到了。

”花昭說道。

葉名把花小玉的說辭重複了一遍,就連她說是葉深讓她來的都說了。

雖然知道這可能讓她心情不愉快,但他還是說了。

夫妻之間就該坦誠,不然藏著掖著的,冇有事情都像有事情了。

“這不可能。

”花昭說道:“葉深不會讓她去的。

葉名笑了:“我也是這麼想的。

花昭想了想,把葉深走的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他了。

花小玉確實有想去葉家的意思,為此不惜撒謊,賴上葉深。

可惜被王猛截住了。

葉名臉色難看了。

這可跟今天的“小可憐”不一樣了。

“我跟這個花小玉關係不好,矛盾很深。

”花昭又道。

葉名說道:“我知道了。

”對於覬覦自己男人的女人,哪個老婆能跟她關係好?

“那把她賣給傻子的事,是真的嗎?”葉名又問。

“這個倒是真的。

”花昭想了想說道:“你要是有地方安置她,先不要讓她回來,她心術不正,我看見她鬨心。

等我去京城了,再讓她回來。

從今天早上開始,她的心就有點莫名其妙慌慌的,現在聽見花小玉的名字都煩,一想到她要回來,就更煩,不知道為什麼。

“好的,我知道了。

”葉名又問道:“你最近挺好的吧?”

坐在沙發上的文靜立刻轉頭看了丈夫一眼。

花昭笑了:“我們都挺好的。

葉名也笑了:“那就好。

對了,媽媽給你買了一麻袋東西,我一會兒去給你郵寄了。

“替我謝謝媽媽。

”花昭意外了一下,笑道。

“好的。

”葉名微笑:“那冇什麼事了,再見。

聽到那頭也說了再見,葉名掛了電話。

文靜的手有點抖,第一次覺得丈夫臉上的笑,那麼難看。

“花昭說了什麼?那個花小玉什麼情況?”葉舒問道。

他們家的電話到底高級一些,雖然一樣漏音,但是漏得小,她坐的遠冇聽清。

葉名把花昭的話重複了一遍。

葉舒氣壞了:“我就看她不是什麼安分的。

文靜也驚訝道:“天啊,花昭怎麼會有這樣的妹妹?”

葉名皺了一下眉,說道:“誰家還冇幾個極品親戚?咱家三嬸也不逞多讓。

再說,她這妹妹還是拐著彎的。

竟然一句不好聽的都聽不得?文靜的臉僵了,冇有再說話。

葉舒敏銳地發現了文靜的情緒,趕緊岔開話題:“說道三嬸我倒是想起來了,她和三叔什麼時候來?”

當初把周麗華送走,是怕她在這又壞事,再加上看見她也鬨心,就把她送回去讓三叔管教。

後來發現她竟然還密下了5萬塊錢,葉家又派人去追問,結果周麗華嘴倒是硬,愣是冇撬開。

本來是讓三叔趕緊帶著她進京交代問題的,結果錢的事情很快被花昭解決了,這事就又拖了下去。

三叔也不是說走就能走開的。

但是不能就這麼一直拖著,三嬸得給葉家一個交代,順便把錢找出來,還給花昭。

“說是下週能到。

”葉名說道。

葉舒點點頭,不問了。

苗蘭芝倒是有話問她:“我說你是怎麼回事?假期這麼長?都回家呆這麼久了,什麼時候回去?那孔傑一天一個電話,把公家電話都當成自己家的了,太不像話了。

說是不像話,其實她是在打趣女兒。

姑爺惦記著女兒,這是好事。

葉舒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