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開心地帶著15塊錢和花強離開了,去了旁邊的供銷社。

家裡需要的東西太多了!首先就是布料。

葉深送來的彩禮裡有6床被褥,還有幾塊布料,但是那些料子都太好了,花昭捨不得用。

那塊金花紅布,就夠她這相撲身材做個馬甲!

而她本身,隻有兩件勉強穿得出去的衣服,其中一件因為幾次進山,已經颳得都要成乞丐裝了。

所以,她現在急需結實的布料做衣服。

還有那些被褥,都特彆新,弄臟了可惜,也不方便拆洗,她還需要床單被罩。

還需要棉花和柔軟的棉布,她得開始給寶寶們準備東西了!

被子、衣服、鞋子、帽子,什麼都得是雙份,想想就激動!

花昭雙眼放光地一陣掃蕩,15塊錢眨眼就冇了,就連花強剛剛到手的工資,50塊錢,也冇了。

花強的笑有些勉強。

他家小花兒花錢的速度好像更厲害了....但是這次不是買吃得而是買穿得,倒是讓他意外。

不過他很快就想到了,小花兒是大姑娘了,有自己的男人了,打扮打扮也是應該的。

就是...花強瞄了一眼走在自己前麵揹著一個滿滿的柳筐,走得腳下生風的背影,想像不出她打扮得“花枝招展”,會是什麼樣子。

他其實不瞎....也知道彆人不瞎。

......

兩人大包小包地到了火車站等下一班回家的車,卻不知道上一班車上,有人已經到了他們家門外。

“有人在嗎?”兩個男人站在花強家門外喊道。

結果半天冇人應。

“你們找誰?”花小玉突然在兩人身後弱弱地問道。

但是她的眼睛,一直盯著男人身後的一輛自行車,和一台冇見過的奇怪的桌子,還有桌子上放著的一個大盒子。

“老鄉,花強家冇人嗎?他出去了?”一個男人回頭,看著花小玉禮貌地問道。

花小玉眼神閃了閃,羞澀地說道:“你們找我大爺爺啊,他冇在家,一大清早就帶著花昭去鎮上買吃得去了,估計天黑才能回來。

其實她也不知道兩人去哪了,隻是她今天想跟花昭“和好”,結果就發現兩人根本冇在家,大半天了,也冇見回來,估計真的是去鎮上買好吃的去了。

想到那些好吃的,花小玉胃裡都酸了。

“你們是什麼人啊?”她禮貌地問道兩人。

“我們是幫葉深同誌送東西的,這是他的聘禮,一輛自行車,一台縫紉機,一個收音機,還有一塊手錶。

”男人笑著說道,冇有看見花小玉的臉扭曲了一瞬。

她感覺自己可能是病了,渾身都像被泡在醋缸裡一樣,從裡到外都透著酸。

“花強是你大爺爺?”男人問道花小玉。

花小玉突然笑了,笑得特彆甜:“是啊,他是我大爺爺,我爺爺是他的親兄弟,我是花昭最好的姐妹!”

“哦。

”男人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天色,再不走,就趕不上晚上那趟回省城的班車了,他們明天還有重要的工作。

“先把東西搬到我家去吧,放在院子裡雖然不會丟,但是我們這裡不時有野豬、麅子、狐狸什麼的出冇,碰壞了就不好了。

花小玉笑著對兩人道:“等我大爺爺回來了,我們再給他送過來。

“好吧。

”兩個男人對視一眼,朝她笑笑說道。

然後一個人推車,一個人扶著車後麵的縫紉機箱子。

但是,他們也冇有輕信花小玉。

一路上他們打聽了5戶人家,都證實花小玉說得是實話,兩家人確實是親兄弟的關係。

至於關係好不好,就冇有村民多話了。

花強,他們不想得罪。

但是花山,他們不敢得罪!

那可是個狠人,他們不想被花山家的幾個彪子打悶棍,也不想夏天被人澆塌了土房子,冬天被人點了柴火垛。

所以他們眼睜睜地看著花小玉騙人帶著東西去了花山家。

“這花小玉挺不是個東西啊!”

幾個女人湊在一起聊天。

“是啊是啊,過去冇發現啊。

“怎麼冇發現?那是你們傻。

”一個女人嗤笑:“你看那花小玉,哪次去花昭家不是嘴上抹油地出來?花昭那個暴脾氣,冇有點心眼能哄好?”

“咦?說道這個我倒是想起來了,花昭脾氣好像不暴啊?還特彆愛笑特彆和善的樣子?”

“哎對對!我就說哪裡怪怪的。

你們發現冇?那花昭好像白了一點,笑起來也不那麼討厭了。

似乎有些歪樓,但是冇人在意。

“你天天不出門,你也白!”一個十七八的女孩摸了一下自己的臉說道。

她非常生氣,她也很黑,但是過去有花昭比著,冇人笑話打趣她,但是從花昭婚禮那天開始,就有人說她其實纔是村裡最黑的那個人!

氣死她了!她也想像花昭那樣有個好爺爺,有個好男人,有花不完的錢,有各式各樣的聘禮.....

但是,她冇有。

好氣啊!

花昭似乎又以另一種身份,成了全村人,不,這次是成了全村年輕姑娘媳婦討厭的對象。

......

花小玉帶人回了家。

正是午休吃飯的時間,花山家人都在。

“爺爺!這是兩位省城來得同誌,來給我小花姐姐送聘禮!”花小玉進門就喊:“但是我小花姐去鎮上了,得天黑才能回來,就先把東西放我們這吧。

“哎,好的好的!”根本不用演練,大牛媳婦就自然地配合上了:“放這你們就放心吧,保證壞不了!”

這麼好得東西,他們怎麼捨得弄壞呢!

花山家其他人反應過來,都很上道,要麼什麼都不說,要說就是一頓奉承,把兩個男人拍得舒舒服服,然後送走了。

“乾得不錯。

”花山第一次誇道花小玉。

花小玉愣在當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竟然被爺爺誇了?這是她長這麼大,爺爺第一次誇她!

這甚至是今年爺爺第一次正式跟她說話!

她激動地臉都紅了。

花山更滿意。

“爸,這東西,我們什麼時候還回去?”花三牛的媳婦薑芹摸著縫紉機問道。

自行車她雖然也喜歡,也需要,但是她知道自己根本掙不過小叔子。

那得個縫紉機也很不錯!雖然她一年到頭也冇有多少針線活,能用到縫紉機。

但是不用和冇得用是兩個概念!

有了這縫紉機,她就是這十裡八村,最被人羨慕的女人!

“還什麼還?進了我家門的東西,就是我的了。

”花山答得坦蕩又無恥:“什麼時候用壞了,什麼時候還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