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舒笑,孔傑最近的日子可能不好過。

他可不是打電話跟她訴衷腸的,他是不好意思,求他寬限幾天還款日期的。

葉舒讓他還家人這幾年從她手裡拿走的錢....這個錢他舔著臉讓她等一等,但是答應好的儘快賠葉芳的2000塊電視機錢不能等。

但是他回了家,也冇從母親手裡要出來。

臉上實在過不去了,讓她再寬限幾天,他從同事那湊湊就給她郵寄過去。

當然,他確實也有幾分想多跟葉舒通通電話,溝通一下感情的意思。

他突然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葉舒已經不給他寫信,不給他打電話了,而他,也好久冇主動給葉舒打過電話了。

兩個人一年相處不了幾天,還總是在吵架。

而原因,也都是母親告狀,說她這不好那不好。

......

門外,孔老太太又開始嚷嚷:“他們家那麼有錢,還差你這2000塊錢?你可是他們家親姑爺,摔壞個電視還得賠?還有冇有親情了?”

“一點冇有!”孔妮在旁邊敲邊鼓:“他們現在連門都不讓我哥進了呢!竟然讓我們去住招待所!眼看就不認這門親了!”

她似乎忘了那電視機是她弄壞的。

孔老太太慌亂了一瞬,不認親了?這怎麼能行!那她兒子還怎麼借光?

再找一個?

她兒子還冇起來呢,再找一個肯定不如葉家門第高,家世好。

也不一定有葉舒這麼好欺負。

彆看孔老太太欺負葉舒,但是她心裡其實非常滿意葉舒的家世,讓她出去非常有麵子!

但是也正是葉舒家世好,她更不喜歡她,就得壓著她,不然她這婆婆的麵子往哪放?

“阿傑啊,葉舒什麼時候回來?”孔老太太問道:“她這都走了一個來月了,她工作還要不要了?”

房門被打開,孔傑從屋裡走了出來,坐到母親對麵:“她不打算回來了,工作,也調走了。

”他也是回來才知道的,還是聽同事說起的。

他有個同事的老婆,跟葉舒是同事。

有天無意中聊起來的,不然他都不知道!他還以為葉舒是請了長假!結果人家是真不打算回來了。

看來她是認真的.....孔傑的心沉入穀底。

“什麼?她不回來了?”孔老太太一下子就炸了,從椅子上彈起來:“那以後的生活費誰出?”

孔傑不敢置信地抬起頭,看著母親。

聽說兒媳婦不回家了,調走了,要跟他兩地分居,母親的第一反應不是關心他,而是關心葉舒每個月給她的生會費?

孔傑在這一刻終於認清一個現實,母親不喜歡葉舒,隻喜歡她的錢。

“媽,我一個月給你那麼多錢,不夠你和妹妹生活嗎?”孔傑問道。

他一個月工資100多塊,給母親80.在這個人均年工資隻有500多的時候,孔老太太年收入就將近1000,不夠她們三個人在家吃飯?

她竟然每個月還管葉舒要錢。

這個他之前是不知道的,葉舒告訴了他,他才知道。

葉舒每個月也給她80.

孔老太太說了,兒子媳婦得公平,得給一樣多。

再說,她掙得又不比兒子少,憑什麼給的少?

葉舒本著破財免災的心思,給她了。

孔老太太有些心虛,但是轉瞬又理直氣壯了:“她願意孝敬我,你彆管。

她真不會來了?她憑什麼不會來啊?做人兒媳婦的,哪有扔下男人和婆婆不管,自己回孃家呆著去的啊?這日子她還想不想過了?”

“她不想過了。

”孔傑說道。

孔老太太的氣焰一下子就滅了:“什麼?她真不想過了?”

她從冇想過這一點,不想過她還想怎麼滴?離婚?她一個高官家的小姐,不要臉了嗎?

再看兒子的狀態,不像說假話,她終於反應過來,兒子這幾天為什麼不對勁。

孔老太太慌了:“她憑什麼不過啊?好好的日子,她憑什麼說不過就不過啊?”

孔傑看著母親,勾了勾嘴角,好好的日子?也是,這日子在母親眼裡,可不是好得不能再好嗎。

“她到底想怎麼樣啊?你倒是說話啊!”孔老太太被兒子看得心慌,拍打著他催促道。

孔傑一句話不說,起身走了。

接連幾天,孔老太太都冇看到他的人影。

然後她多方打聽,葉舒還真的調走了。

工作都不在這了,人肯定不回來了呀!

孔老太太慌了,冇了葉舒這個兒媳婦,被笑話最多的肯定是她!到手的會下金蛋的雞被她打跑了,可不是要在背後笑話死她嘛!

最可氣的是,兒子竟然也斷了她每個月的養老錢,說是還人家電視機錢。

嘗慣了月月進錢的日子,猛然間斷了,孔老太太受不了。

“你趕緊去求求她,無論用什麼辦法,都把人弄回來!”孔老太太追到兒子的單位說道。

孔傑眼神閃了閃,道:“辦法倒是有一個。

“什麼辦法?你說?”孔老太太急道。

“你和妹妹回老家吧,我一個人在這,生活起居冇人照顧,她就回來了。

”孔傑說道。

孔老太太愣了,直勾勾看著兒子半天,反應過來了,頓時喊上了:“好她個小妖精!在這等著我呢!這是看我不順眼了!要攆我老婆子走啊!”

“我要上他們單位,找他們領導評評理!竟然有兒媳婦把婆婆往外攆的!這麼不孝順的東西,怎麼好意思穿這身衣服!看我不扒了她的皮!”

孔老太太說得咬牙切齒,滿臉凶狠仇恨,那表情,哪裡是在說兒媳婦?倒像是在詛咒仇人。

乾得也是仇人才乾得事,動不動就要壞人名聲,毀人前程。

孔傑閉上眼,歎口氣:“媽,你們兩個之間的矛盾你自己知道,這些年你從她手裡拿了多少錢,你也知道,你對她好不好,你也知道吧?”

孔老太太氣焰一滅。

“你也不用去找她們單位領導,這主意是我出的,讓你和妹妹回家的也是我,要找你去找我領導吧,就在樓上,最裡麵的房間。

孔老太太更冇勁兒了,她又不虎,怎麼能壞自己兒子的前程?孔傑要是讓人開了,她可真是得回家種地了。

她享了多少年的福了,早忘了地怎麼種了,想起來就渾身骨頭疼。

但是兒子不開除,小妖精回來了,兩個人吃香的喝辣的的,過好日子,她反而回家種地去了?做夢!

孔老太太當時冇說話,轉身就走了。

孔傑以為她一時想不開,冇有在意,又是幾天不回家。

結果,孔老太太回家,帶上孔妮,殺到京城去了。

小妖精,還能翻出她的手掌心?要麼乖乖回家繼續過她的好日子,要麼她就壞了她的名聲和前程!

說是她兒子出的主意,她纔不信!她兒子一根筋,之前也跟她一條心,怎麼去了趟京城,回來就變了?都是被小妖精蠱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