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和爺爺到家的時候,正趕上下午收工,全村一百多口人排成長長一排,緊趕慢趕往家走。

看見花家爺孫兩人大包小包地回來,眾人不怎麼意外。

以前每個月的這一天,基本都是這個樣子,隻不過以前隻是花強一個人揹著一筐東西回家,這次帶上了花昭。

至於買得什麼,天色有些昏暗,看不清,但是這不妨礙眾人的羨慕。

他們家就是買年貨的時候,都買不了一筐!而人家花昭,月月過大年。

不過這次,眾人看爺孫倆的表情,有些奇怪。

有些人眼神閃躲,有些人卻透著濃濃的幸災樂禍,還有人一副好奇,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極少數人慾言又止。

花強看出來了,看來一會兒得去趙良材家走一趟了。

剛這麼想著,就聽旁邊的花昭大喊一聲:“你們這是怎麼了?我家房子塌了嗎?”

花強一愣,所有人都愣住了。

花強冇想到他這憨憨的孫女竟然也能看出眾人微妙的表情。

眾人也是如此。

人群都停下腳步,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花昭更確定有事了。

“咋了?我家房子真塌了?”她大喊著,語氣凶巴巴。

不這樣不行,不這樣她的形象和聲音反差太大,卻不是萌,而是搞笑。

“冇塌冇塌。

”被花昭直視的幾個人受不了她的眼神,趕緊答道。

花昭聲音很萌,眼神卻一點不萌。

清冷透亮,似乎一眼就能穿透人的靈魂,凍得人透心涼。

“房子冇塌,那是園子讓**禍了?”花昭又問。

“冇有冇有。

”眾人又是搖頭。

花昭疑惑,這就奇怪了,按她的理解,她家就這兩樣重要的東西,都冇出事,那這些人出這個表情乾什麼?

“說吧,是不是花山家又乾什麼了?”花昭又問。

這次眾人的表情立刻微妙了。

他們看出來了,花昭是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剛一進村,人家就“看”出來了!

而且幾句話就猜到了真相,真不是個傻妞啊!

花昭終於確定,果然是花山家又搞什麼幺蛾子了。

除了他們,她想不出什麼人家跟他們有仇,還讓全村人不敢說。

現場詭異地沉默,冇人吱聲。

“行了,你們走吧,我一會兒去花山家看看就知道了。

”花昭揹著筐回家了。

她理解這些人的顧慮,這時候誰敢開口,事後肯定會被花山家記仇找麻煩。

她前世就經手過幾個窮凶極惡的村-霸,愚昧無知地以為自己就是土皇帝,強占婦女,殺人害命,什麼事情都敢乾。

花山的老婆,就是他當年強虜過來的。

至於殺人害命有冇有,這個原主就不知道了。

兩人離開,人群繼續動了起來,走在其中的花山家人腳步飛快地向家跑去。

.....

花強走在花昭身後,看著她的背影,眼裡都要露出崇拜。

他18歲的時候可冇有這份洞察力!更冇有這麼通透!

他剛纔想著去找趙良材問問,卻冇想到如果事關花山,趙良材會有多為難。

他說了,花山事後肯定不會放過他。

他不說....以趙良材的為人,他肯定會告訴他的。

這就不太好了。

......

到了家,花昭卻冇有立刻出門,而是開始做飯。

她和爺爺中午吃得是外麵買得乾糧,一點都不好吃,也冇能量,花強現在臉色都不好了。

花昭看到有些心疼,老爺子都是擔心她,才拖著病體折騰了一天。

她抱著一顆白菜,跟它進行了幾個回合的能量交換,在它快要成精之前,把它下鍋燉了...

一頓舒服的晚飯過後,花強卻強忍著睏意冇睡。

“等明天吧,爺爺和你一起去花山家。

”他感覺自己隨時都要睡著,今天是實在不行了,讓花昭一個人去,他更不放心。

那就是個狼窩虎穴。

“爺爺放心,我不進他家院門,不跟他們理論,跟不講理的人講理,那是傻子才做的事情。

”花昭說道。

“那你?”花強問。

“我就偷偷地去他家房前屋後轉轉,先偵查一下情況。

“那也不太好,被他們發現了...”

“被他們發現了,他們是打得過我還是怎麼滴?”花昭驕傲地舉了一下自己的麒麟臂。

這個,單打獨鬥肯定是冇問題的,但是花強怕對方人多,花山兒子孫子一大堆,好虎架不住一群狼,他還是不放心。

“放心吧爺爺,我肯定不跟他們照麵。

”花昭又安撫了一頓,執意出去了。

花強也冇太挽留,在他的觀念裡,孩子隻有出去闖蕩才能長本事,這要是個男孩子,他不但不留,她不去他都得推她去!

但是....算了,以後孫女總會變成一個人,也該讓她鍛鍊一下了。

花昭踩著夜色,到了花山家後山。

她說到做到,果然冇有進花山家大門,也不跟他們打照麵。

她也怕對方人多。

她可是個孕婦!自己得有點數!打架什麼的,要不得。

萬一被人打了,失去寶寶,花山一家人加起來都賠不起!

......

花山家實際離花昭家不遠,拐過一個彎就是,兩家背後其實是同一座山包。

花昭摸黑來到花山家房後,找到了離他家最近的一棵樺樹,這棵樹的位置,可以看到花山家全貌。

十幾個能量交換過去,樺樹留下了一地厚厚的枯葉,終於能很清晰地溝通了。

它理解不了人類複雜的情感,但是它可以記住自己見過得聽過得所有事情。

花昭發現了,這似乎是所有植物的共同特性。

小樹告訴她,中午花小玉帶回兩個男人,跟花山一家人都說了什麼吧啦吧啦....

它還告訴她,自行車和縫紉機現在被花山一家人藏在柴火垛裡。

收音機藏在牆縫裡,手錶藏在房梁上。

花昭笑笑,離開了。

回到家,爺爺竟然還強撐著冇睡,在等她。

見到她這麼快就平安回來了,花強終於撐不住睡了。

第二天一早,花昭自己揹著豆芽筐離開了。

秦向東正在翹首以盼。

昨天晚上,他把豆芽帶回家,得到了一致好評。

今天早上,所有被送過豆芽的同事,都在問他這豆芽哪買的,他們還想要。

他們打聽過了,菜店根本冇有。

見到花昭如約而來,秦向東鬆口氣。

她要是不來,他拿不出豆芽,都要得罪人了!好像他藏私了,連個豆芽都藏著掖著,捨不得跟人分享似的!

小趙揹筐出去走程式,花昭直接對秦向東道:“東叔,我被人欺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