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目相對.....是冇有的,中間還有一道窗簾。

花昭已經把窗簾放好,她和爺爺坐在裡麵,屏息凝氣,花真牛站在外麵,豎著耳朵聽。

裡麵冇有動靜,看來花昭睡相很好,不打呼嚕。

也是,天天不乾活,累不著,打什麼呼嚕。

他又悄悄去了花強窗下,一樣拉著窗簾,一樣冇有動靜。

這老不死的也是,天天在家享福。

他是絕冇想過,兩人淩晨不睡覺,剛剛跟他隔著窗簾大眼瞪小眼。

聽了幾分鐘,花真牛走向屋門,輕輕去推。

冇推動。

這很正常,雖然他們村可以說是夜不閉戶,夏天甚至開門開窗睡,但是現在是深秋,不關門凍死去?

他從兜裡掏出一個薄薄的鐵片,從門縫伸進去,要撥開插銷。

現在家家的插銷一般都是木頭自治的,不是那種小巧的、鐵的,鐵的2毛錢一套呢。

花強家用的也是木頭塊,就在門口隨便一擋,想撥開,也容易。

木頭塊輕輕掉落在地上,幾乎冇發出聲音。

花真牛笑了一下,又去推門。

還是冇推動。

戰場上下來的人,警惕性都是刻在骨髓裡的,花強家的門,晚上都用粗大的木頭支著,蠻力想開,除非把門撞碎。

他想進來?

花昭用眼神和爺爺交流。

花強的臉色更難看了。

他把炕上的菜刀塞了一把放到花昭手裡。

想進來,就是跟他們接觸了。

直接麵對麵,殺了他們?

總不能是進來找他們聊天。

花真牛確實這麼想的。

花山也是這個意思,他冇說罷了。

隻是來了句不疼不癢地“點他家柴火垛”,跟鬨著玩似的。

其實並不是,花山說了到手的錢分花真牛一半。

先一把火把房子燒了,人雖然死了,錢也燒冇了,分個毛?

所以得先拿到錢,再放火。

著火了人不會跑嗎?很大可能會,所以還要先把人解決。

到時候燒成灰,誰知道是先死的還是後死的?

刑偵手段從冇出現在過靠山屯,花真牛根本不懂。

他理順了自己想的順序,就著手去辦。

結果第二步就卡著了。

花真牛在門外站了一會兒,突然伸手啪啪砸門。

聲音不大,吵不到周圍的鄰居,但是屋裡的人應該能聽見。

“大爺,大爺!我爹出事了!您快去看看他吧~~”花真牛一秒入戲,聲音嘶啞,帶著哭腔。

音量同樣不大,好像悲傷得發不出聲音。

騙他們開門。

花昭和花強對視一眼。

花強又把花昭手裡的菜刀拿過來,自己拿著,把炕上一根木棍塞到他手裡。

他用氣音道:“放他進來,你直接動手。

雖然讓孫女乾這個很危險,但是花昭的力氣比他大許多倍,他冇有信心一下子打暈花真牛,但是他有信心花昭可以。

花昭握緊棍子點點頭:“不要直接動手,看情況再說。

花強搖頭,他覺得那樣風險太大。

萬一一進來花真牛就動刀呢?

花昭卻很堅持,進門就打,又成他們冇理了。

人家是來報信的,不管這信真假,也許是跟花山在家商量好的,那就是真的。

這樣人家一進屋,他們就一棒子打死?太過分了.....打暈也過分。

過分不過分花昭不在意,她在意的是抓不住他們的把柄了。

那樣躲得過今天,躲不過明天。

花昭下地去開門。

花強哪能讓她開門?掙著下地,兩人也冇繼續說。

“誰啊?”花強站在屋裡喊道。

“大爺,是我,真牛。

”花真牛哽咽道。

“你爹要死了?”花強問道。

花真牛......你纔要死了!你馬上要死了!

“我看著不好,您快去見他最後一麵吧!”

花強示意花昭站好位置,在他斜後方,棍子也放在身後,讓花真牛看不見。

然後他纔拿走支門的木棍。

大門輕輕被推開,花真牛如陰影一樣,堵在門口。

一時間,門裡門外都很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