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強握緊了身後的菜刀。

花真牛站在門口不動,再加上早就猜到他要乾什麼,這身影看起來陰森又恐怖。

花昭也握緊了手裡的棍子,她也是第一次這麼近地麵對想殺她,又有能力殺她的人。

過去那些有同樣心思的,都是被抓起來的被告人。

有心無力。

這個.....花昭握緊木棍,感覺再用力,棒球棍粗細的木棍就要在她手心裡折斷,她的信心大了。

她不是過去那個普通女人了。

而且,另一隻手裡,她還握著種子呢。

到時候勒不死他,也嚇死他!

門外的陰影動了動。

甜甜的聲音突然響起,嚇得身影一頓。

“四牛叔,你是來殺人的吧?”花昭軟軟地問道。

一點聽不出害怕,好像在問,他是不是來吃飯的。

“你打算怎麼殺?”花昭疑惑道:“你帶了菜刀還是鐮刀?”

花真牛冇動,也冇吱聲。

花強都有點懵。

花昭也突然想到了他不直接放火,寧願騙他們也要開門的原因:“你還想找到錢吧?你猜我們把錢藏哪了?”

她嘻嘻一笑:“錢是我藏起來的,我不告訴你,信不信你找到天亮也找不到?”

花真牛終於開口了:“你把錢放哪了?”

花昭卻是換了問題:“你怎麼有信心能殺了我呢?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力氣有多大?”

這個花真牛還真不知道,他冇親自試過。

聽到的都是傳言,家裡幾個嫂子倒是說過花昭打人很疼,但是女人都愛“血呼”,他不怎麼信。

力氣大,頂多跟他差不多吧?他打人也疼。

不過他之前也確實不想跟她硬碰硬,他想把他們解決在睡夢中,奈何門打不開。

“說,錢放哪了?”花真牛又問。

“你讓我說我就說?你以為你是誰?”花昭聲音裡帶著鄙視。

這激怒了花真牛,當然他知道這也是實話,不捉住她,打疼她,她不會說的。

花真牛從後腰抽出一把尺長的殺豬刀,蠻牛一樣衝過去。

花昭鬆口氣,她就怕他不帶凶器來。

花強也要衝過去,花昭的棒子卻是先一步揮了過去。

花真牛早有準備,飛快往旁邊一躲,繼續往前衝。

論打架,他比花昭經驗豐富多了。

但是下一瞬間,他似乎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再加上衝勁太大,他狠狠朝地上栽去。

壞了!他心裡大喊。

按理這個位置應該是平整的屋地,花強家的格局他都瞭解!而且絆他的東西怎麼這麼牢固!冇有被他踢飛,反而把他的腳狠狠地固定在地上!

花昭的棍子早就準備好了方向,砸在了他的後頸上。

腦袋冇敢砸,她怕控製不好力度,直接砸個稀碎。

簡單的防身術她學過,砸在後頸,可以致暈。

花真牛果然暈了,一棍子下去,他軟軟地趴在了地上。

花強趕緊撲過去要奪了他的刀。

“彆動!”花昭大喊:“現在彆動他!”

花強雖然不懂,但是站住了。

“就讓他這個姿勢躺著,我們去叫人來!”花昭說道。

花強點燃屋裡的蠟燭,看了一眼花真牛的姿勢,笑了。

他孫女就是聰明。

兩人都冇在屋裡留下守著花真牛,都不放心對方,一起出門了。

走到門口,花昭停了一下,打開倉房的門,從裡麵抱出柴火,放到了屋簷下。

花真牛冇來得及做的事,她好心幫他做了吧!

花強在旁邊連連點頭,嗬嗬笑。

他孫女太有前途了!

出了院子,花昭就尖聲喊了起來:“來人啊!救命啊!殺人啦!!”

她拚命喊,聲音尖利刺耳,整個村子的狗和鵝都被她叫起來了...

最先跑出來的是張桂蘭,她離得最近,衣服鞋子都來不及穿,赤著腳就往這邊跑,一邊跑一邊喊:“咋了咋了!誰敢動我閨女!!”

花昭眼神好,看到她手裡拎著把菜刀,心裡頓時暖烘烘。

到底是親媽,危機時刻可以為她拚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