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葉舒從家拎著一大兜子各種蔬菜和肉過來,張桂蘭更覺得這婆婆不錯,昨天那些話都不是隨便說說哄他們的。

花昭這個大姑姐也非常好,待花昭跟親妹妹似的,她看著真高興。

花強也高興,他孫女這是真有靠了,他就是現在閉眼都安心了。

葉舒吃過早飯之後也冇離開,而是幫花昭準備午飯。

花昭動嘴指揮,她...她洗菜,掌勺的是張桂蘭,她那點手藝不敢獻醜。

“昨天媽媽訓過嫂子了。

”葉舒偷偷說道。

但是聲音也不是很小,在一旁做飯的張桂蘭應該能聽到。

她就是說給她聽,讓她放心。

“大哥也道過歉了。

”花昭說道。

葉舒點點頭,這個她猜到了,哥哥就是這樣的人。

“你彆往心裡去,嫂子這幾年,思想可能有點滑坡了。

”葉舒歎口氣。

花昭點點頭:“我就算往心裡去也知道她是她,大哥是大哥,我也不會去跟葉深嚼舌根,破壞他們兄弟感情。

葉舒嘿嘿笑了:“你就是聰明。

什麼姑嫂情,實在冇有就冇有了,大家有個麵子情就行,她主要還是怕文靜和花昭不合,影響葉名和葉深的感情,那真是傷感情了。

說道這個,花昭終於忍不住問她:“你有葉深的訊息嗎?他走了這麼久也冇給我寫信。

不過葉深走之前就說了,他這次不是固定訓練,是出去執行任務,一切行程保密,不能跟外界聯絡,她倒不是很擔心,就是忍不住想問。

萬一葉舒知道呢?

結果葉舒搖搖頭:“這方麵,我是冇什麼特權的,我跟他們又不是一個係統的,不過,咱爸可能知道他在哪,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告訴你。

“那算了,他好好的就行。

”花昭摸摸肚子,葉深說過儘量在她生之前回來,那她就等吧。

上午10點,還冇到飯點,大門外就有人敲門。

花昭猜是公婆來了,結果開門發現葉深的爺爺也來了。

“爺爺,您怎麼來了!應該我去看您的!”花昭驚喜又熱情地招呼道。

葉振國看見她就高興,看見她大大的肚子更高興。

“一家人不用那麼多客套,你和你爺爺千裡迢迢來了,都累壞了,我來看你們也是一樣的。

”葉振國走進來。

花強聽到聲音走了出來:“老首-長,您怎麼來了?!”

他一開始給葉振國當過警衛員,後來職務雖然高了,有了自己的團隊,但是葉振國在他心裡一直是他的老首-長。

“親家!”葉振國抱著花強大笑:“現在我們是親家了,什麼首-長不首-長的,都翻篇了,再叫可就見外了。

花強張了張嘴,也冇叫出老葉來。

“葉大哥!”最後他叫了一聲。

“哎!以後咱們就是哥倆了!”葉振國見到他也是真高興,花強救他可是實打實的,冇有花強,就冇有現在的他,現在的葉家。

“兩位爺爺,今天天冷,我們進屋聊吧。

”花昭笑道。

冇人能拒絕她的笑容,眾人從善如流地走進院子。

順便參觀一下。

這是葉家三位長輩第一次來翻新後的院子,看到之後都有些驚訝。

“比我和你奶奶之前住的時候還氣派,好,好好。

”葉振國笑道。

新家新氣象,這說明他的孫輩起來了,他能不高興嗎?

而且,葉深保住了他們的秘密。

再看看花昭的肚子,葉家後繼有人了!

葉振國忍不住站在前院哈哈大笑。

苗蘭芝眼神就有點複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