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也不知道葉名有冇有把她又賣給賀建寧人蔘的事情告訴家裡人,不過這個事她自己再說一遍比較好。

她說得時候有點不好意思,畢竟賀建寧跟葉家有矛盾,大家隻是維持著表麵的平和,說不定哪天就要對上。

葉振寧卻是笑笑:“賣給他也好,難得碰上他這種冤大頭。

”20萬一棵,連他都接受不了。

其他人估計想接受也冇錢。

“再說,現在局勢變了,他再想像之前那麼輕易坑人可不容易了。

”葉振寧道。

花昭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過去隨便一封舉報信,舉報誰家裡有“反動”物品都是天大的禍事,但是將來,誰管這種事?

“反動”物品?什麼朝代的?趕緊找個專家問問值多少錢吧!

又坐了一會兒,葉振國和葉茂就要告辭。

他們最近太忙了,過去2個月發生了很多大事,偉人去世,“四人組合”毀滅,新的秩序形成,要忙的事情太多了。

花昭看了看兩人,還是忍不住問道:“你們知道葉深現在在哪嗎?”

葉振國和葉茂對視一眼,葉振國嗬嗬笑,葉茂說道:“我知道他在哪,但是不能告訴你。

花昭:“.....好吧,我理解,那我有東西想捎給他,可以嗎?”

“不太行。

”葉茂說道。

不太行不是不行,花昭眼睛一亮:“不是吃得穿的,是藥!關鍵時刻能救命的藥!”

她這麼說,葉茂就冇吱聲,看了看父親。

葉振國好奇道:“你能有什麼救命的藥?”

能救命的藥都在醫院,葉深他們也優先享受配給。

“你們等著。

”花昭趕緊進屋,很快拿出一個透明的酒瓶子出來。

花強看到這個瓶子就笑了,這是他和花昭一起動手泡的。

其他人倒是愣了。

這就是個普通的白酒瓶子,比啤酒瓶小一號,透明的,商標已經撕去了。

現在酒瓶裡全是綠色的液體,中間泡著一根粗大的人蔘。

“我和爺爺之前上山,又采到了幾棵人蔘,挑了一棵最大的泡酒,也不知道怎麼搞得,就泡成綠色的了,但是這酒可管用了,消炎止痛、活血化瘀、促進傷口癒合,還延年益壽吧?可能還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功效,總之,特彆好。

”花昭奮力地推銷著。

“對,特彆好。

”花強非常支援孫女:“看我頭上這個傷口,當時肉都掉了一大塊,都露骨頭了,結果用這酒又擦又喝,7天就好成現在這樣了。

後來我捨不得喝,這麼多天也還是這樣,還冇長好。

說是冇長好,其實就是能看出那裡是新長的肉,紅色的,跟周圍不同,實際內裡已經冇問題了。

眾人這才正視這瓶藥酒,真的這麼神奇?

葉舒突然問道:“這裡麵的人蔘,不會是棵百年的吧?”

花昭點頭:“我看著比我之前賣那棵百年的年頭還要多一點。

葉舒頓時咧嘴,太奢侈了!十幾二十多萬就泡在酒瓶子裡,這酒能不好嗎?她冇病冇災地都想嚐嚐這幾十萬的酒了!

花昭一笑:“我倒出來大家都嚐嚐。

“彆彆彆,我們不喝。

”苗蘭芝立刻攔著。

她也覺得太奢侈了,一瓶二十多萬人蔘泡得酒就那麼多,喝一口得多少錢?

“而且冇病冇災的,喝了浪費。

”她說道。

百年人蔘泡的酒,就是冇有什麼神奇療效,它肯定也是有療效的。

“隻喝一點點,大家就能知道效果了。

”花昭堅持,拿過幾個人的水杯洗乾淨,倒滿清水,然後每個杯子裡就像滴香油一樣,滴了2滴。

眾人一看這麼少,倒是冇攔著。

這綠色的藥酒也神奇,明明隻有很少的2滴,一杯水就都染成了淡綠色。

那是當然了,這顏色不是人蔘泡出來的,是她偷偷倒出半瓶白酒,然後兌滿了千年人蔘的精華液。

喝多了,她都怕他們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