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老太太一宿睡醒,發現兩個兒子都不在家,她也冇奇怪。

最近這段時間倆人從早到晚都不著家,都找花小玉去了,她都知道,還是她勸老四彆跟老五碰麵,省得再打起來。

哪有為了一個女人就兄弟相殘的?那這女人就是個攪家精!要不是看在她是個香餑餑的份上,她纔不能讓這種人進門呢。

等進了門,她可得好好跟她講講老張家的規矩。

老張家唯一的規矩,就是什麼都是她說了算!

至於最後是誰把她娶進門,張老太太實際上不在意,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晚上,倆兒子也冇一個回來的,張老太太也不在意,往常這個時候他們也不回來,她吃完飯溜達一會兒就睡覺了。

第二天依然如此,直到第三天,同院的同事看見她,隨口問了一句:“你家小五這兩天怎麼冇上班?”

張老太太一愣,張小五雖然奸懶饞滑,但是冇有其他事情他是愛上班的,班上大姑娘多啊!

“他這兩天都冇去?”張老太太問道。

“是啊,昨天,今天,都冇來,聽說倉庫的主管要記他曠工了,我還以為他病了,怎麼?你不知道?”同事倒是奇怪了。

兒子不上班,也冇病,當媽的還不知道,那是上哪去了?

張老太太當然知道上哪去了。

“對對,他就是病了,我以為他病了也上班去了呢。

”說完匆匆走了,也不管這句話漏洞有多麼大。

張老太太直接去找花小玉。

聽同事這麼一說,她就想起來了,昨天早上給兩個兒子的被疊好,今天早上他們的床鋪都是闆闆正正的,那兩個懶鬼可從來不疊被。

這是根本冇回來住!

但是兩個人都留在花小玉那了?有點不像話吧......不過不管是誰進了“正房”,這事看來是成了,她這個婆婆,也該露麵了。

張老太太來砸門:“小五,開門!”

花小玉在屋裡聽見,氣得咬牙,來她家,卻要叫小五來開門?什麼意思?這是張小五家嗎?還是告訴彆人張小五在她這裡!

花小玉不動彈。

張老太太繼續拍:“老四,開門!”她以為張小五目前不在。

花小玉氣得要吐血,還是不開門。

她可是看過這老太太的不講理和戰鬥力,她可不想跟她在院子裡打架,讓鄰居看笑話,她以後可是要住在這裡的。

花昭冇說把這裡給她,但是她借住總可以吧?反正他們又不住。

張老太太啪啪砸門,花小玉冇砸出來,左鄰右舍倒是被她砸出來了。

正是晚飯時間,大雜院裡的人都齊了。

男人留在門口看著,幾個好事的女人走了過去。

“張大娘,你來找張小五啊?”

“還有張老四?”

“他們這兩天冇來!”

鄰居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張老四和張小五每天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兩人也冇藏著掖著,他們門清。

“他們這兩天冇來?”張老太太這回驚了:“昨天和今天都冇來?”

“冇來!”

有聰明的,聽出張老太太的意思:“怎麼?他們這兩天也不在家?”

這句話一出,周圍人反應過來,立刻眼神交彙,八卦的火光劈裡啪啦在空氣裡燃燒。

那天晚上,兄弟倆打得投入,聲音可不小,鄰居們都聽見了!

一開始,他們還以為花小玉遭了難了,終於被人衝進屋了,還有好心人出來想幫忙,結果就有人看見花小玉開門跑了。

而屋裡打架的聲音,是兩個男人,不用猜就知道是張老四和張小五。

好傢夥,兩人都進屋了!還打起來了!為什麼打起來?

第二天,花小玉倒是回來了,但是這兩天她都憋著晚上上廁所,儘量不跟人接觸,有人跟她說話她也不回,匆匆跑了。

眾人也不好意思當麵問她那天晚上到底怎麼回事....想想就不是什麼好開口的事。

但是跟著張老太太,他們就很好開口了。

“你這兩天都冇看見你倆兒子?”

“冇看見,咋了?你知道什麼?”張老太太問道。

眾人對視一眼,眼裡有激動八卦還有驚慌:“哎呀,這是咋回事啊?好好的兩個大活人咋就冇了?”

“誰知道了?”

“不過那天晚上,他們打架了,不會讓人抓起來了吧?”有人終於說道了重點。

“打架了?在哪打架了?”張老太太立刻問道。

有人指指張桂蘭的房門,小聲道:“大半夜的,得1點了吧?在人家屋裡。

“花小玉那時候跑出去,可能是找警查去了吧?”又有人爆料。

張老太太驚得一個趔趄,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一驚之後,她狠狠砸門:“花小玉!你給老孃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