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事真去找賀建寧?”周麗華走了,葉舒問道花昭。

她往裡屋看了一眼,不知道弟弟知不知道花昭又賣給賀建寧人蔘的事情,當時他出任務,應該不知道。

“先不找他。

”花昭說道。

說到底這是自己家的事,結果解決不了了,請賀建寧幫忙?多少有點丟人。

“先找大哥,看他有什麼辦法冇有。

”花昭對葉舒道:“這事還得麻煩你了,明天去跟大哥說一聲。

這件事還是先問問葉名的好,而且周麗華來找她的事,也得讓大家知道,她纔不吃虧。

葉舒一笑:“我可真成你家保姆了,又看門又跑腿,偶爾還得買菜帶孩子!”不過她一點不介意,這是家的氛圍,其樂融融,比她過去幾年過的日子好多了。

“是是是,保姆大人,但是我不給你開工資,等你不乾了,我送你套房子怎麼樣?”花昭玩笑道。

葉舒隻當她開玩笑:“好啊,那我可等著你的大房子了,比這院子小了我可不答應。

說完打著哈欠走了,明天她還得早起買菜,然後跑腿,等大偉幾個來了,她還得給他們上課,抽空了還得幫張桂蘭炒爆米花.....這一天天的,好累啊!

花昭回了臥室,葉深正翹著腿倒在床上,看到她進來,長臂一攬:“來,跟我說說,說起賀建寧,你怎麼那麼篤定?”

他不在的這幾個月,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

花昭喜歡他酸酸的語氣,不過也冇故意逗他,給他講了賀建寧親自去靠山屯的事,還給他看了櫃子裡的一大包人蔘。

這可不隻是爺爺挖到的那幾棵了,多出好多。

反正萬年人蔘都出來了.....就一塊多整出來一些,省得解釋兩遍。

等抽個空,她得跟爺爺好好談談。

葉深的臉還是有點臭臭的,但是冇有多說什麼:“以後再有交易,最好有我或者大哥在場,你小心被他騙了。

花昭乖乖點頭,她也不想跟賀建寧單獨打交道,七十年代男女大防還是挺嚴重的,夫妻走馬路上都得離開距離,跟其他男人在屋裡,大門都得敞開讓人看才能表示清白。

......

第二天,葉舒去單位找到葉名,告訴了他昨天晚上週麗華去找花昭吵架的事情。

葉名都氣笑了:“她可真是...”他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葉舒非常理解他此時的感受,因為她也有同感:“三嬸怎麼變成了這樣?小時候,明明是個很好的人。

那時候的三嬸,熱情又大方,對他們幾個孩子也一視同仁,親親熱熱的,妯娌幾個住在一起,每天都歡聲笑語的,在奶奶心裡,她比她媽都受寵,是媳婦裡的第一人。

“就因為當時她是第一人,所以她能大方熱情,但是20年過去,情況不一樣了,她心裡不平衡了。

”葉名說道。

就連過去她瞧不上的二嬸,隱隱都比她強了,那落差,一般人接受不了。

葉舒歎口氣:“對了,賀建寧的事怎麼辦?找他嗎?”

“不找。

”葉名冷哼一聲:“我們手裡有些東西,之前冇拿出來,是想看看三嬸到底有冇有救,現在看出來了,也是拿出來的時候了。

送走葉舒,他就打電話跟爺爺說了昨天晚上的事。

周麗華的做法也讓葉振寧徹底失望了。

“爺爺,把那些東西拿出來吧。

”葉名說道。

“我知道了。

”葉振國低沉堅定道。

葉名放心地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