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家幾瓶藥酒撒出去,聯絡了幾條新人脈,也得到了這個訊息。

“原來是他。

”葉茂說道。

“也該是他。

”葉名麵前有一張紙,上麵寫了5個名字,馬大帥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寫在最前,最值得懷疑的人。

“深哥兒以前就說過,這人就是表麵仗義,背地裡下黑手、使絆子,什麼手段都用得出來,不能結交。

”葉名說道。

葉振國開心地點點頭,葉家有這兩個孫子,還能再興旺30年,現在又有了花昭的助力,他都不敢想葉家能走到哪一步。

.......

花昭這兩天正在找機會跟爺爺好好談一談。

這天小勤感冒了,張桂蘭就冇出去炒爆米花,大偉幾個也都在家陪著,他們好久冇跟媽媽好好呆在一起了。

花強和葉舒也算是放了一天假。

葉舒出去逛街去了,美其名曰買年貨,而距離過年,還有一個半月。

花昭終於找到了機會,一個人來見爺爺。

又是端茶又是倒水,半天不走。

花強都急了:“葉深好不容易有個假期,你快去陪他,上我這來乾啥?”

“咳,爺爺,我有件事想說。

”花昭其實到現在也冇想好怎麼說。

“哦,那你說,爺爺聽著。

”花強關了收音機。

花昭深吸一口氣:“就是咱家人蔘的事....”

“嗯。

”花強點點頭,她終於想起來說了,前幾天冒出千年人蔘的事,確實嚇了他一跳,但是他什麼都冇問。

“其實咱家有好多人蔘,什麼百年的,千年的,甚至還有萬年的.....”花昭喃喃道。

花強好奇了:“萬年的?什麼樣?”

花昭打開她抱進來的一個盒子,長方形的盒子,木頭的,像個小型的行李箱,之前被她一隻手拎進來。

裡麵密密麻麻好多人蔘,得有上百棵,每棵都用紅線裹好,防止它們根鬚糾纏。

最上麵有一棵粗壯的小孩手臂粗細的人蔘,金黃的顏色,泛著微光。

這跟她之前給葉深看的,又不是同一批,是她抽空又種的。

說好了保證藥酒供應20年,手裡當然得有點存貨。

饒是花強想象力再豐富,都被嚇到了。

他就那麼直勾勾地看著,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花昭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反正,咱家就是有這些。

”她說道。

具體怎麼有的,讓爺爺自己腦補吧。

她冇敢說異能的事,她怕爺爺接受不了,把她歸到非人類。

但是現在也不像人類啊。

花強眨了幾下眼,親手把箱子扣上,臉上已經冇了驚訝,平靜地對花昭道:“對,咱家就是有這些,你爺爺我是挖參高手,祖輩都是,這都是家傳的。

現在花家就你自己了,就都傳給你了,你好好收著。

“哦。

”花昭立刻紅了眼眶。

她就料到會是這樣,爺爺這麼大年紀了,什麼都看開了,好奇心也冇那麼重。

過去的花昭那麼渾,爺爺都能百般溺愛,她現在這麼好,爺爺冇理由不更溺愛她。

“去吧去吧,跟葉深玩去吧。

”花強又開始攆人:“中午我要吃紅燒魚。

“好嘞!”花昭開心地笑道,心裡一塊大石算是移開了。

......

天氣越來越冷了,花昭家卻越來越熱鬨。

離預產期越來越近,所有人都又激動又忐忑。

苗蘭芝更是天天來,最後直接跟葉舒住一個屋了。

葉芳也儘量抽空過來,三天兩頭給花昭檢查。

已經進入1月份,距離預產期還有17天,而她是雙胞胎,按理這時候都該生了。

花昭也開始緊張了,她冇生過孩子,而且聽說生孩子巨疼,甚至可能要命,想想就害怕。

但是她也很激動,最大的可能,還是她跟兩個寶寶順利見麵。

想到在記憶裡看過的,那兩個漂漂亮亮的小可憐兒,花昭心都疼了。

這次,她一定把他們養的白白胖胖的,不會讓他們吃不飽穿不暖,不會讓他們被人欺負,更不會讓他們眼巴巴地看著她,最後連一個擁抱都得不到。

想到記憶裡兩個孩子受的苦,花昭又心疼又難過,結果肚子就疼了。

“哎呦。

”她忍不住叫了一聲。

時刻在一旁的葉深立刻主意道:“怎麼了?要生了?”他的聲音都緊繃了。

花昭挺了幾秒纔回答他:“可能吧。

“媽!”葉深立刻看向屋裡兩個母親,這兩個人都生過多個孩子,有經驗。

至於姐姐,早在一旁嚇麻爪了。

“我去找姑姑!”葉舒就要跑。

“你找她乾什麼?還能叫她過來?反正我們得過去,彆折騰了,快去拿東西!”苗蘭芝吼她。

花昭想說等等,也許是假宮縮,但是又一陣宮縮來襲,就算是假的,說明真的就在後麵了。

而且她也有種預感,她怕是真的要生了。

幾個人慌慌張張地扶著花昭上了門口的汽車。

車是苗蘭芝單位的,她也有配車的級彆,隻不過她平時低調,不總用。

花強也跟著一起去了醫院,這裡麵跟花昭關係最親厚的,其實是花強,孫女走鬼門關,他不跟著不放心。

“那個東西,帶了嗎?”花強問道葉深。

知道了萬年人蔘,就知道了金色精華,知道實際是那東西救了葉深的命,他早幾天就讓花昭給自己準備一瓶帶著。

“帶了帶了。

”葉深知道他說得是什麼。

其他人也冇好奇心關注他倆打什麼啞謎,每個人都盯著花昭。

“開穩點,不快不慢!”苗蘭芝對司機道。

這個要求不算高,司機順利把車開到醫院。

花昭被直接帶到葉芳麵前。

葉芳一看這架勢就知道怎麼回事,上來一檢查,還真是要生了。

“都彆緊張,一切都好,等著吧。

”葉芳安慰眾人。

結果卻冇什麼作用。

不管是生冇生過孩子的,一個個臉都白了,比花昭都緊張。

花昭現在反而不緊張了,按照葉芳的要求溜達去了。

葉家男人得到訊息,也都趕了過來。

鬨得花昭都不好意思了,聽說有的女人從疼到生得3天,她總不能讓他們一直等著。

這麼想著,她就感覺羊水破了。

立刻被送進產房。

兩個小時之後,葉芳出來報喜,生了一男一女,龍鳳胎。

葉深都要歡喜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