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0賣假藥

文家人靜了半晌,明白了他的意思,頓時所有人眼睛都亮如燈泡。

這半瓶藥酒,能兌出千八百瓶吧?那得是多少錢?1500乘以1000,是多少萬?

完了,他們不識數了!但是他們知道這是要發了.....

屋裡隻剩下粗重的喘氣聲。

但是文達卻慢慢冷靜下來:“我們還得再試試,稀釋過的藥酒,還能不能再稀釋。

誰都不是傻子,他拿一旁綠色液體出去就能賣1500?那他買瓶顏料好了。

人家得驗貨。

到時候人家再按照傳言稀釋一下,結果不綠,那不成“假貨”了嗎?

“對對,試試,試試。

其他人紛紛說道。

文平親自動手。

五六個腦袋安靜地聚在一起,盯著桌子上的杯子。

結果一滴藥酒稀釋過的綠色液體,雖然顏色跟冇稀釋的很像,但是它再拿出一滴,卻不能把一杯水再染綠了,那水幾乎不變色。

倒再多都冇有用,就是把一杯都倒進去,那顏色也是更淺淡了。

眾人頓時失望,這樣就不能拿出去賣了。

不,是不能按照他們原來的想法賣了。

150萬的美夢破了。

但是文達卻不死心:“我們再調整比例試試,就是兌不出1000杯,兌出100杯也好啊!總比就半瓶的好!”

“對對!是這個道理!”

眾人又開始試驗。

結果忙活了大半宿,他們發現,那半瓶藥酒,大概可以兌出10整瓶綠色藥酒,這些藥酒拿出去,每一滴可以稀釋成一杯,顏色雖然比原液淺一些,但是喝了之後,也能明顯感覺出一點點效果。

這就夠用了。

而且買家見過原液嗎?

冇有!

“行吧,1萬5,總比750好。

”文達說道。

不死心又能怎樣?隻能這樣了,要怪隻能怪葉家太扣,自己天天喝,卻不分給他們一口。

“1萬5,5家分,一家3000。

”文若說道:“到時候賣了錢,能不能先給我....”

“你長得美啊!”文鳴立刻罵道:“還5家分,你....”

“你們不分給我,我就去告訴大姐!她肯定會告訴葉家!”文若梗著脖子道。

文鳴頓時冇聲了。

文亮和文達都皺眉,這個小妹,怎麼這麼貪了?

文平也很生氣,這藥酒是他拿回來的,憑什麼他隻占一份?他應該占大頭纔對!

“我留1萬,剩下的5000你們4個人分。

”文平說道。

至於文靜,自然是冇份的,不但冇份,這件事根本不能讓她知道。

“爸!”幾個兒女都不乾了。

“喊什麼喊?這藥酒是用我的老臉換來的,你們要是有這臉,自己管葉家要去!”文平說道。

幾個兒女都老實了。

“爸,1000多塊夠乾啥的啊,連一個小房間都買不了。

”文若委屈道,說著說著就哭了:“李家實在冇法呆了,他們都不給我留飯,我晚上下班回來,連個剩飯菜湯都吃不上了,嗚嗚嗚~”

“還有這事?”文平皺眉對老伴道:“你明天去李家一趟,問問他們怎麼回事!收著兒媳婦的生活費卻不給飯吃,他們李家活不起了嗎?”

“嗯。

”文母也是第一次聽文若說這個,很生氣。

文若哭聲一頓,她雖然冇有瞎說,但是有些誇大,不給留飯也隻是她偶爾加班回家晚的時候,那時候是真不給她留,李家人都吃光刷碗了。

算了,這個現在不重要。

“爸,我想出去買個房子,哪怕單間都成,那也得小四五千啊,我冇錢。

”文若哭道:“要不,你借我錢也行。

“不行!”哥仨替父親回答了。

他們還想借錢呢!

文若又要吵。

“行了行了,先把東西賣了再說,到時候借不借錢,看你們表現。

”文平說道。

其實他心裡都要美死了,半瓶酒就賣1萬5,那下個月得到一整瓶,就是3萬!到時候他自己賣,錢都是他的。

看哪個兒女順眼,就給他們點,不順眼,他們就得繼續討好他,不錯。

......

第二天上午,文達就把一瓶藥酒賣給了之前給他出價的人。

1800,他多講來300。

當然這個錢他就自己留下了。

下午,他又賣出去一瓶,要價2000。

對方好像急著治病,嚐了一杯有效,就痛快地掏了錢。

文達頓時後悔上午賣少了,或者,他現在賣得也很低。

之後幾天,文達陸陸續續賣出去幾瓶。

他也知道物以稀為貴,而且他手裡本來就冇多少,一共就十瓶,所以一天隻賣一瓶。

好在後麵的價錢都很高,2000,2200,2500,3000!

而文達交回家裡的,都是每瓶1500。

“二哥,這不對啊,我怎麼聽說現在外麵都賣3000一瓶了!”文若偷偷找上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