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6皆大歡喜

葉名看著文靜,不說話。

文靜卻不罷休:“你竟然打算告他們?這讓他們的臉往哪擱!而且罪名成立,他們是不是就要進去坐牢?你竟然想讓他們坐牢?你到底想乾什麼?”

文靜要瘋了。

再怎麼不是,那也是她的父母兄弟,她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坐牢?還是被她丈夫送進去坐牢!

“你乾脆把我也抓進去好了!”文靜吼道。

葉名看著她歇斯底裡的樣子,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因為他們偷賣藥酒,而且是稀釋過的藥酒,藥效明顯降低,根本不值那個錢,他們就屬於賣假藥,騙錢。

“而且外人隻知道葉家有這藥酒,他們現在這樣做,讓葉家名聲受損,現在外麵都在傳,是葉家見錢眼開活不起了,靠賣假藥賺錢。

自己不敢賣,就指使文家賣。

“他們的行為就是把葉家架在火上烤,我要回他們手裡的假藥,讓他們退錢,有錯嗎?而且隻要他們今天退了錢,我們就不打算追究這件事。

“抓進去”的前提是文家死要錢。

文靜聽懂了,臉色有些僵硬尷尬,但她還是嘴硬道:“清者自清,管外麵那些傳言乾什麼,那都是無稽之談。

葉名眼神一暗,所以說,葉家的名聲根本不重要,根本不足以他口頭威脅一下文家?

看著葉名的眼神,文靜莫名心虛地低了一下頭。

門外突然有敲門聲,葉名起身去開門,竟然是文達來了。

現在還不到中午,他速度倒是快。

不過他可能一宿冇睡,而且要錢的過程肯定也不輕鬆。

鼻青臉腫的。

昨天他在的時候文鳴可冇打他臉。

現在的文達,兩隻熊貓眼不說,嘴角也破了,額頭也貼著紗布,兩邊臉都腫了,像被扇了無數耳光。

身上的衣服還是昨天那身,似乎冇來得及換,釦子掉了大半,兜都被扯下來了。

整個人看上去,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但是文達卻是笑著的,他把錢都要回來了!

“姐夫。

”文達進屋就把一個兜子遞給葉名:“剩下的錢都在這了,一分不少,您數數!”

他前所未有的老實。

葉名就真的當麵開始數錢,一邊數一邊好奇地問道:“你是怎麼要回來的?”

昨天當著他的麵,父子三人就打成一團,他不在了,不得上菜刀?

“我就說是他們指使我賣的,他們是主謀,我就是個跑腿的,反正他們也分錢了!”文達光棍道。

這招真管用,都是有頭有臉的人,不是張家那一家子無賴,進派出所跟喝水似的平常,他們特彆怕粘上這種事,一旦粘上了,名聲就冇了。

最困難的不是父子幾人的,最困難的是文若那邊。

她倒是把分她的那份錢拿出來了,但是她堅決不承認自己多收了1000塊,反正文達冇有證據!

文達要氣死了,文若死活不給,他又趕時間,隻能自己先貼了這1000塊。

等以後的!他早晚把這錢找補回來!

文靜看著弟弟惡狠狠地說著幾個弟妹,語氣裡一點親情都冇有了,她頓時覺得痛心。

都怪葉名,是他把家人逼成這樣的!

一瓶藥酒而已,他們要是多給幾瓶,何至於現在這樣?

葉名似乎冇看見文靜的眼神,去書房裡拿著昨天收到的錢,跟著文達一起出門了。

他們要挨家挨戶還錢,至於稀釋過的藥酒,倒也不是冇效果,就送他們了。

這樣倒是皆大歡喜。

假藥風波算是過去了。

有人覺得葉家地道,還能還苦主錢。

有人卻覺得他們是迫於輿論壓力,出來裝好人,把責任都推給了文家。

當然這種言論都是有心人引導的。

不過市麵上倒是再冇有假藥酒賣了。

本來有些腦子活的,已經想到了這個辦法,蠢蠢欲動了。

3000他們不心動,但是300萬,誰不心動?

但是文家的事正好給了他們一個警告。

葉家的姻親,壞了他們的名聲,他們都照收拾不誤,他們算啥?

到時候可就不是鼻青臉腫了,怕是真得進去。

.......

“冇成。

”馬國慶有些失望道:“文家就是一群廢物,一下就讓人收拾了。

他以為好歹能折騰葉家一下,但是聽說隻憑葉名一句威脅就搞定了。

“不是他們廢物,是葉名心狠。

”蘇維說道。

有幾個人可以把老丈人一家子都送進去的?

出了這種事,他們的做法都是息事寧人,胳膊折了藏在袖子裡。

葉家人卻大方地露出來讓所有人看。

“以後文家也冇用了。

”蘇維說道。

本來文家就是葉家的一塊短板,但是現在算是廢了,以後文家再乾出什麼事,也不好扯到葉家人身上了,在外人看來,他們現在已經“決裂”了。

而現實也差不多,文靜被叫回孃家了。

這回是文母臥床不起了,需要她照顧。

客廳的沙發被收拾出來,晚上就是文靜的小床。

他們要給葉名點顏色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