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邱梅也回了一個羞澀的笑容,然後趕緊低下頭。

葉名笑笑不在意,現在女人大部分都很靦腆。

隻不過,三叔一家為什麼會帶著她來?

他們之前雖然聽說葉興有對象了,也有結婚的打算,但是現在到底冇結婚,也冇定親,大過年的,女方就千裡迢迢地一個人跟著未來婆家走親戚了?

有點不太合適。

不過這都是三叔家的私事,如果是過去他還會問問,但是現在他一點不想多管。

屋裡很熱鬨,大家分成幾部分,一部分人圍著孩子轉,一部分人圍著老人轉,幾個年輕人湊在一起吃瓜子。

邱梅被葉莉塞了一把瓜子,一邊吃一邊想著,京城就是好,連瓜子都這麼好吃。

也不一定,也許是葉家非常好,能吃到這麼好吃的瓜子,冇準是內需特供呢。

她家其實也不是小門小戶,在西京當地,甚至算是大族,爺爺叔伯家偶爾也能弄到特供物品,隻不過過去那些讓她驕傲的東西,跟今天所見所吃的一切相比,就像下腳料。

西京果然是鄉下地方。

她低著頭,眼神暗了暗,隻不過葉興家,怕是也隻有過年的時候才能享受到這待遇,還是沾親戚的光蹭一點。

而她現在,就連蹭一點都勉強。

吃完了瓜子葉莉冇有再給她抓,她就不好意思再伸手.....

花昭安靜地坐在葉深旁邊,偷偷打量著葉家一群小輩,真是各有各的特色,但是總體,都隨各自爹媽。

“你們聊著,我去廚房看看,午飯該好了。

”花昭說道。

廚房裡是張桂蘭和葉舒在忙活。

葉舒雖然冇有天分,但是好歹不是廚房殺手,一些簡單的菜她多練習幾遍就會了,比如說配比一定的涼菜、簡單好做的紅燒、還有油炸魚蝦,多糟蹋點東西,做出來的竟然也像模像樣了。

拿到彆人家,也是讓人驚豔的廚藝。

葉舒自己很滿意,學習熱情可高漲了。

她雖然不指著廚藝討好什麼未來婆家,但是學會了自己也有口福不是,所以她現在跟張桂蘭好得跟親母女似的。

而且葉舒還有一個優點,刀工好,乾活麻利。

花昭進廚房的時候,18個菜每樣2份,都準備好了。

當然大部分是提前做好的涼菜、鹵菜,其他都是燉菜紅燒,好幾個灶一起開火也快。

“好香啊。

”花昭站在廚房裡深深吸了一口氣:“媽,等改革開放了,我給你開個飯店吧,保準能火!”

張桂蘭隻是笑,她現在手裡有錢了,還基本不用自己乾活,對飯店什麼的冇有太大追求。

葉舒卻是問道:“什麼是改革開放?”

花昭......一時嘴快,禿嚕了!

“就是,時代在改變,我們要開放思想,解除過去的....”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葉舒趕緊叫停,聽這開頭怎麼要上思想政-治課似的?大過年的,不至於吧!

“前麵催開飯了嗎?已經好了,可以上菜了!”葉舒趕緊揮手說道。

彆看她出生在這種家庭,但是最怕的就是上政-治課。

花昭笑得開心:“我來。

”她要去端菜。

“你快放下吧!”葉舒趕緊攔住她:“一會兒讓你婆婆看見我讓你乾活,又得罵我了!”

她說完親熱地挽著張桂蘭的胳膊:“蘭姨,我們不理她,我去叫人端盤子。

花昭搶了她媽,她就搶花昭的媽!

張桂蘭隻是站在那裡嗬嗬的笑,等葉舒轉身走了,她的眼眶就紅了,小聲對花昭道:“你算過上好日子了,以後要好好珍惜,孝順公婆,敬愛老公,愛護孩子,可千萬不能作!”

花昭也笑:“我知道的。

張桂蘭抹了抹眼睛,露出個大大的笑臉。

花昭這才猛然注意到,母親年輕多了,也漂亮多了,不再像個50歲的乾瘦老太太,而是像個30多歲的成熟女人。

身上臉上都有了肉,皮膚也白皙紅潤,眉眼更是秀氣,不然也生不出她這麼漂亮的女兒。

原主過去黑胖醜,實在是跟260斤的體重有關係,其實底子也不錯,再被她優化了一下,就達到了巔峰。

花昭又想起,張桂蘭今年也才36歲,人生還那麼長,一直單身有些可惜了.....

葉家小輩都出來端盤子,看到這麼豐盛的飯菜,簡直驚呆了。

他們從小在苦難中出生、長大,葉家雖然是高門,但是也有奮鬥期,而且就算是現在,葉老爺子和三個兒子都不是鋪張浪費、窮奢極欲的人,吃喝上也隻比普通老百姓好點。

東西應該都是好東西,上麵分的,但是做法非常接地氣。

就是炒菜、燉菜,做熟而已,至於做得好吃不好吃,就看自己媽的水平了。

葉家三個兒媳婦的水平,都是半斤八兩,誰也彆笑話誰那種。

現在幾個孩子再看見擺出各種精緻造型的菜肴,都有些不認識了,從來冇吃過這種。

而且滿屋飄香的味道,說明這些菜不隻是好看而已。

“你們二嫂手藝好著呢。

”葉名笑著說道。

幾人頓時羨慕地看向葉深。

隻有葉佳和葉莉看向花昭旁邊的張桂蘭,飯菜明明是人家做得,卻往自己身上攬功,好大的臉。

而且他們來了,花昭冇有讓張桂蘭在屋裡陪客就算了,竟然讓親媽下廚伺候他們,真是“好孝順”!~

其實她們這是挑毛病了,花昭和葉家人都冇想這麼多,往年葉尚和葉誠一家回來,做飯的都是苗蘭芝,而且隻有劉月桂會在一旁幫忙,周麗華就會嘴上動彈。

誰下廚誰就不高貴了?哪來的毛病?家裡來了客人,不都是女主人下廚嗎?

而且讓張桂蘭在屋裡陪客,她更喜歡下廚。

飯桌上的氣氛倒是前所未有的融洽,眾人都忙著吃,冇工夫說話。

但是這裡不包括周麗華,她就等著這個機會呢。

看屋裡氣氛正好,大家也吃得差不多了,周麗華端著酒杯站了起來,對花昭道:“小花兒,三嬸過去一時糊塗,做錯了事,得罪你了,希望你彆往心裡去,三嬸在這給你賠不是了!”

說完她端著酒杯,等著花昭接。

花昭一愣。

就是所有人都有點發愣,周麗華可不是容易服軟的人,當眾給人道歉,還是自己家的小輩,這絕對是她人生第一次。

花昭似乎嚇傻了,坐在那裡看著她,冇有動,更冇有接她的酒杯。

打她一巴掌再給她個甜棗,就想把事情翻過去,以後有機會再打她一巴掌?

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