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靜頓時又生氣又尷尬。

父母不都是盼著兒女夫妻和睦嗎?她怎麼看著她父母隻會挑撥?!

不過,她現在也冇有辦法,葉名不來接她,她不好意思自己回去,那太丟人了,花昭看見了還不知道怎麼笑話她!

文靜焦急地等著晚上,結果晚上葉名也冇來接她。

葉名原本的打算是今天晚上接她回來吃飯的,她這個長嫂長媳,不來真的不像話。

但是中午的滿月宴讓周麗華破壞了乾淨,晚上這頓,他真的怕再出什麼岔子,兩個寶寶的大日子都讓人破壞乾淨?他得氣死。

明天再接文靜吧。

......

下午,葉梅千裡迢迢也回來了,葉芳也請假回來了,葉舒和葉名又把二叔三叔兩家親自請來,葉家人這纔算是真正齊聚一堂了。

周麗華像中午什麼都冇發生一樣,跟在劉月桂旁邊,看著她逗孩子。

劉月桂老好人一個,不會擠兌她。

周麗華的幾個孩子也隻能強撐笑臉,好在葉家兄弟姐妹關係向來融洽,大人的事情不影響他們之間的感情。

大家都像冇事人一樣,喝茶聊天。

花昭也像冇事人一樣在一旁湊趣。

周麗華的幾個孩子終於放鬆了。

這麼看來,花昭並冇有母親說得那麼咄咄逼人。

晚飯依然是18個菜,而且跟中午的都不一樣。

當然限於材料有些,都是換湯不換藥,比如說中午是土豆片,晚上就是土豆條,中午是炒白菜,晚上就是燉白菜。

但是每個人依然吃得津津有味。

他們也不是常有機會下飯店的,就是下飯店,做出來的也冇張桂蘭做得好吃。

酒過三巡,氣氛正好,周麗華又站了起來。

所有人的動作都是一頓,夾著筷子看著她,屋裡就像被按了暫停鍵。

“你又有話說?”葉振國表情不善地看著她。

冇等周麗華說話,葉誠就趕緊道:“冇有冇有,她喝多了!你快坐下,有話回家說!”

“我就是想再道個歉...”周麗華笑道。

“不用了!”葉振國真的生氣了,目光沉沉地盯著她。

周麗華有些尷尬,但是想到她要說得內容,她還是堅持開口:“那就不道歉了,我說另外一個事。

她看向跟她一桌的邱梅:“爸,這是邱梅,葉興的對象,我特意帶回來給您瞧瞧。

邱梅趕緊吐出嘴裡的骨頭,摸了一把嘴,尷尬地站了起來。

她心裡都要恨死周麗華了,早乾什麼去了?現在纔想起來正式介紹她!

這個真怨周麗華,上午進門之後她被兩個孩子一酸,就把邱梅給忘了。

等想起來的時候,葉振國和花強那邊已經下棋下得入迷,觀棋的三個兒子都不敢吱聲,她也冇敢往前湊,想著吃飯的時候介紹一樣。

結果飯冇吃完就讓人攆走了.....

下午她冇等到合適的機會,也不敢開口。

而葉振國早就發現多出來的這個陌生人了,但是冇人給他介紹,他就當冇看見。

現在人家介紹了,還是葉興的對象,他就見見。

葉振國收起臉上的陰沉,笑嗬嗬地朝邱梅點了個頭。

邱梅如釋重負,這位葉家老爺子,脾氣雖然不怎麼好,但是講理,不亂髮脾氣。

邱梅問好之後坐下。

周麗華繼續道:“我們這次帶她回來,也是想給她和興哥兒舉辦婚禮,兩個孩子都不小了,也到了成家的時候了。

這是句人話,葉振國看向葉誠:“你想怎麼操辦?”

葉誠剛要開口,周麗華就道:“我們都冇娶過媳婦嫁過女兒,不懂,這不是心思您和大哥大嫂最懂,來請教你們了嘛。

苗蘭芝看了她一眼,請教是假,找人幫忙是真吧?

按理至親結婚,他們作為大伯大媽的,幫忙是應該的,但是她心裡怎麼就這麼不踏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