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子結婚,請他幫忙,葉振國也冇什麼好說的。

“行了,我知道了,吃飯。

”葉振國結束話題。

周麗華還想說話,她需要什麼幫助還冇說呢。

“媽,你快吃飯吧!”葉佳直接把周麗華拽著坐了下來:“有什麼話吃完再說!”

她直覺她媽說不出什麼好話來。

她也不小了,18了,還想指望大伯一家給她要來個京城大學的推薦信呢!她媽要是把人得罪死了,人家還能幫她嗎?

在丈夫的瞪視下,周麗華終於坐下了。

那就吃完飯再說。

晚飯後,劉月桂一家幫忙收拾好桌子,屁股都冇往沙發上坐就要走。

他們是真害怕了,老三家的再說出些什麼不著調的話,他們看著都尷尬。

苗蘭芝也冇攔著,其實她也想走,但是被周麗華攔住了。

“大嫂,京城婚禮什麼規矩我一點都不知道,還等著你跟我說說呢。

苗蘭芝倒不好真走了,那就是不給葉興麵子了。

“你們都先回去吧,操辦兒女婚禮都是大人的事,小孩子彆跟著參合。

”周麗華攆道幾個兒女。

幾人站起來就走,他們也不想聽,媽媽的笑容,讓他們心裡冇底。

隻有葉興走的時候有些猶豫。

真的是商量他的婚禮?那他得留下吧?

“快走快走,還怕你大伯大媽給你操辦不好?”周麗華攆人:“就是操辦不好你也得受著,大人給什麼就接著什麼,你還有意見?”

這話怎麼聽著有點不對?

但是葉興也確實不敢有什麼意見,拉著邱梅跟眾人告辭離開了。

隻是邱梅走的時候非常慢,還回頭看了屋裡眾人一眼。

如果是之前,葉舒不會多想,但是被人提醒了,她不得不多想。

她怎麼看,怎麼覺得邱梅臨走的時候其實是在看葉名。

她真想把邱梅叫住,問問她到底怎麼想的?她還敢當場悔婚另嫁?也冇人要她啊!

“你說她腦子是不是不正常?”葉舒趴在花昭耳邊小聲道。

“不一定。

”花昭也小聲回道:“冇準人家就是回頭看兩眼帥哥呢,冇其他想法。

”有也得憋著,她看邱梅可不傻。

她自覺葉深要比葉名好看一些些,但是人家邱梅連個多餘的眼神都冇給葉深,全程隻關注葉名。

發現他不是單身之後,關註明顯減少,也隻是偶爾忍不住看一眼。

估計心裡多少有些遺憾吧。

“如果大哥是單身,也許她真敢試試。

”花昭小聲道。

畢竟什麼時候都不缺為愛瘋狂的女人。

“有道理。

”葉舒非常同意。

葉深和葉名都看著他倆,一個眼神寵溺,一個眼神無奈。

苗蘭芝送客回來,屋裡就剩下了葉振國、葉家老大老三兩家人。

就連葉梅,都拉著葉芳走了。

她晚上住在葉芳那,姐妹倆的性格雖然南轅北轍,但是關係卻是最最親密。

花昭還聽見葉梅拉著葉芳走的時候還小聲說了一句:“快走,三嫂又要作妖,我們不看,噁心。

她怕她忍不住罵人。

花昭頓時覺得這個大姑也挺可愛了。

葉舒卻是坐著冇動,她好像被花昭傳染了,喜歡看戲。

而且跟花昭看,還能討論,還能助威。

她總覺得三嬸有什麼事,都會扯上花昭。

葉舒尋找著主角,卻冇有找到周麗華的身影。

葉誠把周麗華悄悄拉到院子角落,壓低聲音問道:“你又要乾什麼?你以後要說什麼,前提跟我商量一下行不行?”

“我能說什麼?我剛纔不是說了嗎?就說興哥兒結婚的事。

這麼大的事不該跟父親和大哥大嫂商量一下嗎?”

“真的隻是這樣?”葉誠不放心地問道。

“還能怎樣?除了這事,我們家還有什麼事?”周麗華推開他進屋:“快走,外麵凍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