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豬都瘦,一頭豬大概出10多斤腸子,做熟了能有10斤左右,當然他們這做法連湯帶汁的,也能多出一兩斤。

而一頭豬大概隻能出5斤左右的熟豬頭肉。

張桂蘭數了數,一共是18塊錢。

而他們的成本,是3塊錢。

一天就賺15。

而且隻是在她們做了一副豬下水的情況下。

看剛纔火爆的銷售情況,徐梅覺得她們一天做10副都能賣出去!

那就是150塊。

怪不得葉舒說她要發財了......

徐梅非常激動。

張桂蘭拿個本子出來,認認真真在上麵記上賬,幾月幾號,賣出多少斤,多少錢,成本多少。

然後讓徐梅簽字。

張桂蘭已經學了一些字了,常用的基本會寫會讀,走出去,也能坐個公交車不用問路人了。

徐梅冇客氣推辭,簽上了名字。

人家是認認真真帶她發財,她也就規規矩矩來。

記好賬,張桂蘭就讓徐梅趕緊回去休息了。

“明天早上你再過來,到時候讓劉前多買點豬下水,我們也多賣點。

”張桂蘭道。

“行,我明天早上就來。

第二天,她來的可真是早,天剛亮就來了。

劉前還冇回來。

不過趙學兵和孫友都起來開始乾活了,他們每天多乾點就多賺點,大部分給家裡郵回去,讓他們過個好年,自己隻留下一點點日常開銷。

其實日常也冇啥開銷,衣服鞋襪張桂蘭都給他們準備了,吃喝也充足,有米有菜有肉,他們也冇有抽菸喝酒的習慣,這點錢還是張桂蘭堅持讓他們留下的。

張桂蘭跟他們聊天之後發現,這三個人家裡都是兄弟姐妹一大堆,家庭比較困難,他們身上多多少少又有點傷殘,有的人一隻手冇勁,乾不了重活,有的人腿腳不利索,走不快。

比如說劉前,他就冇了半隻腳掌,不能跑。

家裡窮,自己有殘疾,就不好找對象,而家裡的父母,張桂蘭聽著怎麼覺得有點不靠譜?

這些葉深的戰友,能被他記住的,都不是無名之輩,相應的每個月津貼也不少,幾年下來,再加上他們退下來補貼的錢,絕對夠他們娶個好媳婦的了。

結果,家裡冇錢,錢都給兄弟們娶媳婦了。

他們每個人都侄子侄女一大堆,而他們自己還光著。

張桂蘭都替他們操心。

他們自己再不留個心眼,打算打一輩子光棍?

“這麼早啊。

”劉向前也下了自行車,對徐梅道。

“劉哥,你回來啦。

”徐梅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她很少叫人什麼哥了。

但是昨天跟張桂蘭聊天知道,劉前比她大一歲,而且她們這買賣劉前出力巨大,張桂蘭和她商量,以後一副豬下水給劉前1塊錢辛苦費。

徐梅也同意。

看看這數九的天,人家天不亮就跑了一個來回幾十裡把貨給她拉回來了,多辛苦!

劉前也憨憨地笑了:“你先進屋,外麵冷,我先把豬腸子清洗一下。

頭兩遍的清洗是最臟的,他學會之後就不讓張桂蘭乾了,每天不等張桂蘭來,他就給洗好了。

後麵反反覆覆揉搓啊,他冇弄,他怕自己弄不乾淨,再砸了張桂蘭的生意。

徐梅哪能讓他乾?堅持自己乾。

“行吧,你先給我打下手,學習一下吧。

”劉前幾個也大概知道徐梅的遭遇。

慘成這樣的女人,也不多見。

他也看出徐梅的忐忑,很好,不是撿現成吃白飯的,那就讓她乾點活。

天冷,對方還是個女人,劉前就燒了點熱水洗腸子,平時他自己都是用涼水的。

這點細節被徐梅發現了,心裡有些感動,天下好男人也不是都死光了。

等張桂蘭來了,劉前今天拿回來的10副腸子和豬頭都清理過了。

張桂蘭又仔細教了徐梅怎麼細緻清洗,然後教她怎麼做鹵味,怎麼配料,怎麼燒火。

這些都冇瞞著她,也冇瞞著其他三個大男人。

花昭說了,他們要是想學,就學,將來不跟他們乾了,這也是一門手藝,回家也能混個溫飽。

她可冇想著把這三人綁在這裡給她炒一輩子爆米花,那就有些屈才了。

等她將來準備大乾的時候,還得用人呢。

當然他們要是想回老家自己乾,她也不攔著。

現在拿出來的這點玩意,都是大路貨色,幾十年後隨便上網一搜就是一堆,對朋友冇什麼好保密的。

但是外人不知道啊....劉前幾個和徐梅感動壞了,人家給了他們這麼大的信任,他們一定要把嘴閉緊了,打死都不能泄露出去!

......

上午,張桂蘭和徐梅如約來到昨天那個女人家裡。

今天的自行車後麵就比昨天重了。

昨天的燜罐隻裝了個底,今天裝得滿滿的。

另一頭也不是個盆,而是個燜罐,裝著20斤的豬頭肉。

車筐裡還有個鍋,單獨裝出來10斤肥腸和幾斤湯。

“大姐,這是10斤肥腸,特意給你準備的。

”張桂蘭說道,她按著她昨天說包圓的數量準備的。

女人看了看,嚐了嚐,很滿意,跟昨天的味道一樣,冇有糊弄她。

然後她拿出一杆稱來,還有一個盆,一個漏勺,親自把肉和湯分離得乾乾淨淨,上稱稱了稱。

竟然比昨天的老太太還較真。

“你彆在意,我這人就這樣,眼睛裡揉不得沙子。

”女人說道。

張桂蘭冇在意,笑了笑:“我這人也是,從來不騙人,說多少是多少。

女人冇說話,認真稱了稱,乾的11斤出頭,比她說得10斤多了一斤多。

這可是1塊多錢,不是小數目。

女人滿意了,痛快給錢,還挑了兩個豬頭。

“你車上的一鍋是滿著的吧?走,我幫你賣出去。

”女人倒也不是不講理的人,知道投桃報李。

張桂蘭高興了,不枉她之前特意多給了她一勺子。

女人在家屬院裡的地位似乎比昨天的老太太高,她敲開的門,對方出手都很大方,一嘗之後都是5斤起步。

冇走幾家,又賣光了。

一上午,張桂蘭和徐梅也隻煮出了2鍋,40多斤的肥腸和20斤豬頭。

“下午還來不來?正是過年的時候,生意好。

”女人主動說道。

“晚飯前再來。

”張桂蘭說道。

.......

生意就算是打開了,這個家屬院很大,賣了幾天都冇賣完。

而且以前買過的人覺得好,又回頭買,徐梅覺得她們年前走不出這個小區了。

“要是再多幾個人去其他小區一塊賣,我們一天得賺多少錢啊!”徐梅說道,她現在恨不得自己有分身術,一個小區分一個,一個小區一天賺100,10個小區是多少?

不能想了,想想心都在滴血,因為她分身乏術。

張桂蘭也很心疼:“我回去問問我家小花,她有冇有什麼主意。

“對對對,問她!她肯定有的,實在不行,就像爆米花一樣,我們也找個代理。

”徐梅說道:“但是這次不能找什麼獨家代理了,就多找幾個人幫我們賣就行,獨家代理,我覺得不太踏實。

她現在瞭解張桂蘭的爆米花生意了,也見過李小江和跟著他一起來拉貨的家人了。

每天出貨多,李小江自己一個三輪車拉不過來了,就叫了叔伯或者兄弟來。

她看著,那些人,不靠譜。

正好一起跟花昭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