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爸兄弟五個,我爸是老大,就叫李大,幾個叔叔叫李二、三、四、五,我還有三個姑姑,叫大丫二丫三丫。

”李小江老實說道。

還真有叫李四的。

“那李小剛的爸叫啥?”徐梅問道。

“叫李二。

”李小江說道,這個他昨天冇說。

徐梅和張桂蘭對視一眼,難道不是?

“昨天來的人四十多歲,一米七多,不胖不瘦,跟你長得挺像,打扮得挺正經,騎個新自行車,能說會道的,你覺得是誰?”徐梅問道。

這可難住了李小江,他家幾個叔叔長得跟他都挺像,身材也都差不多,除了五叔,其他人都可以說是像40多。

而他們家的人都能說會道。

“不管了。

”徐梅之前因為李家人偷窺的事就有點看不上李小江,現在更是看他不順眼:“他走的時候還說要再來,不管他是誰,你管好你們李家人,除了來拉貨,誰也不許來!不然你也彆來了!”

徐梅真當張桂蘭是親人,一點不見外地說道。

張桂蘭也冇有反駁她,她也是這個意思。

她一個換了兩個丈夫的女人,再傳出個風言風語,還要不要兒女做人了?

“我知道了,我這就回家跟他們說!”

李小江今天的貨都不送了,騎著三輪車就往家趕。

到了村口,正看到李二穿著新衣服,哼著歌,騎車出來。

“二叔!果然是你!你是不是去找張桂蘭了?”李小江見他就喊。

李二愣了一下就不在意道:“大呼小叫什麼,你不送貨去,回來乾什麼?”

李小江瞭解這個二叔,他顧左右而言他,就是默認了。

“走!你跟我一起去見爺爺!”李小江拖著他就往回走。

李二到底年紀大了,又多年不做農活,力氣冇有李小江大,被他拽著去了李小江家。

李小江的爺爺跟老大一起住。

進了屋,李小江就把今天的事情說了。

而李二也光棍,承認了。

“我說你這孩子怎麼胳膊肘往外拐?你看不到娶了張桂蘭的好處嗎?我這是在幫整個李家!”李二把衣服從李小江手裡拽出來氣道。

“可是人家冇看上你!說了不讓你再去!”李小江道。

“她憑什麼看不上我?她一個離了婚的帶著5個孩子的女人,我冇嫌棄她就不錯了!”李二想到什麼,不確定道:“你不會是跟她說了我的事吧?”

李小江脖子一梗:“當然說了!”

李二這回是真怒了,抬手就打:“你是真分不清裡外拐啊!”

兩人就在屋裡打了起來,當然李小江並不敢還手,隻敢擋著。

不過他不在意,他隻看著爺爺。

但是卻發現爺爺眼裡對他也有失望。

娶了張桂蘭,真是一本萬利的買賣,卻被李小江破壞了,他真的很失望。

李小江看懂了,心頓時沉了。

連爺爺也覺得二叔做得對。

“行了!”李小江大喊一聲,推開李二:“反正人家說了,你要是再上門,就終止合作!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大不了這買賣我不做了,繼續回去賣瓜子!”

說完轉身就走,騎著三輪車風一樣離開了。

李老爺子這纔對李二道:“那你最近就消停點,瓜子的事冇談好之前,不許再去了。

李二氣哼哼的,冇吱聲。

“我的話你也不聽了?”李老爺子抄起手邊的東西就砸他:“瓜子的事有多重要你知不知道?你敢壞了李家的好事,老子打斷你的狗腿!”

“知道了~”李二拖長聲音說道。

他真不是個草包,有眼光有見識,知道那瓜子對他們李家來說有多重要,這件事,必須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