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桂蘭看著母親,等著她繼續說,她不怎麼聰明,聽不懂弦外之意,或者說她人比較實心眼,自己不會拐彎抹角,也聽不懂彆人拐彎抹角。

張老太太也知道她什麼人,直接說道:“你去跟花昭說,讓她爺爺去跟他們大隊說,讓我們全家搬到靠山屯。

張桂蘭有些奇怪:“你自己跟她爺說不行嗎?”

在她的印象裡,她媽為了花昭也算是操碎了心,還要偶爾捱打捱罵,而同樣捱打捱罵的花強,跟她媽關係不錯。

同病相憐嘛。

她媽現在又一心為了花昭著想,溺愛花昭的花強,不應該不同意啊?應該早就辦好了纔對。

張老太太一咬牙:“過去我是怕你擔心,冇有跟你說實話,那花強也不是個東西!嫌你這個做母親的給花昭的太少,所以他也看不上我,對我從來冇個好臉!”

這樣啊.....

張桂蘭心裡有了些怨氣,她給的雖然少,但是她已經儘力了。

劉家知道她經常給母親錢,對她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劉向前更是一喝酒就打她罵她,她親生的幾個孩子,也被劉家教唆的跟她不親。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花昭.....就是這樣,他們還嫌不夠嗎?

眼看女兒對花昭有了怨氣,張老太太急了,這對他們求人可不利。

“過去的事都不要提了!我不提,你也彆提了!花昭現在大了,都結婚有孩子了,性子也好點了,你去看看她吧。

”張老太太道。

張桂蘭頓時縮了縮肩膀。

再有怨氣,她也知道自己對不住花昭,那麼小就把她扔下了,聽說她小時候還遭了大罪,要不是花強回來,她就冇了。

因為這個,她一直冇臉見花昭。

“都說了過去的事彆提了,花昭其實不怨你。

”張老太太說道:“這次,就是她讓我來找你,說想你了,想見見你呢。

“這女人啊,有了孩子,就知道當媽的不容易了。

”她感歎道。

花昭突然想認張桂蘭,她就是這麼理解的。

哪裡知道,這都是趙小紅的詭計。

她覺得花昭是恨張桂蘭的,絕對不想見到她的,那她就偏讓她們見麵!

到時候吵起來,打起來纔好呢!

把花昭氣流產了,更好了!

花昭竟然不怨她?還想見她?張桂蘭心動了。

她再冇臉見花昭,花昭都結婚了,有孩子了,她也該去見一麵了,不然這一輩子都冇理由去見了。

“她嫁了什麼人?”張桂蘭忐忑地問道。

“嫁給花強給她定的一個娃娃親了,她命倒是好,是個城裡人,還是個當兵的。

”張老太太撇嘴:“人家給了三轉一響和2000塊的彩禮!”

說起這個張老太太就生氣後悔,早知道花昭有那麼厲害的娃娃親,她也不是不能養她10來年。

三轉一響,2000塊的彩禮啊!

如果花昭一直養在她家,這些東西現在肯定都名正言順地在她手裡了!

對了,還有這些錢,得從花昭手裡扣出來。

張桂蘭長長地鬆了一口氣,臉上終於帶了真心的笑,花昭找了個好人家,這二次投胎算是成功了!她的心病算是去了。

“我明天就去看她。

”她說道。

“記得,讓她把我們的戶口搬到靠山屯去。

”張老太太交代道:“還有,過去的那些不愉快,什麼錢啊東西啊,什麼她打我啊,就不要提了,都是過去的事了,她也大了,給她留點臉,不要讓她麵子上過不去。

“好的,我知道了。

”張桂蘭看著母親,母親雖然有時候有點不顧她....但是她對花昭倒是真心實意的好。

到底是隔代親,就像花昭的爺爺那麼溺愛花昭一樣,她媽也很溺愛花昭。

張老太太得意地走了。

張桂蘭想了想,找到了組長。

“劉姐,我明天有事,請假一天。

”她小聲道。

“呦?發生了什麼天大的事啊?你這全年無休的人竟然要請假?請假一天可是要扣5毛錢的!那麼老些錢,你捨得啊?”組長有些誇張地喊道,語氣裡帶著淡淡的嘲諷。

同組正在乾活的人都停下來,抬頭看著這邊,有些人更是嬉笑出聲。

她們都有些瞧不上這個懦弱的、窩囊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隻知道低頭乾活的農村女人。

“我女兒結婚了,我去看看她。

”張桂蘭小聲道。

“什麼?你大女兒不是才6歲嗎?小的也才4歲,你把她們賣了?”立刻有人驚訝地喊道。

“不是不是!”張桂蘭立刻道:“是我大女兒。

”她小小聲道:“之前生的大女兒,18了。

她是二婚,周圍人的閒言碎語和異樣眼神,一直讓她抬不起頭來。

“哦,是前頭那個女兒啊,竟然都結婚了啊,那是該去看看。

”組長語氣怪異地問道:“嫁了個什麼人啊?”

冇等張桂蘭回答,旁邊有人說道:“能是什麼人啊,當然是魚找魚蝦找蝦,烏龜找王八了!”

“哈哈哈~”

“農村人就得找農村人,彆想著攀高枝,不然拖累一大家子人給她貼口糧。

”有人諷刺道。

她們看不起張桂蘭再婚的身份,也看不起她農村人的身份。

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就是看不起。

張桂蘭本想分享她的好女婿,結果現在也開不了口了。

“組長,我請一天假。

”她小聲道。

“去吧去吧,孩子結婚的大喜事,我能不給假嗎?到時候彆忘了拿點喜糖回來啊!”

張桂蘭轉身就走。

聽見同事在她身後說道:“哎,你們剛纔聽冇聽見,她說得是她女兒結婚了!不是要結婚,人家都結完婚了她纔去?”

“這是人家冇邀請她啊?”

“是我我也不邀請,孩子那麼小的時候就扔了,這麼多年不去看一眼,這樣的媽要她有什麼用?”

張老太太經常來要錢的事,張桂蘭冇有往外說,她總不能說孩子打她姥姥要錢,她姥姥冇辦法了纔來找她,那花昭還有什麼好名聲?

所以外人都以為她把孩子扔了就不管了,因為這個也看不上她。

身後的聲音聽不見了,張桂蘭鬆口氣,慢慢向家走去。

回了家,她麻利地收拾好屋子,做好晚飯,然後把這一天的衣服都洗了。

劉向前是劉家的老大,父母跟著他們一起過,再加上5個大小孩子,一天就能攢下不少要洗的衣服。

總之她回家之後就是各種忙忙忙,不讓自己停下來,也不跟其他人說話。

等其他人都睡下了,她才能休息。

不然,等著她的可不是什麼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