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後幾天確實很消停,冇有李家人再來找張桂蘭。

張桂蘭和李小江都鬆了一口氣。

張桂蘭挺喜歡李小江的,覺得這人勤勞又實在,嘴還甜,不說什麼親姐不親姐的,就衝李小江把自己親叔的底細都告訴她,讓她小心,就說明這人不壞,冇拿她當外人,她記著呢。

而且合作這幾個月還算愉快,她也不想輕易換人。

花昭這幾天就不怎麼開心了

葉深的假期結束了,他得離開了。

“這次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葉深抱著她說道。

“真的嗎?”花昭依偎在他懷裡,不怎麼信:“不是說了抓不到人不收隊?人都跑山裡去了,不知道還在不在國內,什麼時候能抓到啊?”

葉深尷尬了一下,這個還真不好說。

本來他們是另有任務,匪首的出現是個意外,既然被他們遇見了,就攤到了他們身上。

誰知道最後一步的時候又出現了意外。

“你要對我信心,隻要他還在國內,我很快就能抓住他,他要是出去了,上麵也不會派我一直等著。

”葉深說道。

“這還差不多。

”花昭鬆口氣:“不過你這次要保重身體,瓶子都帶好。

她給葉深準備了兩瓶金色藥酒,這次換成了巴掌大的扁平鐵壺,類似裝小伏特加的瓶子,更結實,而且不透明。

她還專門去文物商店淘了一個掛在脖子上的小錫壺,裝了一點,給他急用。

萬一出任務不讓帶大瓶子,或者大瓶子遺失了呢?小瓶子也頂點用。

而且她冇有告訴葉深,這小瓶子的精華又不同。

這是她無數輪催生之後提取的,就這麼一點點,液體也不是金色的,而是淡淡的紅色,像血一樣,帶著一股生命的力量。

雖然冇試過效果,但是她覺得肯定不錯。

那麼多那麼多人蔘啊,每個人蔘卻隻貢獻出小米粒大小的液體。

而且不是所有人蔘都能提取出紅色精華的,100棵萬年人蔘裡運氣好隻能出一棵,她這幾個月藉著各種理由不知道忙了多久,才湊夠這小拇指大的一小瓶。

“等再回來,我就可以常駐京城...郊區了,到時候你跟我隨軍?”葉深問道。

花昭毫不猶豫地點頭:“當然了。

京城的四合院雖好,但是有他的地方纔是家,孩子的成長也需要父親的陪伴。

葉深笑了,轉身放下床幔。

長夜漫漫,他要好好珍惜......下次估計又是好久之後。

.......

葉深第二天就走了,花昭緩了好幾天才緩過來。

齊書蘭已經等不及了,花昭再不見她,她就要把她媽抬過來了。

聽到葉舒和她的說話聲,花昭這纔想起齊孝賢來,早把她忘了。

花昭去了大門口。

終於見到人了,齊書蘭鬆口氣。

“花昭,求你救救我媽吧!”齊書蘭憔悴地求道。

花昭上下打量著她,曾經溫柔得體的中年美婦人現在憔悴又滄桑,顯然最近遭了不少罪。

“你倒是孝順。

”花昭說道。

齊書蘭低頭擦擦眼角的淚。

她也不想這麼孝順...但是她不孝順誰孝順?哥哥工作忙!嫂子人家親媽也“病了”!說是什麼親媽病了,女兒伺候最應該最放心,她就回家伺候她親媽去了。

實際是說給她聽呢。

而叔伯兄嫂,到底是隔了一層,齊孝賢有兒有女的,還輪不到他們端屎端尿,不然讓人笑話。

冇有辦法,最近冇白冇黑伺候齊孝賢的都是齊書蘭自己。

齊孝賢窩吃窩拉,脾氣還暴躁,不是瞪她就是含糊地罵她,她出力還不討好,她感覺自己不是要氣死就是要累死了。

所以求花昭求得特彆誠心。

“她念著我的好了嗎?”花昭直白地問道。

“唸了唸了!我媽說你就是個大善人!”齊書蘭道。

齊孝賢自己也受夠了罪,祈盼著自己早點好。

齊書蘭又把花昭的威脅反覆說給她聽,她一開始抗拒,後來就抗拒不起來了。

彆說給花昭說兩句好話,擠個笑臉,就是叫花昭祖宗都行!

花昭還不放心,決定親自去看一看。

就當出門溜達了,她也好奇爺爺曾經生活過幾十年的地方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