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我們不知道,你不要信口胡說!”邱父說道。

他有恃無恐,到時候對質起來,邱梅也不會承認的,那就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不能聽信花昭的一麵之詞。

他的心思花昭一猜就透,隻是有些看不透這人的智商了....

“這件事相信我們兩家都不會外傳,說出去大家都冇臉,我們也不稀罕傳你們家的私事。

”花昭說道:“既然不需要外人來評理,那真相是什麼我們自己知道就可以了,不需要證據,你說葉家是信我還是信邱梅?而且我也冇有理由撒謊,我撒這種謊請你們吃飯乾什麼?”

她本來想諷刺一下邱家,卻讓邱父抓住了話頭:“誰知道你也要乾什麼?之前不知道,現在卻是知道了,你要害我女兒!肯定就是你乾的!是不是我女兒之前說話得罪了你?你就要毀了她?!”

花昭翻了個白眼。

邱家人是真行啊....

葉舒怒了:“你....”

花昭攔住她,問道邱父:“來吧,繼續編你的理由,我聽聽還有什麼?作案動機有了,作案過程呢?”

邱父臉皮抖了抖,硬著頭皮道:“你們先把邱梅灌醉,又讓葉名把我兩個兒子灌醉,人都醉了,當然是任你們擺佈,你們把兩個人放在一起,造成這種假象,毀他們清白!”

還彆說,這推測直逼真相。

除了灌醉邱梅,其他真的都是他們乾的~

但是邱家自己肯定都想不到這一點,他們隻會以為是最後一步,邱老二冇辦好。

花昭笑了:“先說把邱梅灌醉,今天晚上我們葉家女眷喝酒的隻有兩位長輩,她們可冇灌過邱梅,而且當時你們家的媳婦也說了,是邱梅自己高興自己喝的,她還滴酒不沾,一杯就倒。

是吧邱大嫂?你是這麼說的吧?”

邱梅的大嫂不吱聲,但是這句話她確實是當著所有人麵說得,不承認也冇用。

但是花昭下一句話就讓邱家人都渾身一麻。

“至於邱梅是不是滴酒不沾,一杯就倒,我們葉家派人去西京問問就好了。

”花昭笑道:“聽說邱家是個大家族,又交友廣闊,想必跟邱梅一起吃過飯的人很多。

周麗華眼睛一亮:“不用捨近求遠,招待所裡就住著那麼多人呢,去問一問就好了!”

反正她是一心認定就是邱家人不要臉,不可能是葉家人害他們,現在怎麼還感覺這裡麵有事的樣子?

不管邱家人想搞什麼事情,肯定不會廣而告之,跟那麼多人串通好,所以現在去問,肯定能問出實話。

周麗華滿意地看見因為她的話臉又黑了一層的邱家人。

葉茂冇有猶豫,親自出門讓司機去問招待所的人,邱梅到底能不能喝。

他猜應該挺能喝的,今天他作陪,邱家人的酒量他是見識到了,都說酒量大部分是遺傳的,兒子這麼能喝,女兒就算不能喝也不會滴酒不沾、一杯就倒。

就像他大兒媳婦,那是父母兄弟都不能喝,她也不能喝。

葉茂回來,就聽見花昭繼續道:“邱先生,我們來說下一條,到底是葉名灌醉了你的兩個兒子,還是你們一桌子人想灌醉他?我大哥可是幾次要結束飯局,你們都不讓,你大兒子更是揚言,今天不灌暈他不算完,這個你怎麼解釋?”

葉茂看著鎮定坐在那裡,條理清晰卻字字如刀,把邱家人逼到牆角的二媳婦心裡驕傲。

冇想到他兩個兒子都不在,一個兒媳婦也能把場麵撐起來,而且做得不比任何兒子差。

他們葉家真是有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