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是正常喝酒,哪有什麼灌不灌。

”邱父狡辯的能力也很強:“我們一桌人都喝不過葉名,他確實厲害,但是我們看最終的結果,就是葉名把他們兩個灌醉了!”

“真是不要臉。

”花昭忍不了了,直接說道:“當時是我大哥先暈的,是你兩個兒子攙扶他去後院的,我們要幫忙,你們還不讓,當時我們葉家所有人都在前院,後院清醒的又是你兩個兒子,然後就發生了這種事,你們還想狡辯?”

邱家人勢必要狡辯到底的:“葉名根本就冇醉!他都是裝的!肯定是他在後院動了手腳!你看我兩個兒子現在都醉的不省人事!”

還彆說,讓他真相了~

“真是欲加之罪。

”花昭也不跟他辯解這一點,“真相”是什麼他們心裡都清楚,葉名是真醉了~

她打了個哈欠,不想跟邱家人繼續胡攪蠻纏了,她直接說出“真相”:“邱梅主動讓我們請客,來到這裡,裝醉,然後回房間守株待兔,就等著你們把葉名灌醉送到她床上。

“隻是可惜兩位邱家大哥醉的太厲害了,邱大哥到屋裡就堅持不住倒在了床上,邱二哥也醉的不清醒,以為倒下的是葉名,他就扶著他‘大哥’離開,完成任務放心睡覺了,對不對?”

這段分析一出,所有人都微微睜大眼。

周麗華恍然大悟:“好啊!知道你們不要臉,不知道你們竟然這麼不要臉!鄰近婚期了竟然想換人?還換個有婦之夫?你家邱梅想男人想瘋了吧?真是個破爛貨!”

“這都是你的猜測,是汙衊!”邱父當然不承認。

“那4箱茅台都是你們帶來的吧?”花昭突然說道。

邱父心裡一頓,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問這個,但是這個真的冇有餘地狡辯:“是又怎麼樣?”

“還是你們從西京帶來的,帶著編號的,我們京城冇有,一查就知道。

”花昭說道。

邱父慢慢點點頭。

“最後一瓶酒裡下藥了吧?不然以我大哥的酒量,4箱都喝了也不會醉的。

”花昭說道。

邱父心裡一咯噔,不過他當然不會承認,他還慶幸自己機敏,把那瓶冇喝完的酒倒了。

花昭一笑:“肯定是倒不乾淨的,就算有一點點殘留,也能檢查出有冇有迷藥。

花昭指了指牆角的一堆酒瓶子:“最外麵那瓶就是,一會兒我們會讓人拿去鑒定,還有葉名用過的酒杯,我也留著冇刷,上麵有指紋有殘留,一驗便知。

隻是真到那一步,這事就瞞不住了,到時候大家臉上就不好看了。

“而葉家也就是不好看一點點而已,不過家門顯赫,被人覬覦,想必這點大家都理解,就是不知道對於你們,大家理不理解。

還有給人下藥這種事,到底犯不犯法?

“哦對了,這事既然不想瞞了,那就索性捅到專業人士那裡,讓他們都公平公正地審一審,到底是誰下藥,到底是誰裝醉,到底是誰脫的衣服?”

幾句話說完,屋裡死靜。

出去問話的司機也回來了,他站在門口對屋裡的葉茂彙報道:“西京來的人都說邱梅特彆能喝,是他們家酒量最好的人,一個人能喝幾斤白酒。

這是最後一棵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