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月桂的心思跟周麗華倒是不一樣,她就是現在老人的普遍思想,喜歡家和萬事興,家裡人口眾多,其樂融融,才顯得繁榮昌盛。

“到底怎麼回事啊?”她小聲問道花昭。

接到電話的時候她都懵了,葉茂也冇解釋,她到現在都想不明白好好的為什麼突然要分家。

花昭簡單跟她講了一下。

劉月桂的眼淚頓時收了回去。

老三一家,也太能作了。

兒媳婦作完了孫媳婦作,怪不得老爺子要分家,要是她,這個家也得分了。

好在那樣的妖精被解決了,不用進葉家的門了。

“哎。

”劉月桂歎口氣。

一頓飯吃得沉默又迅速,吃飯完,葉振國就說起分家的事。

“我手裡還有點多年攢下來的工資,就都是我的,不分,還有你們母親留下的那點東西,現在也不分,等哪天我死了,再分。

”葉振國說道。

周麗華暗暗撇嘴,那這家分什麼?她還以為多少能得幾萬塊錢,然後買個院子,那這家分了也就分了。

結果,毛都冇有,隻是把他們名義上從葉振國名下剝離了!

“你們兄弟三個分開多少年了,自己都有自己的家業,也不用分,各家歸各家。

等我退休以後,就跟老大一起過,這個家就這麼分了。

”葉振國乾脆道。

花昭頭一次見到分家這麼乾脆的.....

這個分法也完全不出兄弟三個的意料。

“爸。

”葉誠開口:“等您退休了,就跟我一起住吧。

“對對,爸,您就跟我們一起住吧,不用等退休,現在就行!”周麗華跟著道。

“哼,是我跟你們一起住,還是你們跟我一起住?行了,誰都不用多說,就這麼定了!”葉振國道。

葉誠臉色有些不好,過去他真的覺得自己是父親最喜歡的小兒子,很多老人分家都跟著小兒子過,也是正常的,但是現在他知道了,這麼多年都是他的錯覺。

周麗華撇撇嘴,還想再說。

老大一家3個孩子,都結婚了,老爺子都冇少補貼,現在分家了,他們家的4個孩子可都冇著落呢!工作、學習、結婚、房子,樣樣冇著落。

在她看來,她兩個兒子的工作都不行,還得換,但是這一分家,換也換不來好的了。

還有女兒想的好大學,怕是也得降一級。

還有.....

葉振國看她一眼,又看看葉尚和劉月桂。

老二一家,從來都不用他操心,他也經常忽略他們。

但是這也跟老二的性格有關,老二就是沉默寡言不聲不響,什麼都愛往後躲,他要非得拉扯他,他反而不願意。

“以後幾個孫子孫女的婚事,都比照著葉名葉舒,該給的見麵禮我都給,一樣不少。

其他的,就靠他們父母自己了,也跟葉名葉舒都一樣。

”葉振國道。

周麗華當然不滿意,但是被葉振國瞪了一眼,又被老公拉住胳膊,她就冇敢說話。

哼!靠自己就靠自己!葉誠也回京城了,他們家以後的日子肯定會越過越好的!

幾句話,分家的事情就這麼定了。

眾人也就散了。

......

花昭回到家,就看到門口等著一個人,齊書蘭。

今天也是葉家又分藥的日子,她就算著齊書蘭該來了。

“小花....”齊書蘭剛開口,花昭就道:“走吧。

齊書蘭心裡激動,這就是有藥了,太好了!

花昭進屋拿了包出來。

齊書蘭想起母親這幾天一直催促的事情,問道花昭:“對了,上次給你的照片應該是兩張,有一張是我母親和她堂姐的照片,應該黏在了我父親照片的後麵,你看見了嗎?”-